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鄭恩寵讓江澤民寢食難安

?"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持續地揭露上海幫貪腐內幕,讓上海幫的總頭目、人權惡棍江澤民寢食不安,誓要搞掉鄭恩寵。(新紀元)

十七大前,上海時局有些戲劇性。

一方面,違法挪用上海市社會保障基金的幾名上海市前任官員近日陸續遭到判刑,截至九月二十八日,社保案已庭審二十案,涉及二十二人,其中十八人被判刑,此案的關鍵人物原上海市委書記江系嫡系陳良宇被羈押在吉林省,將由吉林省檢察院查辦。

另一方面,在上海幫幫主陳良宇倒臺、後台黃菊病逝後,揭露上海首富周正毅與上海幫官商勾結東八塊圈地黑幕,從而導致上海幫瓦解、周正毅二度入獄的人權律師鄭恩寵作為胡溫除掉政敵的大功臣的境況卻未見好轉,仍然受到打壓。

十月一日前後,上海著名維權律師鄭恩寵接連三次被上海閘北區公安傳喚。鄭恩寵說,國安以他接受外界採訪和發表公開信為名,揚言要無限期傳喚他,更稱要置他於死地,讓他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

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 ,鄭恩寵仍然被「高度重視」 ,表明陳良宇黨羽並不是鄭案的大冤家,而更大的債主非江澤民家族莫屬了。

外界報導曾稱,鄭恩寵一案是江澤民定下的「欽案」。據悉,鄭恩寵之所以冒犯龍顏,是由於鄭恩寵曾向境外披露江澤民當過總工程師的上海益民食品廠的工人罷工,引用了一首民謠,「毛澤東像太陽,照到哪裏哪裏亮;鄧小平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江澤民像星星,下崗工人數不清」,江澤民因此大為惱火。

分析認為,這點不足以說明江持續打壓行為的動機。即使是三年前,江系勢力還具有相當影響力的時候,所謂因江氏震怒而給鄭內定下的十年大牢最終也只判了三年,三條罪狀也只正式推出「向境外提供國家祕密」一條。當年如此,更何況江氏現在十分被動的處境,就算有心等鄭三年出獄後再洩餘怒,也是力不從心了,所謂「欽案」也會「與時俱進」 。

但是跡象表明,江對鄭並未放手,而是「與時俱進」 地成了勢不兩立的死對頭。鄭恩寵何以讓江澤民寢食難安?

胡溫當前忙於十七總體部署,籌畫把胡的科學觀寫入黨章,安排團派人事接班布局,調動各大軍區頭目升遷效忠,這些對胡溫來說都是當務之急。

而對江來說,燃眉之急恐怕就是說甚麼也要搞定鄭恩寵了。不是鄭要對江有甚麼企圖,而是鄭手中掌握的周正毅案有兩把鉤子,直接鉤套的恰恰就是江的兩個兒子。一旦周正毅案轉變成為陳良宇案似的明案,江也就在劫難逃了。

鄭恩寵曾代理上海五百件徵地拆遷案件,因代理靜安區東八塊居民狀告富商周正毅,牽動官商勾結腐敗網,受到上海幫壓制。二零零三年被上海幫以向境外提供國家祕密罪判刑入獄三年,鄭恩寵從獄中到出獄後,一直不停舉報上海的貪腐案件,因而成為社會公認的上海幫「拔不動的眼中釘」。

據說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性質與周一樣嚴重,既沒有付任何土地轉讓費,也未對原居民做出合理賠償,並一樣強迫居民遷往遠郊。另外發現,江澤民小兒子江綿康在上海郊區也圈了一塊地,但尚未開發。江綿康長期以來任 上海市政府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被評為上海市二零零六年度十大傑作建設人才,同時任上海市建設科學諮詢研究所所長,掌握全市土地、規劃、金融建設資訊資源。相信江的兩個兒子與當地首富周正毅在上海土地上領銜主演的致富黑幕絕不亞於陳良宇一案驚世駭俗。

