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十七大前胡溫借港媒異動

樹欲靜而風不止
十七大臨近,中共官場心理普遍擔心捅出嘍子、撞上槍口,故多以「少說話、少做事」來明哲保身,體制內學者也自覺不自覺地「封口」自律。據悉,許多平時願意接受訪問的中央黨校、社科院甚至北大、清華的學者教授已收到通知,規定在未得到上級主管部門同意前,不能接受任何媒體涉及十七大的採訪,也不能擅自評論十七大。

如果把中共官場比作股市,十七大對中共官場的影響則如同奧運題材對股市的影響,奧運前的股市和奧運後的股市其行情走勢必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分析思路。有些事,倚靠十七大背景抖漏出來,給政治對手造成的心理壓力超乎尋常,而且離開幕日期愈近,其暗含的額外政治籌碼越重,社會效應越大。正是掌控這種特殊背景下的政治放大效應,胡溫不斷打破官場平靜,借海外媒體推波助瀾,上演「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戲碼 。

近來香港媒介兩件事引人關注,一是由中共團派操控的《亞洲週刊》再次深度揭示河南愛滋黑幕,矛頭直指江嫡系李長春;二是香港《明報月刊》邀請近期最爭議性的人物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謝韜與《炎黃春秋》主編杜導正,高調舉辦「民主社會主義論壇」的研討會,惹多方揣測。
 

如果把中共官場比作股市,十七大對中共官場的影響則如同奧運題材對股市的影響。圖為上海一股票行情看板。(Getty Images)

再揭愛滋黑幕胡溫欲拿李長春
據《亞洲週刊》報導,河南省政府九十年代推行「血漿經濟」造成上百萬人感染愛滋病毒、數萬人因此死亡,而當年的肇事官員們欺上瞞下,不但沒有受到處罰,反而陞官發財,而當時主政領導李長春等包庇縱容、隱瞞疫情,成為河南愛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罪魁禍首。

今年二月因揭露愛滋黑幕而著稱的退休醫生高耀潔因為要前往華盛頓領獎,被河南當局軟禁在家中。後來因為胡錦濤和副總理吳儀做出批示,河南地方當局才不得不同意放行。有分析稱,此次胡錦濤的干預表明,胡溫和延續江澤民勢力的河南地方撇清關係,同時也預示胡溫遲早要動手整治李長春,這只是個時機問題。

李長春是江澤民的嫡系。一九九零年起調到河南擔任省委副書記、副省長,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二年河南省委副書記、省長,一九九二升任河南省委書記,一直到一九九八年。在中共十五大上,江澤民安排李出任政治局委員。隨後被任命為廣東省委書記,為江澤民大力消除廣東地方勢力。十六大李任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識形態宣傳,控制中宣部、新華社等要害部門,為江的「三個代表」的宣傳不遺餘力,卻常常與胡溫唱變味調。

據悉,李長春曾患癌症,手術後趨好轉,由於其年齡未到線,十七大照例可以留任。但是,胡溫對李長春繼續把持宣傳重地失去耐心。外界認為,十七大後胡溫必會展開一輪擺脫江的陰影的新核心主導宣傳,胡溫對江的嫡系李長春已缺乏信任。

十七大臨近,黨內外也有強烈呼聲:李長春必須離開中央班子。一九四四年出生的李長春的去留,直接關係、牽涉到一九三九年出生的曾慶紅和一九四零年出生的賈慶林的去留。中共一些高層對李長春因嚴重瀆職而被控告,採取力保態度,盡力安撫勸阻,要求不要把事件擴大化、公開化。當時的中央書記處的江系人馬賀國強、王剛親自為李長春說好話、包庇。

分析人士指出,李長春的去留將有很微妙的連動效應,由中共團派操控的《亞洲週刊》此敏感時刻再次深度揭示河南愛滋黑幕,利用十七大前的政治放大鏡,使得輿論聚焦,直燒江的嫡系李長春。

胡溫不僅以此將獲得十七大上更多的政治籌碼,同時也是給各地方諸侯發出強烈的站位信號。洞悉了輿論方向,十七大上的好事者們也好大膽進言、有的放矢、以謀仕途。
 

河南省當年主政領導李長春等包庇縱容、隱瞞疫情,成為河南愛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罪魁禍首。圖為河南省文樓「愛滋村」村民。(法新社Getty Images)

高調民主論壇不同尋常
胡溫放出的另一個信號則更加特別。就在體制內的學者們被要求噤聲的同時,九月七日在香港大學舉行了一場名為「民主社會主義論壇」的研討會,主辦單位是《明報月刊》。

