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不僅僅是國際政治大秀 達賴喇嘛獲美國國會金獎

?"
十月十七日下午,美國總統布什給達賴喇嘛頒獎。(法新社)

今年十月十七日,美國國會頒發了美國會金質獎章給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美國總統布什,不但按照以往的慣例在白宮「私下會見」了達賴喇嘛,並且出席了國會的頒獎儀式。

這是在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內,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第五次「私下會見」西方主要國家的首腦。顯而易見,隨著中國北京奧運會的逐步接近,這種「接觸——施壓」的模式,將持續在西方和中國的關係中見到。

道德雖然不是國際政治中最重要的因素,卻是國際政治,尤其是民主政治中最重要的幾個因素之一,這是中國外交政治的硬傷之一。

西方首腦首次 與達賴喇嘛公開亮相

九十年代,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在國會和輿論關於中國人權紀錄的壓力下先後兩次會見達賴喇嘛。但這兩次會面,都是以「意外」的方式達成的。根據美國方面的說法,達賴喇嘛到訪白宮,而克林頓在白宮內路過某個辦公室,「正好遇到」達賴喇嘛,所以進行了短暫的「私人性質」的交談。

而在布什總統上任以後,和達賴喇嘛的會面已經不再羞羞答答。而這一次,布什總統在白宮和達賴喇嘛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會談,雖然仍然是「私下會面」,但規格明顯比「路遇」要高得多。而在見面之後,布什並且出席了國會金質獎章的頒獎禮並發表講話。這是美國總統,也是西方主要國家領袖首次在公開場合和達賴喇嘛同時出現並發表講話。

布什在講話中呼籲北京與這位七十二歲的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進行公開的對話,而不是表達不滿和抗議。布什總統說,美國不能對限制宗教自由的做法置若罔聞:「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繼續要求中國領導人,歡迎達賴喇嘛到中國。他們會發現,達賴喇嘛是一位和平並願意和解的好人。」

布什總統說,允許達賴喇嘛到中國,並與他會面,符合中國的利益。他說,他非常欽佩達賴喇嘛,支持宗教自由,而達賴喇嘛也支持宗教自由。

而達賴喇嘛在美國國會的頒獎儀式上表示,獲得美國國會頒發的金獎,對於他來說是巨大的榮譽,對西藏人民來說也是極大的鼓舞。達賴喇嘛重申了他近年的立場:「對於西藏的未來,請允許我借這個機會,重新表明我的立場,那就是,我不尋求西藏的獨立,我尋求的是西藏人民有意義的自治。我採取這一立場,是因為我相信,從西藏的經濟發展來看,這最符合西藏人民的利益。進一步講,我不想利用自治等手段來使西藏獨立。」

不過,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認為,美國國會和總統以及達賴喇嘛上演了一場鬧劇:「鬧劇的主角就是達賴喇嘛。」葉小文要求達賴喇嘛放棄分裂中國的企圖,「美國國會此舉,嚴重干涉了中國內政,傷害了中美關係。」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則特別傳召了美國駐華大使雷德(Clark Rand Jr.),抗議美國國會向達賴頒發國會金章。

並非單獨個別事件

許多國家的外交官都知道和中國打交道有幾個底線,其中之一就是西藏問題。所以中國在和外國建立外交關係的時候,通常要求對方就西藏問題(以及台灣問題)做出公開表達。美國國務院一位退休官員解釋說:外交界通常的理解是,如果「踩了底線,中國必然會做強烈反應」。

然而今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的這條外交底線不斷受到「踐踏」。
今年六月十五日,澳洲(澳大利亞)亞總理霍華德在他的雪梨(Sydney,悉尼)辦公室與達賴喇嘛晤談約二十分鐘。霍華德在這項低調的會面之後,並未說明他們討論的主題,但是他在會談前表示,他們的話題「不會僅限於精神事務」。

他告訴記者:「我一向樂於會見國際重要人物,我們將討論世俗以及精神上的事務。」

就在同一天,準確地說是霍華德在會見達賴喇嘛之前四個小時,新西蘭(紐西蘭)總理克拉克在澳洲的布利斯班機場候機室與達賴「碰巧」會面,兩人當時正等待飛往悉尼的同一班機,並討論了十分鐘「非政治性問題」。

達賴喇嘛隨後前往新西蘭,但克拉克總理稍後表示,在達賴喇嘛訪問新西蘭期間,她不會再與他會面。新西蘭的反對黨指責說,這是克拉克總理「對北京壓力的屈服」,但他們卻同時承認,新西蘭總理見到了達賴喇嘛,即使是在非正式場合的非正式談話,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性意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隨後的記者會中表示,達賴是披著宗教外衣、長期從事分裂祖國活動、破壞民族團結的政治流亡者。澳洲不顧中方多次嚴正交涉,執意允許達賴入境並安排總理等政要會見,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我們希望澳方從中澳關係大局和澳自身根本利益出發,糾正在達賴問題上的錯誤做法,採取有效措施消除其消極影響。」
 


今年九月二十三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首相府和到訪的達賴喇嘛會面。(法新社)

