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曼哈頓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懺悔回潮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倘佯曼哈頓的遊客,不用特別留意,就會在百老匯和華爾街的交界處發現一棟巍峨聳立、玲瓏精緻的教堂。哥特式的建築巨石砌成,石塊因風雨的侵蝕風化變色,周圍則是黑色鑄鐵的圍欄。深色的古教堂立在寸土寸金的華爾街上、處於眾多銀行大廈白色大理石的包圍之中,本身就是一道奇特的風景。

第一次去紐約遊玩時,剛來美國不久,那天從紐約股票交易所出來,在這個教堂逗留了許久。大堂裡,看到西裝革履的人們匆匆走進,不管是繫著領帶的男士還是西服套裝的女士,都雙膝跪下、靜心祈禱,然後匆匆離去,感到非常震驚。因為在當時無神論的頭腦中,很難把精明的商人和虔誠的信徒結合起來。心中存疑,他們真信嗎,還是……那天還跟同行者打趣說,看,華爾街效率就是高,股市中做了虧心事、賺了不該賺的錢,走五分鐘就可以懺悔!

一六九六年,當時的總督本杰明.福萊策(Benjamin Fletcher)批准在曼哈頓下城建這家教堂,這還得到了當時英皇威廉三世的御准。教堂建立後,華盛頓也曾來這裡參加活動。教堂新哥特式的尖頂是曼哈頓的地標、當時最高、最醒目的建築。這塊地以前還有租金,每年付英國皇室一粒胡椒豆。美國獨立後,胡椒豆地租大概就停了吧,算來總共也沒付多少粒。

為甚麼用胡椒豆呢?早在東西方海陸貿易開拓時期,胡椒就是重要的貿易品,許多地區將胡椒當金錢來買地付稅。法律術語中,一粒胡椒豆指很小的款項,是用來滿足法律文件的需要的。英美慣例法傳統中,合同雙方需要提供值錢的東西(consideration),如果不拿出值錢的東西,合同就不能生效。所以,一年一粒胡椒豆的租金其實意義深遠,標誌著皇家對土地的擁有權。

一次與朋友談天,他博士畢業、在南方一大學任教,是個真誠、隨和的人,還是教會查經班的負責人。那天我跟他說,我知道你是真正相信耶穌基督的,但我有個問題。聖經裡說,耶穌是會回來的,如果他回來時,在天空中出現黃金的馬車、萬道霞光,帶翅膀的天使圍繞,這當然是個聖景,全世界的人都會立即信神,不信的就只有後悔了。但是,耶穌上次來時沒這樣做。為甚麼呢,我們不能隨便揣測神的旨意,但其中必有深意。因此,基督再來,是否可能像兩千年前一樣,以人的形象來世間呢?他說這是可能的。我說,如果這樣,如果今天有個人,人像俱全站在我們面前,說他是基督,你會相信嗎?他認真想了想說,如果他真以人的形象站在面前,我可能還真的不敢相信。那天的交流就這樣結束了,我感謝了朋友的坦誠。

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如果各宗教的神回來了,以人的形象出現,我們準備好了嗎?更重要的是,我們在心裡對自己的過錯都有所懺悔、準備改正了嗎?

華爾街日報說,美國乃至西方,最近出現了懺悔的回潮。今年二月,天主教皇本篤十六告訴主教,要把懺悔作為首要任務。今年夏天,路德教會北美第二大支派通過決議,支持這一儀式,它已被忽視了一百多年。
有趣的是,為讓懺悔變得容易,教會鼓勵人們把前愆寫在紙上,然後把紙在絞碎機內絞碎;或把它寫在石頭上,然後把石頭扔到教堂內象徵「沙漠」的沙堆裡。在科羅拉多,天主教牧師甚至在購物中心裡聽取信徒的懺悔。

華爾街的記者注意到了教會推廣懺悔時商業手法的運用,以及這件事對商業的啟示。教會卓有成效的市場推廣看來是奏效了,把懺悔變成了一種自我改進、完善的方式,而不是一個懲罰性的儀軌。

歐美的次貸風波和中國的次級產品,現在還看不到最終的結果,但顯然都是誠信的問題。如此看來,人類社會全面的懺悔,現在是時候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