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譽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太陽信託(SunTrust)是美國第七大銀行,資產一千八百億美元,總部在亞特蘭大,業務分佈美東南及東部十幾個州。在金融界時,曾在其附屬的太陽證券(SunTrust Equitable Securities)工作過一段時間。試用期結束轉正時,公司說要查個人信用和駕駛紀錄。當時不很樂意但也沒辦法,需要飯碗嘛。心想有甚麼好查的,查就查吧,反正也沒有不良紀錄。

那天上班正忙呢,老闆笑咪咪的招呼我過去,說給我看一樣東西,說著把一張鈔票遞了過來,說我可以在手上拿幾分鐘。原來,是張面額十萬的紙幣!哇,這可是生平第一次看到這麼大面額的鈔票,真的是十萬美元。那張紙鈔看起來普普通通,跟平常的五元、十元沒甚麼差別,所不同的,是一字後面有五個零。美國家庭年均收入也不過五萬多,而這張紙就是一個家庭兩年的薪水!

面額十萬的紙幣一般不在市面流通,通常用於銀行間的支付,或被收藏家收藏,老闆也真的只讓我在手裡拿幾分鐘就收回去了。看著這張鈔票,想想我們每天經手的政府、公司債券,動輒幾百萬、上千萬,對公司為甚麼堅持要查每個僱員的信用紀錄,就有所理解了。

去年夏天接到信用卡公司打來的電話,問是否在邁阿密買了甚麼東西。我們聽了一頭霧水,然後才知道我們的信用卡號碼被盜取了,竊賊在邁阿密痛痛快快的刷了幾百美元。

這家公司的反欺詐做得蠻到家。在其它國家、如加拿大和歐洲刷卡都沒問題,他們怎麼知道邁阿密的刷卡有問題呢?我問他們怎麼知道卡號被盜,他們不願透露詳情,只說發覺這不是我們通常的購物習慣,而且邁阿密的那個區域是偷卡人經常購物的地方。最後公司安慰說不必擔心,盜用的交易無需我們承擔,他們會馬上換號、寄來新卡。

隨著銀行卡在中國的普及,各銀行所發行的慢慢越過了「借記卡」(debit card)、「准貸記卡」(需事先交存備用金),進入了真正意義上的信用卡(credit card)。但從中國銀行的信用卡申請規則看,距國際標準尚有差距。比如,如果信用卡遺失,持卡人雖然不需對掛失之後的交易負責,但需要對掛失之前的交易負責。

顯然,這對消費者來說就很危險,也不公平。好處國營銀行佔了,風險則要老百姓承擔。美國《誠信貸款法》規定,持卡人對未經授權的消費最多承擔五十美元的責任;我們的卡在邁阿密被盜用,我們甚至沒有因此付出一分錢。

顯然,與信用卡相關、並更重要的,是信用的建立、信用史的紀錄、和信用的管理。中國已建成世界最大的信用數據庫,為近六億人建立了信用檔案。數據庫之外,據信會有市場化的徵信機構。數據庫的建立無疑是必要的,會對消費、零售起到促進作用。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徵信系統由誰來操作,是官方的管理局,還是獨立的民間機構。在美國,三家私人公司獨立記錄全美幾乎每個居民的信用史,但他們都在聯邦公平信用法的嚴格管轄之下。此外,也有獨立的公司監視政府和企業的信用、確定政府債信的等級。

財富雜誌編輯科克派屈克(David Kirkpatrick)發現,中國政府監管人員和企業之間,關係「驚人的親密」甚至「亂倫」。信用紀錄可以說是財務方面的「黑材料」,國人當然記得暗地裡影響了許多人前程的真正的「黑材料」──個人檔案。再聯想到六四、天安門自焚、薩斯病、和禽流感中政府的作為,人們應該有理由對讓它來管理徵信機構持一個保留的態度。◇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