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淺談《羅德丞政海浮沉錄》

?"
(吳雪兒/攝影)

最近在香港群書中出來一本有趣的新書《羅德丞政海浮沉錄》,書的作者為曾任羅德丞私人秘書的高繼標。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華叔)對該書「愛不釋手」,撰寫了〈讀《羅德丞政海浮沉錄》〉書評,並形容該書「平實而大膽,值得去一讀」。

華叔在其書評文章中說「主要記述羅德丞的浮沉,但也旁及不少知名人士。例如:黃宜弘、梁振英、譚惠珠、劉漢銓、邵善波、李兆基、鍾士元、孫明揚、李後、魯平、喬宗淮、陳佐洱等等。對這些人,高繼標都有簡略的評價,大可參考,以廣見聞。

羅德丞曾在政壇浮現過,終於沉了 下去,甚而現已去世。香港政壇,還大有人會像他這樣浮現出來,又終於會沉 了下去的。雖然時代已向前發展,浮沉 的途徑和現象或有很大變化,但這一本 書仍或會對我們有一些啟示。」

謝作者 老實得可愛
私下和華叔談到此書時,華叔說,多謝寫書的人,「老實得可愛」!把部份在共產黨統治下的百態現形寫出來,否則外人也很難知道裡面的精采情節。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李鵬飛於九月四日接受港媒體採訪時坦言,看罷羅德丞傳記後感慨良多,決定年底淡出政壇。李鵬飛於八五年接替羅德丞出任行政會議成員,他慨嘆道,即使做到立法局首席議員又如何!他表示,「無癮(沒有意思)再玩下去」,並宣佈從此停止政治評論工作。

羅德丞出自香港望族,是香港富商何東的外孫,曾受英國政府重點栽培。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了,中國收回香港是不可改變的事實,羅德丞辭去其兩局議員的職位,與英國政府劃清界線,投向新的主子——中共。「六‧四」後,羅德丞赴京見李鵬,成為事件後第一個與李鵬握手的港人,港人對他這一舉動甚有意見。

有政壇老前輩形容羅德丞為人「見風駛舵」,沒有自己個人的操守,多年來受港英培養,到《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就投靠中共,想盡辦法幫它們箝制香港人。除了個人操守問題外,老前輩認為,羅德丞另一個失敗原因是因為他在政治上沒有實踐的經驗。

港人不熟中共本質
港人缺少政治上的鍛鍊及對中共本質不熟悉,可以從書內談到的一些情節中看到,例如在回歸前,當時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於九六年一月份在北京會見剛成立的香港特區籌委會時,刻意尋找董建華主動與他握手,一般分析認為,江的動作是在傳達會欽點董為香港特首的訊息。

有了欽點的對象,中方卻又放風鼓勵任何有意之士參選特首,營造「民主氣氛」,可以說是中共特色的「選舉」。羅德丞信以為真,找來當時籌委會副主任李福善參選特首,七十多歲的老人在幾個星期內忙得一團轉,作者估計李福善在短短期間就花了三、四百萬!

已故藝人黃霑也參與了該次參選的工作,高繼標形容黃霑:「在臺上叫得聲嘶力竭的反共言論,來到羅家可以一字不提,與同座的親中人士一氣同聲……這是一種政治思想幼稚的體現。」。

為個人注定要沒落
老前輩認為,羅德丞注定最後會沒落,因為他做事的出發點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為基點:「替中共做事的人哪個有理想?有理想的人打早就走了,所以說中共是一個利益集團。」

正如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之二裏所說,「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羅德丞以為與英國政府劃清界線,並為中共出謀獻計,即可獲得中共信任和器重,最後在政治上卻落得個一無所有。
 

中共欽點聽話、沒有政治基礎和經驗的董建華管治香港,結果民怨沸騰。圖為香港回歸三周年前夕,民間的諷刺海報,嘲諷董建華和一些高官的兒戲行政。董建華和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因推行《基本法》23條立法不得民意,而在任期間提早辭職。(AFP)

獲巨款資助辦媒體
《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還透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例如羅德丞先後於九二年及九五年分別通過魯平和李鵬,由中國銀行以貸款方式獲得中共八 百萬及六百萬美元的資助來辦英文雜誌《Window》(《香港之窗》)。兩次資助合共一千四百萬美元,相等於一億一千萬港幣!

羅德丞與李鵬於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中南海會面時的對話中,談到了《香港之窗》的角色和要起的作用,當時羅德丞說:「《Window》現在針對的是英、美政商高層,反宣傳要對這班人做才有意義。本周我們銷美的數字已經突破一萬冊,也銷日本、台灣、新加坡、泰國等亞洲國家,與《紫荊》一萬二千本很接近。美國對中國很有興趣,國內能給我們提供素材,由我們的記者以西方人接受的語調再寫…。」

於九二年創辦的《Window》本來預期「至少要出版到特區政府成立,方算完成歷史的使命,有個漂亮的理由光榮結業。」不過,九六年十一月《香港之窗》倉猝停刊,但羅德丞不必負債。

如果中共可以在羅德丞一人身上花掉一千多萬美元,可以想像它在支持香港親共政黨民建聯上,花費多少。有消息指民建聯在零四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就獲得中聯辦十億的資助!

此外,在書中有不少高繼標對不同政壇人物的描述,如他於九零年在北京對當時出任聯絡小組中方代表郭豐民的觀察道:「郭豐民大使服飾樸素,說話隨和,不帶官腔,不時認真地向我們請教一些問題,真想不到在鏡頭前以涼薄口吻揶揄英國金鐘地王建領事館之惡漢,竟是如此地平易近人。」郭豐民的表現正是《九評共產黨》中有關中共官員黨性和人性的一個鮮活例子。

《九評共產黨》之一裏寫道,「在私下場合,共產黨員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樂,也有普通世人的優點和缺點,他們或許是父親,或許是丈夫,或許是好朋友,但凌駕在這些人性之上的,則是共產黨最為強調的黨性。而黨性,按照共產黨的要求,永遠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人性當成相對的,可變的,而黨性則是絕對的,不能被懷疑也不能被挑戰。」

至於本書作者高繼標身份也是一個疑團。高繼標畢業於中文大學,作為一位教師又沒有實際經驗,由其大學同學、已故民建聯主席馬力推薦給羅德丞,馬力是中共紅人,書中指很多來頭不小的人物也曾應徵希望做羅德丞私人秘書一職,羅德丞卻接受馬力的推薦,聘用了高繼標作其助理。

高繼標離開了羅德丞後,先後出任過兩個親共政團:「新香港聯盟」和「香港協進聯盟」的總幹事職銜,其中高繼標接替的前任港進聯總幹事吳軍捷是從廣州被調派到香港,可以接替吳軍捷的位置也不是等閒之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