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深情嚮往神祕的世界

當中國大陸的城市在一個勁兒地競相堆砌水泥森林、攀比政績工程的時候,西方人卻固執地對中國西部那片「神祕的世界」──西藏情有獨鍾。然而,以浮誇為榮的中共「公僕」們卻一直對此並不在意。

多年以前,我有幸去過那裡唯一的一次,才忽然明白西方人為甚麼會對那塊蠻荒之地充滿著無限的嚮往和關注之情。

現在想起來,那裡的天空顏色可以讓我這雙從城市無比污濁的空氣中帶出來的混濁瞳仁會不由自主地仰望又仰望、驚奇又驚奇地對著那片天空發愣,彷彿頭腦都一片空白。幽藍幽藍的天際讓我從小掌握過的、貧乏不堪的形容詞簡直無一入選。遠處安詳靜默的雪山、近處星星點點的花草、綿延不盡的叢林、悠悠長流的溪水……還有讓我輩在「無神論」的強制性灌輸中成長起來的馬列主義信念,瞬間便蒸發得無影無蹤。

作為一個來自低窪地帶的普通漢人,走在高原上的第一感覺便是離頭上的天空一下子就近了這麼多,彷彿只有能爬到雪山頂上就可以伸手可及。在那超凡的雪山面前,我似乎突然理解了人類的渺小和藏人的虔誠。

在路上,你會不斷地目睹到虔誠的藏地百姓為了來世的幸福,為了今生的信仰與心靈的寧靜,忍饑耐寒地對著遠方的雪山五體投地匍匐膜拜,親吻一下凍裂的大地,拍拍身上的塵土繼續前行。許多虔誠的藏人就是這樣磕著長頭翻越千山萬水,一路朝拜到布達拉宮或者周邊那些大大小小的寺廟。他們為的是走近心中的山神,在她的跟前訴說虔誠的信奉之心。可見藏傳佛教在藏人的心中有著多高的地位!

有道是,心中有神就有天堂。據說藏傳佛教徒為了還一個前世今生在佛前許下的心願,他們會把一年甚至更多的時間用在不停的朝拜之路上。因為在每個虔誠的藏人心中,都有一個同樣的願望,那就是用他們自己的身軀去丈量自己的朝聖之路。而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我們漢人的許多佛教寺廟卻充滿著銅臭!

藏民雖然普遍經濟資源匱乏,但是許多人都心靈充滿快樂,大部份的人並不刻意追逐金錢,只求吃飽穿暖,為眾生祈求超脫……這就是虔誠,這就是敬畏,這就是藏人心中的精神支柱和靈魂的姿態。

有一日,我走在高原的公路上,忽然聽見了一陣的粗曠的歌聲從一望無際的原野上飄過來,轉眼望去,發現海市蜃樓般的陽光下有一個隱約可見的藏人身影。背上背著一筐,手上甩著像綵帶似的勞什子,正一邊行走,一邊在放聲高唱。顯然那是一種很隨意的、自然的抒發,而不像是一首曲調完整的歌曲。而正是這一如吼叫般的音律,才構成了這樣一幅自然界不容玷汙的、和諧一體的美妙畫卷。

我覺得,早已畈依佛門的李娜所唱的那首《青藏高原》不僅傳神地描繪了藏人的精神富足,而且也為我們展現了那片屬於神靈的自然世界。

「是誰帶來遠古的呼喚
是誰留下千年的祈盼
難道說還有無言的歌
還是那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
……
是誰日夜遙望著藍天
是誰渴望永久的夢幻
難道說還有讚美的歌
還是那彷彿不能改變的莊嚴
……」

最初聽她唱的這首歌,我就是被她的歌聲中所傾瀉的真摯情感和虔誠的宗教情懷所深深打動。

西藏的風情,在我眼中,已經不屬於紛紛擾擾的塵間世界,而是另外一個精神世界上的所在。在那個神祕的世界裡徜徉,心情已不再浮躁,既沒有一絲雜念,也沒有一絲愁緒。彷彿感到徹底忘卻了自己纏繞於身的所有慾望,忘卻了世間所有的煩惱,也忘卻了曾經失去的一切──包括事業、情愛、機會和享受……

我想,心中有神的人既是無比寬容的,也是無比博愛的。然而,那對於我,至今仍然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心靈憧憬。我曾聽到一位在澳洲掙脫中共溫暖的懷抱,毅然投奔自由世界的前中共外交官說過,他此前接觸過的法輪功學員非但沒有中共宣稱的邪惡面孔,反而發現他們原來個個都善良!雖然也許他們心中並沒有把他們的教主視為「神」,但他們能給別人以「誠善」的感覺,至少對社會、對人心就會產生潛移默化的有益作用。還有一次在和一位剛剛從國外回來的作家朋友聚餐時,話題不知怎麼也是自然地轉到了對宗教信仰的評論上,我記得在和這位朋友辯論時,他打斷了我的話,非常認真地告訴我說,「我在國外不經意的場合中與他們曾有過幾次接觸,發現他們內心真的都很善良!」看著他真純的眼神,我竟一時無語。雖然我知道我的這位朋友至今還沒有信奉任何宗教,但他卻真誠地勸導我,不妨可以有意識地試著跨入宗教的殿堂,去看看,去感受,去接受心靈的洗滌……

轉自「自由聖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