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進入太空時代五十周年 給人類甚麼反思

今年的十月是人類進入太空時代五十周年紀念日。一九五七年的十月四日,當時的大國蘇聯將「史波尼克」(Sputnik)號衛星率先送入太空。這顆人類成功發射的第一枚人造衛星,開創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可當時的蘇聯卻將這視為共產主義科技發展的一大勝利,讓它的冷戰對手美國好不沮喪,為一場時至今日仍在持續的太空競賽,揭開了序幕。

不甘落後的美國遂奮起直追,國家太空總署投入大筆預算,終於在十二年後把太空人阿姆斯特朗(Armstrong)送上月球,實現了人類登陸月球的夢想,同時也在這場蘇美太空競賽中扳回一局。一九八零年代美國將太空競賽演變為「星際大戰」,開始部署以外太空為基礎的飛彈防禦網。耗費巨大人財物力的星際大戰計劃,間接促成了蘇聯、東歐共產政權的接連垮臺。

半個世紀過去了,人類對太空的探索不斷取得進步,人類社會自身也發生了巨變。當年國力鼎盛的蘇聯已經灰飛煙滅,美國轉而將恐怖主義定義為頭號敵人,世界進入全球化、民主化的消費至上時代。五十年,放在人類歷史的長河裏看,只是電光一瞬。可對於我們每一個人蜉蝣般短暫的一生來說,卻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在這二十一世紀的初始年頭,從時空的脈流裏來到現代社會的喧囂之中,人類社會的反思也許並非多餘。

五十年前「史波尼克」號一度領先的優勢,挽救不了蘇聯共產政權的頹敗命運。蘇聯在太空競爭中的失敗,說到底還是制度的失敗,是其制度化漠視自由和尊嚴這些基本人性的必然結局。這對於現今中國來說,應當作為一面鏡子以儆傚尤,尋找正確的發展方向。

當年蘇美兩國發展太空探測,完全出於軍事和戰略的考量。五十年來,人類在科技發展上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峰。但同時,五十年來高科技造成的具有毀滅性殺傷力的洲際彈道飛彈、核武器等,是與太空探測的光輝歷程相伴相隨的種種惡果。就像一枚硬幣有正反兩面,人類開發太空帶來的善與惡總是如影隨形,造福人類抑或毀滅人類,一念而已。太空好比一個擁有兩張面具的巨人,冷眼地俯瞰著人類在世間的命運。

作為地球村的卑微個體,我們當然期望人類的想像力和創新力能盡量施展其善的一面,能不斷遏制自身的惡,擺脫太空競賽和軍事競賽的惡性循環,努力讓和平安寧的陽光照耀人類。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們看到利比亞的卡扎菲、北韓的金正日先後同意「棄核」,但願這種回歸理性的舉動能陸續出現。發展太空探測,不應局限於軍事和戰略的考量,應該有更高遠、更廣闊的視野,應該成為人類求索宇宙奧祕、追求真理和美好生活的嘗試。

人類對太空的探索記錄了人類的進取和榮光,也暴露了人類的狂妄和任性。法國大文豪雨果曾經說過:「世界上最寬闊的東西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胸懷。」五十年歲月走過,再次仰望浩瀚深邃的太空,我們應當以敬畏、謙卑和開闊的心靈去對待。反之,將是整個人類的悲哀。◇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