中國對德國的報復

雖然中國政府做出了高調的反應,但對近年雙方關係處於「歷史以來最佳」的澳洲,中國並未做出實質性的報復措施。但對德國總理默克爾(梅克爾)女士和達賴喇嘛的會面,就必須採取行動了。

今年九月二十三日,出身前東德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的首相府和到訪的達賴喇嘛會面,雙方進行了一個小時的交談,隨後雙方共同見記者合影,但卻沒有發表任何公開的講話。中國外交部除了再次重申以往的抗議言辭之外,並停止了雙方的法制工作會議,「無限期延遲」了慕尼克(Munich)的一場兵馬俑展覽,最後宣布停止一年一度的中德人權對話會議。

代表德國財經貿易界的一些人士擔心,德國總理會見達賴喇嘛的舉動,可能會影響到德國商界的在華利益。然而到目前為止,中國在這方面似乎尚未有任何舉動。而德國一些經濟學者認為,德國在華投資對中國的利益極大,中國方面很難做出制裁舉動。德國的一位專家透露說,德國是到華投資的所有國家中,對中國進行技術轉移最積極的國家。他所說的技術,主要是指製造業的相關工藝和流程設計,包括高級機床、高級鑄件工藝等。因此雙方在經貿方面的合作,中方得益更大,因此可出手的制裁經濟牌更少。

可能正是因為如此,中國一些半官方的網絡文章對默克爾破口大罵,顯示出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無奈和氣惱。一位經常在某網站上發表文章探討中歐關係議題的博客描述說,德國是受到了中國的刺激,其總理才會見達賴喇嘛的,「比如說中國經濟總量馬上就要超過德國成為世界第三了,中國貌似已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大出口國,超過德國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中國成功斡旋蘇丹達爾富爾問題,被視為歐洲後院的非洲不再是歐美的天下了……等等。」

總之,在「天下文章皆權謀」的中共官員看來,這個世界除了陰謀和算計,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有其他的解釋。人權和信仰問題只是藉口而已,問題是算計了很長時間之後,中國仍然無法明白德國人為什麼會如此不知好歹,默克爾拿到了這麼多中國的合約,卻仍然會見達賴,最後只能依靠陰暗心理來猜測:「不順心就拿刀子捅人家痛處,自己也沒有多大好處(頂多是一些變態的快感罷了),怎麼當一國總理啊?如此女人,該不是更年期後遺症吧!」

對美國痛恨無奈

達賴喇嘛獲得美國國會頒發的金獎,美國總統布什並且親自出席頒獎,中國政府非常惱怒。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認為是一場鬧劇。美國西東大學亞洲系主任楊力宇教授評論說:「這次是中國的宗教事務局局長發表談話抨擊美國,這個層次是非常低的。所以,看得出來中國還是想淡化這個事情。」

楊力宇教授認為,美國國會向達賴喇嘛頒發金獎一事,對中美關係不會產生長遠影響:「原因很簡單,中國需要美國,美國需要中國。特別是在國際社會、伊朗問題、北韓核武器問題上,兩國都需要合作,兩國都有共同利益。而且更重要一點,在現階段,中國不會把中美關係搞得很僵,因為中國明年要開奧運,中國也邀請了布什參觀奧運,布什也同意了。所以,我想這個事情從遠端來看不會有什麼影響。」

楊教授沒有談到的,是在美中經貿關係中,中國是明顯得益的一方,因此中國手中的牌並不太多。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占據了中國外貿順差的大部份,中國需要美國的投資,需要美國的技術,也需要美國在各類國際事務上的支持,因此無法和美國翻臉。

最重要的,中國無法承受一旦中美反面之後對台灣問題的影響。
 


左上圖:藏民放炮,爆出火花,在漆黑的夜空形成一條條閃光。(網絡圖片) 右上圖:西藏安多縣有大批民眾上街,慶祝達賴受勳。(網絡圖片) 右下圖:拉薩大昭寺廣場,早晨大批民眾燒香禮佛。(網絡圖片) 左下圖:前日早晨的大昭寺廣場,氣氛外弛內張。(網絡圖片)

對達賴喇嘛的態度影響台灣

楊力宇教授也表示,「達賴喇嘛一再強調他反對藏獨、主張高度自治、主張保護西藏的文化和宗教的等等,但是,中國翻來覆去還是認為達賴喇嘛是個分裂主義者。國會給達賴喇嘛頒發這個獎章,這是國會的事情。中國對美國國會根本沒有辦法,美國國會是獨立的,不像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是個橡皮圖章。所以,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批評美國國會也是不了了之。」

台灣圖博之友(西藏之友)的負責人周美理認為,達賴喇嘛近年多次反覆強調他不主張獨立的態度,只謀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架構之內,追求有實質意義的自治,但並沒有獲得中國政府的善意回應。「台灣人應該對此清楚明瞭,即使台灣願意和中國統一,中國也未必會就此停止要挾。」