在十七大召開的前夕,在香港這個大陸的特區舉行一場討論體制的研討會,加上講者中包括了近期最爭議性的人物——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謝韜與《炎黃春秋》主編杜導正,引來了不少揣測。香港各路英豪到場合議,場面熱烈。據悉,《明報月刊》也將全力鼓動,將於十月的雜誌月刊上全文刊登此兩位焦點人物的演講,圖大造聲勢、再掀波瀾。

分析認為,這極可能是胡溫借十七大前特殊的政治環境,在香港做出的所謂中共政改出路的一個刺激性試探。在十七大主調未出爐的情況下,以爭議人物強力鼓噪,引發各方反應,收集各類狀況,以備後續政策考量。選在十七大前引「蛇」出洞,是以免十七大後的打草驚「蛇」 。

今年二月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謝韜先生撰文〈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在《炎黃春秋》月刊上發表,隨即這篇一萬五千字長文引發了中共繼「真理標準」大辯論以後,中共黨內最大規模的關於思想路線的討論,多家黨報黨刊加入,持續至今。

據《炎黃春秋》主編杜導正透露,中南海對謝的文章有幾點指示,第一不要轉載,第二不要批判,第三不要政論,最後附加一條,可以表態。而「可以表態」的追加更顯得胡溫對此說的柔性政治傾向。

據杜導正介紹,四月三日,李長春控制下的新聞署署長龍新民突然給他打電話,請求造訪,前面半小時客氣話後,量出底線,說,中央就要開十七大,也面臨比較嚴峻的形勢,《炎黃春秋》反映比較大,要求共同營造一個和諧的氛圍。杜回答,「懂了。」

然而,越近十七大敏感期,謝、杜二人居然能通行無阻地在香港高調「民主社會主義」,並嚴厲指出當前中共黨內的當務之急是「全面否定毛澤東」,籲徹底解放思想。除言論犀利外並配備香港的最大媒體為之保駕護航、傳聲迅即。分析認為,沒有中共高層的直接授意,他們就不會「懂」得這麼大膽。

謝滔今年八十八高齡,杜導正也有八十三歲,兩人以「老」賣「老」,以敢言著稱。在當天的研討會上,謝韜一開始說:「中國一句俗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這是多少年來中國分析歷史朝代得失一個重要的觀點。」
 
他說,過去中國實行這套制度是蘇聯模式:「蘇聯共產黨前領導人總結蘇聯的解體,三個壟斷導致蘇聯解體:財產、權力、政治,今天我們也是財產、權力、政治的壟斷,但表現得更加露骨、更加粗暴。」

謝韜又說:現在中國的情況是不能急、不能等、只有促,從上面促進領導人接受歷史的反思。共產黨要向民主憲政方向前進,如果方向正確,慢步前進,可能要二、三十年之後才可以看到民主的曙光。此一「慢促」觀點給了胡溫一個很大的運作空間,也成為兩人能夠為胡溫所用的基點。
 

近來,中南海對香港政治活動密切關注,並大力調研各類政黨團體的政治意向。(Getty Images)

測試香港政治生態角色吃重
胡錦濤不久前訪問了瑞典,瑞典被視作「歐洲民主社會主義大本營」,但對相關話題胡在訪問中未有觸及。

顯然,胡並不打算在學術上多作文章,而是選此話題,在香港測試其政治生態。近來,中南海對香港政治活動密切關注,並大力調研各類政黨團體的政治意向。前不久,胡辦公室派人與背景較複雜的民促會諮詢,大意是若中共在大陸無法執政,他們會有什麼選擇。

分析認為,胡溫把一些有爭議的熱門政治意向包括「民主社會主義」等,送進香港大吹風,並與香港的政治人文環境產生互動,以圖增強胡溫政治理念的前瞻性和可操作性。正因如此,香港在未來與中共政治走向上將扮演越來越吃重的角色。此時的香港若有順績,也正好撓在胡的癢癢肉上,很是舒心。
 
胡在悉尼出席APEC峰會,與特首曾蔭權共晉早餐時,高調地稱許香港的經濟表現,與以往的客套的肯定一下習慣完全不同,外界頗感意外。胡錦濤當著大批香港記者面前,再度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新一屆政府的工作,給予高度肯定、不惜好詞。

曾蔭權不知能否體悟此中玄機,日後好有的放矢。
據報導,胡溫擔心審理陳良宇案沖淡十七大主題,而不惜延至十七大後開審。但從縱放《炎黃春秋》人馬進港吹號,在十七大前一片肅殺之氣的敏感時刻,高調發聲試探風向,如果不是與胡溫十七大總體戰略配合有益,恐怕也絕不會出現這等意外的「海市蜃樓」。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