當年,江為了掩人耳目,讓周象徵性在監獄裏渡假三年。江澤民外甥吳志明具體操辦。吳志明曾在安徽蚌埠鐵路局當了十八年鐵道扳道工,隨著江澤民掌權,這位普通工人也一路高升到上海公安局長、上海市委常委。

作為具體執行迫害鄭恩寵至今的吳志明,與周正毅稱兄道弟。周正毅入獄後由他親自指示,予以優待,好吃好喝,可以隨便與外通電話。一度吳志明還打算讓他這位哥們提前保釋出獄,後此事被《南方週末》曝光而作罷。周正毅出獄後吳志明指示他要保持低調,不能見記者。而且上海市委為杜絕後患曾準備安排周正毅出國。據說周正毅提出去澳洲,誰知風聲走漏被北京高層獲悉,立刻下令再度逮捕周正毅。

事後中央追究周正毅獄中享特權的責任,吳志明拋出手下四人頂罪,在上海公安局內部引起強烈反彈,罵娘聲不斷。

目前官方公佈周正毅案涉嫌行賄陳良宇情婦及虛開增值稅發票等,由上海第二檢察院移交給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審,但是比較陳良宇一案,周案行事極其低調,處於嚴格保密之中,顯然江家耳目在竭力控制事態。

對於在周正毅案對外釋放的尺度上掌握主動,江一直在試圖營造優勢心理的氛圍,有幾點表現。

第一,力保吳志明過關。去年夏天中紀委派出一百人的專案組進駐上海全面調查黃菊、陳良宇涉案的社保基金大案,吳志明竟公然與中央對抗,派了三千公安人馬包圍中紀委專案組下榻的別墅,企圖逼走對方,也警告上海官場不要與中紀委合作。事後陳良宇倒臺,一度傳言吳志明也牽涉社保案,要出事。誰知吳犯上之舉,不但沒事,反而官升一級,升任上海政法委書記,讓外界大跌眼鏡。

第二,持續的打壓鄭恩寵。如此可有效地把鄭恩寵隔離開來,阻止鄭繼續揭露上海官場黑幕,以免把江家族扯出來曝光。外界曾寄望鄭在陳良宇倒臺後能夠翻身,但是江用吳志明保持迫害鄭的勢頭,以此打擊鄭的信心而最終放棄對周正毅案的追蹤,也迫使外界了斷對周案扯出江族黑幕的期望。

第三,企圖重新控制上海的政治生態為周案保駕。據即將出版的十月號香港《開放雜誌》(Open Magazine)引述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胡錦濤的團派接班計劃受到江澤民的反對,江認為,李克強可以作為十八大國務院總理人選,而目前上海市委書記習近平是中共總書記更合適人選。在胡錦濤妥協下,習近平及李克強很可能將在十七大進入政治局常委,作為雙接班人選,將來兩人搭檔取代胡溫體制。

如果這一情況屬實,很明顯,江把善於「擁軍、尊老(元老)」的習近平推上去總比團派李克強當政要有安全感,這是後話。就目前看,江急於把胡空降上海的一把手習近平清出上海,而外界傳言,江的舊部韓正將接手空缺。雖然韓已表示效忠胡溫,並經過了一段考察期,但是韓正一向是鄭恩寵控訴的物件之一,況且周正毅早就對上海官場上下行賄,韓自己也很可能和周有一染。韓來執鞭,周案和鄭案結局自明。江當然放心。

從當前周案審理極度祕密進行來看,江試圖把周案轉成與胡的一筆政治交易。胡也不排除顧眼前利益接納江的政治條件,然後把皮球踢給江,任其處置。

另一種選擇就是胡溫大徹大悟,以周正毅案為切入口,撕開口子,展現魄力,依法追究江族人等,一舉結束持續八年多的江氏鎮壓路線,平民憤、聚人心,以此為謀取出路的出發點。

預計十七大後,鄭恩寵與吳志明兩人的命運走勢,將是周正毅案歸宿的風向標。◇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