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月圓時 講述她的故事

?"
圖片中的人是本文故事的主人翁,她是千千萬萬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大法修煉人中的一員。該圖攝於二零零七年中秋節前於紐約。(伊羅遜/攝影)

《鎖不住的信念》

不知什麼緣份讓我和照片上這位女人在紐約鄰居幾日,閒時她和我一起去曼哈頓街上窮逛;一起去唐人街過一把久違了的中國日子;去碼頭登上百年老船坐在甲板上,她給我講述著她的故事。

我在碼頭上隨手給她拍了這張照片,卻怎麼也不能將她所受過的苦難和這張照片等同起來。

她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功修煉者中的一員。當中國江氏政府開始鎮壓法輪功時,她毅然決然地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講述自己修煉後的身體健康和精神境界的昇華。

於是她因為講法輪功真相被抓了。

她目睹了一位法輪功修煉人被警察用塑料薄膜蒙在臉上窒息後再揭下、再蒙上窒息、再揭下、再蒙上……。

她目睹了一位法輪功學員被一根粗鐵槓子壓在雙腿的迎面骨上,兩個警察在鐵槓子兩頭使足力氣往下壓……

她目睹了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被打得滿臉青紫兩眼烏黑、體無完膚……

警察逼她說出其他修煉者的名字,她卻靜靜地對警察一字一句地說:「無論如何,我也不能把別人講出來,牽扯任何人我都不會講的。」那聲音柔軟卻帶著千斤的份量。

於是警察們把她雙手反銬在背後吊起來,幾個男人輪番地在她的臉上身上腿上抽、打、踢,用鐵棍子撬反銬的雙手,金屬鐵銬被嵌進肉裏……四天四夜,沒進一粒米一滴水,還不讓她睡覺……

她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能讓別人也被抓挨打」,她把同修的名字深深的藏在了心底的深處,用自己的血、淚水和難以忍受的劇痛掩護著他們……四天四夜的毒打、逼問、呵斥,她沒有說一句話。

中華文化中的誠信和仁義在久遠的年代早已銘刻在法輪大法修煉人的內心深處。在這一刻,她平靜、柔軟語調講出的故事震盪得令人透不過氣來,只有忍也忍不住的眼淚,問道:那後來呢?

她笑了,接著講了一個神奇的事:

四天的拳腳逼供,沒有讓她說出一個同修的名字,於是換了一個據說很有名的打手,他曾經打死過法輪功學員還炫耀自己那雙沾滿血跡的手。這個殺人劊子手來到她的面前說了一句:「今天打死你算你自殺!」

「死」在她的意識中飄了一下,她抬起了頭,看著這個貌似人樣,卻眼帶殺氣的魔鬼,突然想:「我是法輪大法弟子,你是邪惡,邪惡必敗!」

當她一邊想一邊雙目直視著邪惡時,空氣在那一瞬間凝固了……,她看到那個劊子手舉起的拳頭靜止在空中,很久砸不下來,她不斷地加強著自己的信念,那個惡毒的拳頭竟然慢慢放下了,嘴裏不知說了什麼就走開了。

只有她的心明白發生了什麼,於是發了一念:我不能就這樣讓他們給迫害死,我一定要出去!

後來警察們把她送到看守所,她的右半身突然不能動了,接下來全身都不能動了,躺在木板上像癱瘓了一樣,全身浮腫得嚇人,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講話,多少天後,看來奄奄一息了。警察把她抬到治療室檢查,獄醫說:快不行了,沒救了,趕快讓她家人把她抬走。

當家人剛把她從看守所裏弄出來,她就恢復了講話、走路、腫消,一切都正常了。

曾經聽說過許多有關法輪功的神奇的故事,要不怎麼會有千萬人冒著生命危險、不離不棄地要護著這部法。

在中國,有無數修煉法輪功的人因為不放棄信仰而被逼得離家出走、流離失所,有的人到處流浪,有的人集中在一起互相扶持著,居住在極不穩定的臨時住所,有一口粥、一塊鹹菜或一個水果,大家都要謙讓、分著吃。

他們憑著學「真、善、忍」沒錯的信念,冒著被抓捕的危險還在繼續向人們講著真相,白天出去了,晚上不知道有誰會從此不再回來。

中秋節到了,她心裏惦記著曾經在一起流離失所的同修們,心裏牽掛著他們的安危。她說:中國政府說我們煉法輪功連家都不要了,這說法不對。是我們回不了家,回家就要被抓、被進行洗腦迫害。有一個鄉下的大法弟子,為了躲避鄉里對他的抓捕迫害,跑出來了。可是他還惦記著家裏維生的葡萄樹,春天了葡萄要從土裏挖出來上架,因為過了節氣葡萄就不再生長了。於是,他每天夜晚偷偷回家做農活,天亮了到很遠的地方睡一覺,天黑了再回。就這樣藉著月亮的光亮把家裏的葡萄都上了架子,一枝枝捆紮好,等待著春暖發芽。

她講的故事像緩緩流過的小溪,像說家常一樣講述著發生過的事情。那後來呢?

後來的處境就更加困難了,那時他們連生活的空間都被掠奪了,從看守所出來,每天二十多個便衣警察跟蹤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家人親屬都被牽連進去,連他們也過不上安穩的日子。因為她煉法輪功,她的家人先後有九人被關進看守所或監獄被審訊和判刑,她不僅經歷了身體的迫害,也經歷著家人遭迫害的精神折磨,到現在她的哥哥還被關在監獄裏,被非法判了八年徒刑,她的哥哥是為了營救一些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而被關押,她的哥哥不是法輪功學員,僅是出於正義而已。

她曾經由於生活環境的惡劣,患上了類似疥瘡的症狀,渾身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發爛流膿、癢痛無比,是堅定的信念使她度過了那次艱難的困境。

她曾經和一些背井離鄉無家可歸的修煉人走上了往青藏高原的路,想從西藏翻過雪山到尼泊爾,再輾轉到其他國家,走出這白色恐怖的地方,把法輪功群體遭受非人待遇和惡毒迫害的真相告訴全世界善良的人們。

不是無路可走時,又有誰會想到翻越青藏高原的雪山呢?

後來,她得到了聯合國的營救,在美國獲得了自由,她可以無憂無慮地在這裏修煉法輪功,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她在盡自己的力量呼籲營救那些還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

她說,這張照片要寄給在中國的母親,省得老人家在八月十五月圓時牽掛背井離鄉的女兒。

其實,母在千里外,兒女也擔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