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禾玄機盒開創竹藝新境界

?"
劉文煌秉持專心創作,不抄襲,為台灣工藝榮譽盡一份心力。(陳虛懷/攝影)

劉文煌先生。

初次造訪大禾竹藝工坊,面對外表精緻的竹盒與竹製的餐廳菜單,人們一定會撥撥弄弄、東搖西晃,可絞盡腦汁,仍望「盒」興嘆,不禁讚歎作者的巧思。然而劉文煌輕輕一掀,就翻開了這個玄機菜單。這精緻創作隱藏竹扣鎖與插榫,饒富工藝趣味。

台灣的山水哺育了滿山遍野的竹子,也照顧了這地區人們的生活,曾經竹筷、竹劍、竹椅、竹蓆帶著這山林的恩澤遊歷世界,各種筍製品也伴隨三餐帶給人們熟悉的家鄉味。

由於中國大陸人工低廉造成工廠外移,台灣各種工廠運作的聲音逐漸沉寂下來,加上九二一大地震災害,年輕人不得已到外地謀生,在竹子之鄉——竹山,舉目所見,僅有老人相聚於門廊話當年。

許多有心人力圖重振竹子的風華,其中劉文煌的竹藝生涯更是蘊藏著竹山竹子產業再生的「玄機」。除了消費者讚賞其創作之外,他多次獲得台灣生活工藝大獎的肯定。

玄機盒2號。

國家精品獎得獎及德國IF日本G MARK入圍作品——「竹行天地」文具收納組。

竹茶則。


走訪大禾竹藝工坊,遍置整個展示室的作品均是竹藝品的經典。淡棕色的藝品古樸精緻,竹子自然的紋路清晰可見,表面光滑平整,線條流暢,接面精準緊密。大禾將竹藝品由「實用」推上「藝術」層次,深受中外顧客所喜愛;獲台灣知名連鎖餐廳、日本觀光客青睞之外,更是許多達官顯要出國訪客的伴手禮。

欣賞竹質 白手起家創竹藝

劉文煌畢業於文化大學畜牧系,從竹藝門外漢走到今天的輝煌,過程相當艱辛。他憑藉著對竹子的情感、對藝術的執著,一路堅持操守,不畏風雨地為再現竹山的竹藝風華而精益求精。

自小成長於竹風綠海的竹山,劉文煌對於竹子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情感,更欣賞竹質的強韌與柔軟和流暢的紋路變化,廿七年前雙親年老退休,他返回竹山,於一九七零年創立大禾竹藝工坊。

創業初期生活困頓,劉文煌感嘆地提到,有時連五百元的買米錢都必須到處借貸,白手起家的他卻不退縮地全心投入竹藝創作。劉文煌表示,提出產品的構思很難,然而將作品生產出來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建立品牌 開啟竹藝新境界

憑著對竹藝的熱愛,劉文煌要讓每一件竹藝品都完美無瑕。由於竹材會因加熱、氣候等因素而變化,竹片經過乾燥之後,變形扭曲,失去原貌,所以生產設計並不容易。他說:「每一樣產品,至少都要經過四個月的設計。」

製作過程——手工七道上漆手續。

所有產品都是精心思考設計後,再經由經驗和技巧,以手工製作,消費者的使用過程都要求考慮周到,劉文煌表示:「在生產竹藝品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我都是用心去做的。」

劉文煌克服竹子先天的厚度限制,以層積竹材精緻加工,精確運用中國傳統技術,結合生活與藝術,創作精緻竹製品。從文具、盒子、家具、提籃茶組、玄機盒、百寶箱等,都表現出竹藝的頂級美感與巧思,連德國賓士車廠工程師,都深為折服。

頂著庫存的壓力,在競爭激烈的竹製品市場上,劉文煌始終堅持品質與藝術創作之路。在一步一腳印的實踐中,大禾竹藝品終於建立自己的品牌,開始進駐全台各大百貨公司,在高雄「夢時代」設點,開啟台灣竹藝的新境界。

珍惜竹節 關心竹藝傳承

當大家一窩蜂的前往中國大陸投資時,劉文煌考慮到員工的生計問題,再加上自己雖然經商,但也是老老實實的藝術創作者,所以他選擇留在台灣,繼續深耕這塊土地。他強調:「竹山畢竟是我們自己的根,而且還有我們的員工在這兒。」回顧當年的選擇,他覺得自己相當幸運,因為投資大陸,錢財「來得快,去得也快」。

劉文煌在從事創作時,老老實實的創作;在經營公司時,不貪求非份之財;立定目標,卻不汲汲營營的執著目標,而要為員工著想。由於心態使然,他的產品更加與眾不同。他表示,創作者如果單從謀利的角度來創作,那麼生產的品質絕對達不到這水準。

由於竹藝技師已出現斷層的現象,在展售點不斷地增加中,劉文煌並不僅僅著眼於產品銷售及分店營運,更關心竹工藝的傳承。他希望透過作品的交流,找到肯為這項傳統文化盡心盡力的年輕人;是有心的人,而不一定是自己的孩子。因此,雖然市面上出現仿製品,他非但開放工廠讓同業參觀,更不吝於與同業分享經驗與技巧。

劉文煌認為,竹子是有生命的,自己在心無雜念、清靜、寧靜透明的情境下,才能創作出精湛的作品。於困難的環境中,一路體驗過來,劉文煌除了在自創品牌上有豐碩的成果,對精神層面更是有所領悟,從而人生境界也有所提升,也因此在竹藝的專業領域中,非但遊刃有餘,更能精益求精。◇

傳統竹產業如能憑藉道德理想、研發創新、鄉土情感,必定再現風華。(陳虛懷/攝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