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鄭恩寵的處境 映射中共權鬥

?"
十七大前,鄭恩寵在十一前後連續被傳喚三次,有公安宣稱要無限期傳喚他,要置他於死地,鄭恩寵的處境再成關注焦點,成為胡江權鬥的角鬥場。(Getty Images)


上海十年強制拆遷,導致官商勾結、民不聊生。(Getty Images)
 


鄭恩寵和訪民們在一起。(新紀元)

十七大前,胡江權鬥盛,江派老巢上海局勢空前緊張。一方面胡溫以社保案挑下陳良宇人馬秦裕、祝均一等人馬,另一方面,上海幫殘餘勢力繼續執行鎮壓路線,據稱要對八百多名上海訪民下抓捕令,而周正毅案核心人物,鄭恩寵律師的處境也時好時壞,彷彿胡江權鬥的晴雨錶。在中共百般封鎖下,本刊專訪了鄭恩寵律師,首次披露江澤民外甥吳志明迫害他的細節,包括親自起訴他。

九月二十七日、二十九日、十月一日,是近期爭鬥的高潮。這三天,幾乎準時在下午兩三點鐘,都有警車飛馳到上海晉元路一所住宅樓下,隨後兩名公安,基本不穿制服,大模大樣地來到十四樓的門口,出示一張所謂的傳喚證,將住房的男主人帶走,晚間再放回。

絡繹不絕地前來探訪的,還包括各式身份的各色人種,或領事館官員、或中外記者、或律師朋友、更多的是被強遷住房的上海訪民。有的被樓下警車或便衣欄住,絕緣於大門外,但也不時有人成功繞過封鎖進入這間神秘的套房,和主人發出會心的笑聲。

這套房裡住的就是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因為周正毅案冤獄三年,去年六月被放回後,依然是中共嚴控的對象。每天不下三、四十的警力,樓下密佈的警車,幾乎永遠打不進的電話,這裡日夜上演著一場民間和當權著的角力爭鬥戰。

滬公安下死亡威脅

有關鄭恩寵的新聞,在過去幾年幾乎沒有停過。去年開始,上海公安打壓這位通曉法律的律師經常使用的手段,就是傳喚。今年十一前後,鄭被傳喚問話的「待遇」 可以說達到頂峰,五天內被傳喚三次。



鄭恩寵日前接受本刊專訪,首次披露江澤民外甥吳志明迫害他的細節,包括親自起訴他。(新紀元)

鄭恩寵在十月一日接受本刊採訪時說,閘北區公安以所謂偷稅名義傳喚他,其實在盤問最近發表給胡錦濤的公開信。其中公安嚴厲宣稱:「不要以為我們只是在十一傳喚你,傳喚將會無限期地拖下去。」在九月二十九日的傳喚中,一位史姓公安又宣稱:「我們有的是人,有的是辦法,看你頂不頂得住?你母親 (註:現年九十四歲)病情現在比較穩定,你準備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又禁止鄭恩寵接受外界媒體採訪,揚言要對鄭「採訪一次傳喚一次」。

讓上海幫震怒的公開信,是鄭恩寵和二百多名上海訪民在八月三十一日寫給胡錦濤的公開信,信中揭露上海市委副書記韓正、劉雲耕(現上海人大黨組書記、副主任)和吳志明(上海市公安局長)等人的問題。公開信強烈要求胡溫給予上海市民一個公道,儘快釋放因抗議非法拆遷和徵地被無辜關押者。

吳志明成揭露焦點

在鄭恩寵揭發的名單裡,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黃菊、上海前市委書記陳良宇的政治生涯已經告一段落。黃菊在今年六月因癌症死亡,陳良宇至今被關押收審,近期黨羽包括秦裕、祝均一等人因社保案紛紛被收判重刑,為何陳良宇下臺、黃菊死亡,鄭恩寵仍然遭到迫害﹖

最近,九月號香港《開放雜誌》(Open Magazine)一篇〈江澤民和外甥迫害鄭恩寵〉,將上海幫的更高層迫害勢力扯了出來,江澤民和他的姨外甥吳志明的名字進一步浮出水面。

與此同時,九月二十七日,香港媒體紛紛報導,據傳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情擴大至江澤民的姨外甥、現任上海市公安局長吳志明。據說他已被中紀委專案組帶至外地接受調查。

吳志明現任上海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由於身兼公安與武警二重身份,是鎮壓迫害上海拆遷居民的直接指揮者,也是過去胡溫難以插手調查上海貪腐的重要關鍵。

吳親手蓋章起訴鄭

對於吳志明在迫害鄭恩寵方面到底扮演了甚麼樣的角色,鄭恩寵接受本刊訪問時首次披露了一些細節。

當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周正毅案,鄭恩寵因代理靜安區東八塊居民狀告富商周正毅,後以「洩露國家機密罪」被冤獄三年。當時逮捕鄭恩寵,為分擔責任,拖上海市委全體下水,陳良宇要所有市委常委簽字同意逮捕。鄭恩寵說,吳志明當時是中共市委常委,難逃干係。

另一方面,零三年七月三十日,鄭恩寵被正式起訴,是吳志明親自打的報告。鄭恩寵至今還保存了這份起訴書的副本,上面除了上海市公安局的大公章外,還另外加蓋了公安局局長吳志明的私人章。

