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富人的聚寶盆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認識不少富人。如果可以選擇而且不違背道德,人人都想要富裕,認為富裕當然比貧窮好,這是世俗的共識。但現實生活裡,大部份的人都不是富人。

我喜歡觀察形形色色的人,特別是白手起家的、經營正當生意的富人。排除極權不公的社會不談,在公平開放的社會裡,一般人的機會相同,聰明才智也相去不遠,為何會有貧富不同的命運?當然錢財多寡本是命裡注定,正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在人力可控的範圍內,有哪些因素導致了結果的不同?

富人的聚寶盆

這個宇宙有著一種不變的律則,與這個律則相符者,就會產生自然而然的結果;違反這個律則,則會得到一個逆勢的結果。比如說日昇日落、四季變換、出太陽、下大雨、潮汐的起浮,這都是宇宙的律則運作後的現象。中國傳統視「水」為「財」,財富的特性確實符合水的特性。想要積水,首先要有一個容器,備好了容器,再放對地方,大雨一來,自然就能得水。反之,如果一點兒準備與容量都沒有,大旱望甘露,就算盼來了及時雨,也積不了一滴水。

小時候看童話故事,有錢人家裡藏了個聚寶盆,只要放進寶物就能不停的生出相同的金銀財寶來。當時看了故事就不相信,只道這是「神話故事」。但現在才懂得神話不是神話,聚寶盆真有其物──那就是富人的思惟。究竟富人的聚寶盆裡有甚麼特別的寶呢?若依我的觀察,排首位的寶是富人遇到問題時首先冒出來的第一個念頭:這個目標要如何達成?

有錢人喜歡問問題

思惟帶來行動,行動產生結果。平地起高樓,首先一定要有目標與思惟。基於這個思惟,鎖定一個目標,然後採取行動──蒐集資料、諮詢專家、認清問題、累積資源,一棟高樓才能築成。正確的資訊可以產生正確的結果,但如果自絕於一切的資訊,那就永遠無法產生期待的結果。

有錢人喜歡問問題,尤其願意付費向各行業的專家請教問題,他們似乎喜歡問號勝於句號。擁有開放心靈的人,也一樣有喜歡問問題的傾向──為甚麼呢?有甚麼呢?要如何完成呢?我能做甚麼呢?他們擁有聚寶盆,一直往盆子裡裝進寶貴的資訊,時來運轉時,「正恃吾有以待之」,水到渠成,因此被說成「命好」,但天上掉下芝麻也得人伸出手去接,命運相合,既有命也要運。

相反的,一個物質陷於匱乏的人,往往從思惟上就有了匱乏的因子,才會帶來匱乏的結果。

窮人喜歡下結論

我也認識不少陷入麻煩困境的窮人。雖然我看不到人的宿命因果,但觀察這些窮人(或者說是擁有狹隘心靈的人)之後,也發現了這群人思惟上的共通點──不但不喜歡問問題,而且喜歡下結論。他們似乎喜歡句點勝於問號──最常掛在嘴邊的話是「不可能。」「做不到。」「沒辦法。」

在這樣的思惟下,沒有任何積極的行動被採行,當然也就不會向專家諮詢。原本充滿可能性的宇宙律則,在這樣一意孤行的思惟下被逆勢操作,「自然」就得到了貧困的結果。

試著去觀察賣成衣的專櫃小姐,有的忠於工作,把重複整理、折疊客人試穿過的衣服視為自己的本份,並且以為客人搭配成功的衣著為樂事。「我能為您服務嗎?」「喜歡甚麼款式嗎?」經常笑著這樣的詢問客人的店員,業績都不會差,因為她們敬業而且不拒絕機會。但也有一種專櫃小姐,以客人的衣著首飾決定自己的態度。穿著寒酸的一概不理,翻看展示品與標價還要在心裡罵人,修養差的就直接罵出口。「買不起就不要看。」「不要亂翻。」她早在心裡下了定論,得到的結果也不會有出入,因為這年頭鮮少有客人絕望到付錢買衣服還願意受閒氣的。長期來看,這種類型的專櫃小姐極難保住工作,不是因為業績不好被開除,就是在這種負面的工作情緒下,自行掛冠求去。擁有這種思惟與工作態度的人,永遠不可能變為成衣公司的負責人(相對富裕於站櫃檯的員工),因為她自絕於一切可能。

