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對法輪功的鎮壓成十七大分裂主因

?"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直接指揮,發動中共鎮壓機器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圖為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八日,香港法輪功學員遞交民事訴狀控訴江澤民等人,獲高等法院受理。(新紀元)

本次十七大,外界普遍注意到一個事實,圍繞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的人事安排,中共內鬥的風暴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中南海權力角逐之激烈前所未有。

中共高層各派公開分裂,通過海外媒體釋放消息打擊對手。各種消息和傳言滿天飛,有時幾乎是一日一變,反映了中南海刀光劍影、暗流洶湧。外界評論指出,這場內鬥折射出中共內部解體的信號,中共高度集權的一統天下在高層已經出現裂痕,這是一黨專政瓦解的先兆。

為什麼中共在十七大上的矛盾會如此激化,高層分裂的本質內涵又是什麼?

鎮壓法輪功造成中共分裂

本次十七大的一個重要的歷史背景畫面就是持續了八年多的對法輪功的鎮壓。這是任何政治分析人士不得不面對的事實。

二零零二年底中共十六大召開,胡溫等政治新人介入中共最高權力,由江澤民一手發動的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殘酷的信仰鎮壓也從顛峰狀態開始回落。所謂回落就是一個深陷泥潭的過程,各種因鎮壓而帶來的後遺症、併發症紛紛回饋中共本身,說白了,就是各類矛盾日益激化的過程。

江發動鎮壓法輪功的 超級政治運動

這場鎮壓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到現在,可以說在中共體制內部從最高層到基層,從來都沒有過所謂的思想認識的統一,民間社會對此更是存在重大怨氣。這樣人心不服的局面在鎮壓開始的政治高壓下被暫時抑制,但是隨著鎮壓走入泥潭,暴露出方方面面的難以收拾的嚴重後果,也使得一直不認同鎮壓的各類人士開始形成直接或間接的反對力量。

與此同時,在八年的鎮壓中雙手沾有血債的大小政客與官吏及借鎮壓法輪功而往上爬的「成功」人物也感到日後被審判的恐懼,這些人或脫江轉胡,或則聚結成為竭力維持鎮壓的另一聯盟,現在緊縮為江嫡系幹將的一個小圈子。

對國民來講,由於江發動鎮壓法輪功的超級政治運動,九九年七月鎮壓之初,中國大陸有近一億民眾修煉法輪功,中共八年來投入了其歷史上最大的國力資源維持這場鎮壓。八年來幾乎每個人不可避免地都被中共控制的國家宣傳機器灌輸了誣衊法輪功的言辭。另一方面,由於法輪功學員廣泛的社會分佈與堅持不懈地講真相,人們又或多或少地認知到關於法輪功的一些真實情況,使得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陷入泥沼,進退二難,下不了臺。

總而言之,這場在全國範圍持續八年之久的慘烈迫害,其深度和其廣度都觸及了人類信仰迫害史上最大的外延與最深的內核。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國大陸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610辦公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江澤民又命令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以及「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江澤民一方面向世界承諾在中國減少酷刑折磨,效仿希特勒提供假象讓部份海外主流媒體記者參觀勞教所的「文明環境」,一方面中國的酷刑個案卻越來越多,尤其是在迫害法輪功群眾上更是不擇手段,使用酷刑至少達四十種以上,使用對象中婦女和老人占相當比例,令人髮指。

早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底,據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一千六百人。幾年過去了,隨著迫害的繼續,從民間管道證實的被迫害致死的人數在逐日增加,而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六千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十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摧毀人類道德底線

根本上說,鎮壓法輪功直接摧毀的是人類的道德底線。失去善惡標準,意味著道德大崩潰,就在打破一個關乎人類生存狀態的內在精神制衡的機制,從而誘發整個人類魔性一面的大爆發,後果極其可怕。

僅就中國本身來說,鎮壓法輪功造成了整個中華民族從精神到民生的災難性撕裂狀態,這種形而上的大分裂,從幾年前中共十六大表面上的權力交接就已演烈,又經過五年越陷越深的鎮壓泥潭的驗證,走到當前的十七大,這種根本性的深層矛盾如岩漿噴發一般,以前所未有的各種矛盾激化狀態充斥於整個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每個階層都有一股沖天的「怨氣」。