吳起訴鄭三個案件,其中有一個案十天後被上海市人民檢察院二分院《刑事起訴書》所否定。這個被撤銷的案件是鄭曾經為拆遷戶徐桄甫打兩場行政訴訟,以公安機關不能截訪當事人為由勝訴,鄭恩寵被抄家後,吳志明把鄭為徐寫的申訴材料當作國家秘密,提出訴訟。

吳志明在《起訴意見書》中列明:「二零零二年年底,鄭恩寵從原行政訴訟當事人徐桄甫處非法獲取了一份由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總隊制定的《工作物件資訊系統資料維護制度》(鑑定為祕密級)影本。鄭恩寵看後認為,如果拆遷戶今後遇到被控制的情況,可以讓動遷戶準備材料報給境外記者,指責警方的作為是違法的。為此,鄭恩寵就收藏了這份『祕密文件』」。

鄭恩寵表示,在現行體制和司法大環境中,上海市公安局的《起訴意見書》在十日內被檢察院否定,這是十分罕見的,從此可以看出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吳志明的辦案品質。

江澤民下批示要判

吳志明提出另一個最重的案件(機密級),是關於江澤民當過總工程師的上海益民一廠罷工事件,外界披露,江澤民對此案感到震怒,親自下批示,說「鄭恩寵一定要判」。但此案又被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判決書中所否定。

起訴書中,吳志明指鄭從上海公安局虹口分局警察徐偉良打聽案件並向外爆光。徐偉良是鄭恩寵的當事人,他的家被上海市政府領導的大動遷中強制拆遷。

法庭上鄭恩寵反駁道:「人民警察家都被強遷了,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吳志明能站出來幫助他們解決嗎?反而警察要律師站出來保護,而今天律師又被站在被告席上。」

鄭恩寵指出,按照《刑法》國家公務員包括警察非故意洩露了國家祕密也要判決有罪。況且提供上海益民食品一廠突發事件的證人徐偉良警察,他是從上二級警署領導傳達中得知這一事件,領導從未告訴他的祕密不能外傳。他分析,案件被否決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法院擔心最後查下去,洩露國家祕密的責任自然要查到吳志明們頭上。

鄭恩寵的微妙處境

鄭恩寵沒有想到,在他被上海幫嚴整的情況下,他也成為中共權鬥的核心。在胡溫打擊上海幫的意圖下,鄭恩寵的處境非常微妙。在鄭被審判當天,八月二十八日,溫家寶到訪上海,據說溫家寶曾關注此案,並做批示「有罪就判,無罪就放」。鄭恩寵最後由原定的七年改為只被判三年。

鄭恩寵在關押重犯的上海提藍橋監獄中,度過三年難熬的監獄生活,包括靠著馬桶睡覺,遭犯人毆打等,但總算是活著出來了,而且沒有低頭認過罪。

鄭恩寵出獄後曾表示,監獄有關官員兩次對他談到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對他的案子有過批示,「生活照顧,人要保護」。
 


鄭恩寵出獄後,仍受到上海當局的嚴密監控。但他表示揭露上海幫的決心不變。(Getty Images)

零六年出獄後,鄭恩寵又墮入另一個家庭監獄中,日夜被看管起來。一方面,鄭恩寵女兒在香港何俊仁律師的幫助下順利地到美國留學,上海當局稱是有意放行﹔另一方面,在鄭本人的出國問題上又左右為難,而鄭三天兩頭被騷擾的經歷從來沒有停止過,至今不准出門。

和鄭恩寵熟悉的香港居民沈婷說:「據看守鄭恩寵的國安人員表示,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吳志明明確表示不讓鄭恩寵出門。」而一位國安也對鄭恩寵表示,『鄭恩寵不要認為我對你很怕,上面對你處理有分歧。』

而鄭恩寵一位朋友則轉告:北京市一位局級幹部、全國政協委員見到八月三十一日中國新聞社寫的一篇關於鄭恩寵女兒到美國讀書經過給海外的反響,胡錦濤、溫家寶等做了批示。大意是:一件普通的常事,為何海外反響這麼大?上海處理此類事,激化矛盾,把問題搞大了。

包括這次十一傳喚,公安一度氣焰囂張,宣稱要日日傳喚,然而在媒體曝光後的幾天,至本刊截稿時,鄭恩寵沒有再遭到新的傳喚,情形耐人尋味。

相信胡江鬥在鄭恩寵身上還會繼續演下去,但鄭恩寵表示,他希望反腐不是權利鬥爭,而是切實地進行下去。否則即使抓了十個陳良宇也沒有作用。他在公開信中呼籲中共學習美國西方的民主制度。

沈婷則說,中共所謂反腐只是權利鬥爭,「因為揭露腐敗的人到現在還在受迫害,那麼這種腐敗的揭露是毫無意義的。」

沈婷出書揭露周正毅案

鄭恩寵呼籲胡溫徹查周正毅案,包括移送香港司法審查,從目前周正毅案再次開審的神秘程度,鄭恩寵相信這宗案件咬出的貪官比社保案還要多。『我很清楚,秦裕接觸的範圍比較少,他咬到的最高層只能到陳良宇。但周正毅案行賄案的範圍要大很多。』

與此同時,十七大前後,周正毅案中另一關鍵人物、上海拆遷戶代表沈婷將在本月底在香港出書,書名暫定為《沈婷傳記﹕挑戰上海幫》,該書有十五萬字左右,鄭恩寵將為書作序。據知,上海當局對此書非常「關注」,在出書前,沈婷在上海的父母遭到上海市政府警告不准出書。沈婷希望該書的出版會幫助揭開周正毅案的真相,還老百姓一個公道。◇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