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高智晟的生死抉擇

?"
高智晟律師(新紀元資料室)

今年九月八日,一封署名高智晟的聲明,在海外法輪功的明慧網站上發表。這封撰寫於四月二十日的聲明,顯然是經過了輾轉傳遞,才到達明慧網的。高智晟在聲明中作出了五點說明:

  「一、我完全不承認當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徑強加給我的恥辱——罪名。

  二、我不承認『悔罪書』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夠表達的意思,儘管當事雙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虛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開否認。

  三、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我退出中共的書面聲明是我的真實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堅持。

  四、在此再次對包括三封公開信在內的,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前的所有文字及這些文字所表達的事實、價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堅持。

  五、我將堅持永遠與壓制人們思想的一切形式的專制暴政為敵,與反人性的專制暴政誓不兩立。」

「理智」能使我們成為懦夫,
而「顧慮」能使我們本來輝煌之心志變得黯然無光,像個病夫。
這些更能壞大事,亂大謀,使生命失去魄力。

                                          ——莎士比亞《哈姆雷特》

活著還是死去,這是個問題。

是默默忍受坎坷命運的無情打擊?

還是應與大海一樣的苦難昂然奮鬥,並將其克服?

此二抉擇,究竟哪個較為崇高?

這句莎士比亞《哈姆雷特》劇中著名的詩句,對於坐在溫暖家中沙發上的我們而言,只是一段優美而頗堪玩味的名句,但對高智晟來說,卻肯定是他身歷其境和內心深處的真實寫照。

九月八日當天晚上七點多,北京警方人員將高智晟從家中帶到一處沒有桌椅的空房間,雙方一直站立著辯論。消息透露,這次特務沒有毆打高智晟,雙方唇槍舌戰了二十多個小時,到第二天晚間高智晟才被放回,他對採訪他的記者說:「我一天一夜沒有睡覺。 」

高智晟向中共警方人員講述未來的民主社會,勸說他們也投身到從「和平過渡」中來,如果繼續做壞事,可能不但自己要受到未來社會的清算,甚至可能波及到子孫後代。

九月十一日星期二,高智晟通過電話對友人說:「我快進去了,離那天不遠了,大概不超過十天吧。」此後幾天,高智晟的若干文章不斷在海外網站發表。

九月十六日星期天早上,十六名便衣突然強行的湧進高家。特務們當著高智晟家人的面開了幾個小時的會,商議對待高智晟的「對策」,高智晟看到特務們還煞有介事的作會議記錄,他後來表示「這是對我的最大侮辱」。特務會議最終決定,他們將對高智晟成立一個「教育改造小組」,由十六名特務四班輪換,高智晟在家時住在高家監視,高智晟外出時「完全貼身」跟蹤。

翌日星期一,高智晟上班時,四名「完全貼身」的特務「貼」到他的辦公室門口。在高智晟的強烈反抗下,特務暫時撤出高家。

高智晟對友人說:「再次進監獄是我一直的追求,我不在乎進監獄。也許我這次會死在監獄裡,這是包括我的妻子、孩子都要做好的思想準備。如果我不能再聯繫了,請求原諒。 」

九月二十日星期四,《高智晟致美國國會議員的公開信》在美國國會的新聞發佈會上發表。該消息在大陸時間的第二天被刊登和廣傳,高智晟本人上午就得知了消息。當天,高智晟透過電話對採訪他的海外記者表示:「他們原來準備讓我長期離開北京,和兩個警察住到一個無人的地方過上兩年,『徹底閉嘴』,或者警察徹底住到我家。今晚(二十一日)他們要找我談話。」

九月二十三日,高智晟被北京警方從家中帶走,從此下落不明。

《新紀元週刊》決定將高智晟《致美國國會國會議員的公開信》全文在本期雜誌刊登,不僅因為這是一個華人應該關心的新聞,更重要的是對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表達我們支持的立場。

高智晟的公開信,不僅再次提出了法輪功在中國被嚴酷鎮壓的問題,而且也對目前中國所存在的幾乎所有的嚴重侵害人權的現象予以猛烈的抨擊,並公開呼籲國際社會在北京奧運會召開之前向中共施加更大壓力。顯然,高智晟完全清醒的認識到,這封公開信,很可能是他簽發給自己的死亡證書,然而他仍然義無反顧地勇往直前,開始向「大海一樣的苦難」再次發出挑戰。

活著還是死去,我們不知道高律師在做出最後抉擇的時候是否想到了哈姆雷特,但那顯然是他的良心的選擇,這是現今人類世界最應該尊重的選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