遇到問題找自己

富人的聚寶盆裡排名第二的寶,就是遇到問題先檢討自己:我哪裡沒做好?我能如何改進?我還有哪裡不足?但是貧窮者則會不斷的怨天尤人:最近運勢不好。社會對不起我。老天爺不公平。主管不長眼。

富人總在調整自己,使自己與不同的人成功配合,甚至使自己融入不同的文化與民族;窮人則總想尋找「另一個更好的主管」、「下一個更好的工作」。心靈貧窮的人甚至會企圖尋找「另一個真正適合我的配偶」,然後把工作與婚姻一起搞得一團糟。因為不懂得找自己,總把問題轉向外在因素、轉向別人身上,於是也就注定了向外不停止的尋覓,所以窮人喜歡算命,總等著有一天能改命、改運。

是富人還是窮人?

本文開頭提到,如果可以自由選擇而且不違背道德,人人認為富裕當然比貧窮好,這是世俗的共識,但沒有經濟壓力的人卻在少數。與此相同,如果可以不產生社會動盪,而且不需要武裝革命與戰爭,就可以使中國共產黨解體,除了靠這個黨坐享貪瀆結果與特權者之外,我還沒見過一個反對者。這個世界沒有中國共產黨當然比有中國共產黨好,這也是世俗的共識。但願意為這個目標採取行動的人,卻不多見,就像這個世界稱得上「富人」的比例,遠比「窮人」少一樣。

真正的貧富差異何在?就在思惟與行動。若認為致富是一條不可能的路,那富裕就注定不可能。人生與一場小孩的家家酒何異?只是玩的人年紀大些罷了!若把中國共產黨,看成一個強權,那真像赤手對著一顆榴槤,無從下手,這就是總是急著下結論的窮人思惟──把每個問題都看成難以攀登的喜瑪拉雅山。僅僅是「解體中共」的這一個問題,就可以拿來擺個「推算貧富」的算命攤。

要中國共產黨解體,用富人的思惟,真的再簡單不過。前面提到富人的思惟──鎖定目標,採取行動。透過蒐集資料、諮詢專家、認清問題、累積資源,一棟高樓能築成也能拆除。政黨的組成,不就是一加一等於二嗎?它加著加著,加成今天號稱七千萬黨員的規模。反過來用減法把它一個一個減回去,不就和平解體這個毒害中國與世界至鉅的惡黨了嗎?事實勝於雄辯,退黨活動推動二年多以來,中國已有超過兩千六百萬人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但退黨的進行,在中國沒有造成社會動盪,也沒有帶來戰爭。順著這個趨勢往下走,中共必將解體,而且期限不遠。
 

  想致富先得具備富人的思惟。擁有富人的聚寶盆,在面對解體中共問題時,必能看到一條明亮的大道。為甚麼有這麼多人退黨?中國出了甚麼問題?真相是甚麼?循著一串的問號往下追,答案就會清楚呈現。如果有人看不到這麼清楚的一條道路,那他必擁有窮人的思惟,除非改變思惟,否則這輩子注定當不成富人,就算現在手上尚有餘財,恐怕也難保得住。這個「算命」法比易經、紫微斗數還準,不必卜卦推算,不必生辰八字,只要問一個問題「你相信中國共產黨快要解體了嗎?」結果靈驗無比!

 
試舉一例印證。前美國聯儲局主席葛林斯班在自己的新書《動盪的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裡對中國領導人拒絕放鬆對政治、社會和其他活動的限制將危害經濟繁榮提出警告:「大多數人居住的農村地區老百姓受到抑制而產生的挫折是造反的來源。」中國欠缺民主政治的安全閥,「沒有投票權的悲痛人民傾向暴動。」他的結論:「更民主的中國將取代獨裁的共產黨!」大哉言。我們可以拍板定論:葛老是個富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