十七大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召開,儘管表面上,法輪功問題還不能拿到臺面上明論,但是空前激烈的高層內鬥已經顯示對鎮壓法輪功議題的政治分裂在不可避免地發酵蔓延。

更深層看,胡錦濤、溫家寶與江澤民、曾慶紅的內鬥也並非其個人恩怨的權力範疇,而是鎮壓法輪功所造成的國家運作嚴重失衡及廣泛人心分裂思變的直接表現。他們不過是最頂峰的各勢力的代表人物。

江決意要鎮壓法輪功

由於公開鎮壓法輪功,造成中共人權惡行在國際上的曝光,中共在鎮壓幾年後轉入不公開狀態,媒體報導減少,導致國人開始淡漠。一般人是很難想像在江眼裏鎮壓法輪功的份量有多麼巨大,一旦停止鎮壓路線對其意味著什麼樣的命運。

九九年,江澤民當時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執意要鎮壓法輪功,並成立了專門的小組610辦公室,其主要經費從中共中央日常經費中支出。隨著各地610辦公室相繼成立,各地洗腦班、法制學校(用以轉化法輪功學員)、新的勞教所、新的監獄及舊監獄新監區等等的設立,派到世界各地針對法輪功的特務經費等等,需求量日漸擴大。
 


上圖:二零零六年“五一”期間,胡錦濤赴青島視察海軍演演習時發生刺殺事件。圖為二零零六年五月三日,遊客參觀停靠在青島的一艘海軍艦艇。 (Getty Images) 下圖:本次十七大,圍繞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的人事安排,中南海權力角逐之激烈前所未有。圖為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官員準備出席人大會議(Getty Images)

另一方面,由於江對信仰的無知,嚴重低估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江原以為數月內就能消滅法輪功的幻想落空。為了維持鎮壓,二零零零年初,江澤民開始從中央的一些部委、軍隊、一些省調撥資金借用。

到二零零二年底至二零零三年初,這些部委及軍隊因為自己也要用錢,就向中央610辦公室討債,鎮壓維持不下去了。

而在此期間江澤民究竟動用了多少資金實在無法準確估計出來,有人保守估計至少千億款項。江則以個人權威,繞過審批,用當時新上任的財政部長金人慶替其私撥鎮壓款項填補空缺,製造了巨大的財政黑洞。

到後來鎮壓整個就是用金錢鋪路,不計成本。中共動用了所有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媒體、公安、警察、武警、國安、司法系統、人大、外交、偽宗教團體等等,額外地投入巨額資金,為執行迫害政策開路。特別是如今的中國人,不給錢是沒人幹事的,中共內部不少官員抱怨,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現行政府最大也最不必要的財政包袱。早在五年前,羅幹的嫡系、遼寧省司法廳某高級官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大會上就曾公開承認:「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江為了鎮壓法輪功已經把整個國家打造成實質上的戰爭狀態的構架,610辦成為凌駕於一切司法之上為所欲為的機構,由它執掌國家的「敵人」的生死大權。這種對正常國家運行機制的干擾,隨著鎮壓路線的持續一直在起著巨大作用,也打碎了胡溫新政的美夢。

江、胡鬥的真正成因

理解江和鎮壓法輪功的共生關係,就容易理解對江而言,評判政治對手的唯一思維就是看其願不願意繼續鎮壓法輪功。而胡溫恰巧是游離在鎮壓法輪功之外的高層人物。

並不像外界推測的那樣,是由於鄧對胡的欽定惹著江對胡不放心,而是胡、溫與鎮壓法輪功的無關狀態讓江心神不安。據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溫在上任之前,就瞭解到法輪功的部份真相,上任總理後,曾多次在高層會議上提出解決法輪功問題,這簡直是捅了江巢的馬蜂窩。

立即,溫被列入要絕對排除的政治對象。溫從此受到江系人馬的高度打壓。江、曾系統組織人馬與溫的中央調控政策對抗、唱反調,上海的陳良宇就是領軍人物。更有在溫訪日期間,主動洩露溫的詳細行程,以招來抗議人群。就在十七大前,曾慶紅還佈置放風日本媒體,說溫感到倦意要退休。而曾同時放話可以接替其職,結果遭到胡溫的及時回擊。事實上,江系人馬利用一切機會給溫出難題,趕溫下臺的迫切心情不加掩飾。