事實上,台灣綠營以及部份藍營的人士,對中國如何處理西藏問題的態度非常關注。中國政府五十年代初和西藏政府簽訂的十七條協議,非常類似目前中國政府為台灣提出的統一條件,包括可以保留自己的軍隊和制度不發生改變等等,但五十年代末發生在西藏大規模鎮壓,以及隨後中國在西藏實行的所謂「民族區域自治」措施,同樣也給謀求台灣獨立的人士提供非常有利的理由。

一些綠營的政治學者認定,雖然達賴喇嘛多次反覆公開強調其不謀求獨立,甚至不以自治作為手段謀求獨立的立場,但中國政府從未因此願意和流亡西藏人進行認真的談判。所以對中國政府關於台灣「只要承認一國,什麼都可以談」的政治表態並不信任。

中國害怕達賴喇嘛的影響力

楊力宇教授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的時候斷定,中國政府不會允許達賴喇嘛在有生之年回到中國。

達賴喇嘛獲得美國國會金質獎章之後發生在西藏的事情,也可以斷定中國政府最擔憂的,並不僅僅是西藏獨立,也包括了達賴喇嘛在西藏和中國人之間的影響力,也擔憂達賴喇嘛一旦回到中國,將為中國國內政治帶來更多的國際因素,因而加速促使中國政治體系的解體。



組圖:頒獎儀式現場和穿著傳統藏族服裝前來慶賀的藏人。(法新社)

達賴喇嘛獲獎次日,大批西藏藏民穿上節日盛裝在拉薩大昭寺廣場、布達拉宮四周等地焚香祝禱,而青海、甘肅等地也有藏民燒炮仗慶祝達賴受勳。當局調派公安加以阻撓,其間與藏民爆發衝突。

據總部設在挪威的藏獨組織「西藏之聲」引述消息稱,拉薩前晚已開始呈現與往常不一樣的濃濃節日氣氛,大批藏民穿上節日盛裝,在布達拉宮及大昭寺廣場等地焚香祝禱,並鳴放炮仗,慶祝達賴受勳。中國當局因擔心爆發騷亂,在市內部署大量武警和公安人員,並不准老人和小孩在大昭寺前面的花園旁小坐與閒談。

有僧人透露,在藏傳佛教中地位崇高的拉薩哲蚌寺被武警包圍,令所有僧人無法外出。而在藏北安多地區,公安更不准民眾放炮仗,其間警民雙方亦發生衝突。另有線民指,青海熱貢地區、甘肅瑪曲等地,也有藏民放炮仗慶祝被抓,更有網吧被封鎖,部份地方還遭停電。

據悉,不少年輕藏民均在網上熱烈討論這次達賴在美國受勳一事。有人留言說:「我是一個普通的藏民,我不在乎我們的嘉瓦仁波切(達賴另一尊稱)得到了什麼獎,我只有個美好的心願,希望他能回到聖地拉薩!」

曾在西藏和新疆都居住過的旅美專欄作家史山表示,和新疆的情況相比,西藏的運動雖然更平和,卻使中國政府更為擔憂。因為西藏有一個絕對的精神領袖,而在新疆沒有。他透露,達賴喇嘛在許多漢族人心目中也有非常高的地位,這使達賴喇嘛在政治上對中共形成了真正的威脅。

國際政治中的道德

在美國國會向達賴喇嘛頒獎的儀式上,某美國參議員在講話中表示:「對達賴喇嘛的頒獎,和政治無關,和國家利益無關,和遊說無關,而是和道德有關。」這番表態,對於單獨的某位議員來說絕不虛假,但在國家層面的政治運作上,卻不盡如此。

事實上,達賴喇嘛此次在美國獲獎,是經歷了總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際支援西藏組織」的長期運作而達成的。美國之音報導說,「一群支持西藏的年輕人為此進行了艱苦的遊說」,而且「許多國會議員鑒於和中國的關係密切並不支持這個提案」。

居住在華盛頓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介紹說,在江澤民時代,中國對美國國務院的明提暗示,都顯示當時的美中關係「紅線」有兩件事情,台灣和法輪功,西藏問題反倒排在之後的位置。這個排列,在胡錦濤上臺之後中方從未明確表態有所改變,因此對於美國許多官員來說,西藏問題的這條「紅線」其實並不最「紅」。

美國國務院的一位前任官員證實了這個說法,他認為胡錦濤雖然上任,但外交系統似乎並不跟隨胡錦濤路線,而是仍在持續江的思路,這一點使胡溫在外交方面的策略有相當的模糊地帶。他認為,西藏問題正是這樣的模糊地帶。外交是內政的延伸,各國政府,尤其是首腦們都需要一個表達的場合,來增加本身的道德高度和正面的知名度。

顯然,道德雖然不是國際政治中最重要的因素,卻是國際政治,尤其是民主政治中最重要的幾個因素之一。而這方面,卻是基本人權狀況存在嚴重問題的中國在外交上的嚴重硬傷。X
 

達 賴 喇 嘛 獲 獎 一 覽 表


資料來源:西藏之頁。該表統計截至二零零二年,其後幾年,達賴數度獲獎。去年,加拿大國會便授予達賴喇嘛加拿大榮譽公民稱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