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集中力量的本能 與辦大事的本事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位居高位的經理人,會有「營造帝國」(Empire-building)的野心,不是說他們要建新的帝國大廈,而是他們有個人的慾望,不以股東的利益為重,而是一心構建自己的王國、培植自己的力量、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政治學中也用這個詞,它是「擴張」的同義語,是指國家或其首腦要「大國崛起」。

企業高層被賦予成千上萬億資產的管理權,公司裡輕易有上千萬、上億的現金,他們很容易就會忘了這些資產是誰的、而開始為自己謀私利。這裡所說的,還不是高管們為自己加薪水、撈福利、買噴氣飛機這些小錢,而是指更大的濫用和浪費。企業有這個問題,政府也是如此。

一次與友人談天,痛陳中共的腐敗和暴虐後,他說中共還是有長處的,比方說它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他給出的例子還不少,比如十大建築、萬噸輪、兩彈一星、三峽大壩、登月計劃等。

「集中力量」和「辦大事」,其實是人們的一種社會本能,甚至螞蟻、蜜蜂都有這種本能,只要看看那些蟻山、蜂窩就知道了。這種行為如果不是出於社會的正當需要,則往往是由於虛榮心、爭鬥心、和顯示心的驅使,和「營造帝國」的野心如出一轍。讀過亞克卡(Iacocca)回憶錄的人都記得,當他被亨利.福特二世從所營造的帝國的頂峰踢下來、並刻意羞辱時,是多麼的痛苦。當然了,如果這位生長於賓州的意裔企業家懂得佛法修煉,也許失落的痛苦會少一些。

人類百年來最大的工程,從埃及阿斯旺水壩、蘇聯人造衛星、巴拿馬運河、歐洲馬歇爾計劃、到美國曼哈頓計劃,「集中力量辦大事」不是中共獨有的本事,也不是某一政黨或政府的力量,而是社會資源的合力。而歸根結柢,更是非常的簡單,它就是錢的力量。

超自然的力量、如神的無限力量、魔的有限力量、和鬼蜮魍魎的細末力量暫不考慮,人類所及,錢是最有力量的。人類最宏大、最壯觀的項目,無一不是有錢就可以做到、缺錢就做不到的。

中國「當掉褲子」研發兩彈人們都已熟悉,第一枚原子彈花了三十億人民幣,整個核計劃三百億;繞月據說不超過十億,是修建幾公里地鐵的成本;三峽工程動態投資兩千億人民幣,合兩百多億美元。

阿波羅登月花了今天的一千億美元,曼哈頓工程花了兩百億;重建西歐的馬歇爾計劃持續四年,所耗相當於今天的一千三百億;美國高速公路網總長六萬六千公里、總投資也是一千三百億。相比之下,今天美國的國防開支每年就是三千八百億、醫療保健四千億、社會福利六千億。

既然辦「大事」最後是錢的問題,那錢是怎樣籌集、管理、花掉的,就非常的關鍵。在有限的力量裡,或競爭激烈、資源受限的條件下,能集中力量辦大事,才是真正的本事;如錢的來源無限,庸才、蠢才都會辦成大事;而錢的來源若是巧取豪奪,就根本不能算甚麼本事。對百姓來說,這類辦大事的本事還是越小越好。

布倫納(Rick Brenner)的帝國營造理論認為,在企業和社會內,因營造者對私利的追求,各功能單位都想擴充、爭取資源、增加力量,成員之間、上下之間會因此發生衝突。因此,掌握某種技能的人會形成小的托拉斯(Trusts,註一)、共同利益者會結盟成小的聯邦(Federations)、而主體之外的人會形成一個個殖民地(Colonies)。

這些殖民地開始像是狗身上的尾巴,是狗在搖著尾巴。布倫納認為,隨著殖民地的長大,就不是狗搖尾巴,而是尾巴搖狗了。這個時候,可能就是帝國的崩潰。遠觀中國社會,中共可比「帝國營造」者,「軍中聲音」蠻像「托拉斯」,太子黨(註二)也許是小的「聯邦」,而中國百姓,包括下崗工人、上訪大軍、失地農民、城市平民,是不是有點像「殖民地」?◇

註:
一、托拉斯:一種始於十九世紀的經濟實體。當時其目的是試圖在市場上形成壟斷。

二、太子黨:專指和統治階層有親緣關係進而謀取了重要職位的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