胡錦濤上臺後,對上海幫的腐敗及江澤民對法輪功欠下的滔天血債採取遷就姑息的態度,胡以為這樣就可以暫時保住手中的權力。但是,即便如此,胡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的不接手狀態,讓江感到此人沒法控制,尤其是十七大以後,進入法輪功議題的關鍵轉折期,就更不知道胡會怎樣。

據中南海消息人士透露,曾慶紅的國安獲得情報,胡曾經就對平反法輪功的議題表示「現在做不了」(意思是力不從心),這更讓江、曾恐懼異常。是不是在胡權力坐大以後,就能「做得了」,他會怎麼做,像抓「四人幫」 把江抓起來嗎,這些臆想讓江非常害怕 。由於鎮壓法輪功的人命欠債太多,江的心理狀態也幾近病態。

也許是天意安排,胡、溫顯示出與鎮壓法輪功無緣,遠達不到江、曾血債派的權力繼承人或是權力分享人的標準。為此,江、曾不惜鋌而走險,動了殺機,也為十七大挑起你死我活內鬥埋下了因果。

黃海暗殺胡錦濤

二零零六年「五一」期間,江澤民一行在山東「遊山玩水」,胡錦濤赴青島視察海軍演習。當胡乘中共最先進的導彈驅逐艦行駛於黃海海面時,胡的座艦忽然同時遭兩艘海軍驅逐艦機關炮掃射,胡身邊的五名海軍士兵被打死。驚魂未定的胡錦濤即刻換乘艦上的直升 飛機飛雲南,一個星期後,確定一切安排就緒才飛回北京。

評論分析指出,黃海刺殺胡錦濤是江澤民與曾慶紅共同謀劃。除掉胡錦濤由曾慶紅取而代之,一方面圓了曾慶紅的帝王夢,另外一方面曾慶紅掌權,江才覺得有安全感。
江、曾認定胡在黃海必死無疑,所以才沒有安排後面的追殺。對於胡在黃海遇刺事件,中共官方至今沒有回應,不承認也不否認。但此後胡借反腐大規模清洗上海幫和江家軍,並連發五個檔,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及防止軍事政變,已使事件明朗化。

黃海暗殺事件成為江胡內鬥的轉捩點,險些喪命的胡錦濤意識到,這場「江湖」惡鬥是實打實的你死我活、沒有妥協餘地。他的對手為了免受清算而奪權,不惜發動軍事暗殺,要置他於死地。

胡開始背水一戰、全面反擊,在軍隊、中央及地方所展開的一系列人事調動,速度之快、涉及範圍之廣,在中共歷史上也屬罕見。胡、溫一舉改寫「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胡攻陷黃菊、陳良宇「上海幫」,整肅江系深圳大本營,全面安插團派人馬,安排接班人選,收編地方諸侯,換任五大軍區司令員、總參謀長、中央警衛局長、武警政委、國家安全部長,提拔心腹智囊掌控中共中央辦公廳,公開打出自己的政治主張「和諧社會」、「科學發展觀」,趕在十七大前基本完成總體部署。

胡溫無法繞過法輪功議題

無論胡、溫將來如何設計,法輪功議題作為中國社會的基本命題,是無法繞過的大坎。繼續迴避,只能給江、曾有更多謀劃出軌的機會。同時,在胡掌控大局以後,繼續有意無意地延續鎮壓路線,實際上也是在不自覺地替江背上黑鍋。
 


本次十七大的一個重要的歷史背景畫面就是持續了八年多的對法輪功的鎮壓。圖為一九九九年七月鎮壓前,一九九八年五月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場面。(明慧網)

十七大的最大看點,不在於胡、溫又贏得了人多勢頭,真正的關乎國家以及他們個人未來前途的重大看點,是看胡、溫是否能戰勝自己,走出狹隘的權力圍城,順應天時、合乎民意,有無勇氣,做出一番流芳千古的真偉業。◇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