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李柱銘事件 中共黨文化滲透香港

?"
李柱銘表示,如果為中國大陸爭取人權,也被批評為「漢奸」,他也不介意當「漢奸」。(攝影/潘璟橋)

香港立法會議員李柱銘於十月十七日在《華爾街時報》撰文要求美國總統布殊藉明年北京奧運促進中國改善人權的文章,遭親共媒體和陣營進行群起圍攻,稱其是「吳三桂」、「引入外部勢力干預中國內政」、「漢奸」、「賣國」等,香港民主派人士及海內外的多個團體紛紛發表聲明挺李柱銘。

羅馬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說,如果李柱銘因此而被說成是「漢奸」,他也不介意當「漢奸」。二十三名香港泛民主派議員發表聯合聲明,譴責親共陣營搞文革式批鬥,肆意抹黑李柱銘。更有十二個海外華人團體也在香港報章刊登廣告聲援李柱銘。政黨社會民主聯機(社民連)和前線先後到發起攻擊言論的親共人士和親共政黨總部抗議。

民主黨並揭發親共政黨民建聯早已暗中印製大批抨擊李柱銘的宣傳單張,交給區議會候選人派發,是有組織有計畫的抹黑行動。

《華爾街時報》亦於十月二十九日在其亞洲版發表題為〈捍衛李柱銘〉的評論文章,指香港部份人對李柱銘有組織的攻擊是無中生有的,猶如文化大革命的批鬥。文章並批評財政司長唐英年無捍衛李柱銘,令香港言論自由受威脅。

評論認為這些攻擊行動是有組織的、而且建基於一些李柱銘根本沒有說過的話。文章舉例指李柱銘從沒有要求外國「杯葛」奧運,對李所要求的「直接參與商討」變成「干預」,「促使」變成「施壓」。

評論又認為,親共陣營企圖將李的言論與前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扯上關係,藉此影響選情。評論指出,中方妖魔化李柱銘,可能在香港引起反效果,一些有識之士認清楚大陸這種抹黑手法,台灣更不願意接受一國兩制。

攻勢幕後老闆是中共

香港《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認為,這次做得大,主要是和選舉有關:「這是北京的部署,幕後的老闆是北京。」

她又說:「一個是左派慣用的,有很多的概念混淆在一起,主權和人權怎麼看。這次這麼大的風波,他們就是要抹黑民主派,一到選舉的時候,他們就搞抹黑的行為。比如零四年立法會選舉,他們把民主派一個候選人(香港區議員何偉途)抓了,完全不按法律的行為製造醜聞,這是同樣的伎倆。」

蔡詠梅分析說,葉劉淑儀很明顯是下一屆特區特首中共安排的人馬,如果立法會補選她失敗,她的政治資本有損害。所以陳方安生出來選,被認為是打亂了中共的步伐,所以事情鬧得很大。

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撰文一開始並無反應,一個星期後,於十月二十五日開始遭到圍攻,適逢人權聖火的造勢活動於十月二十七日在香港舉行。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指中共的做法想起到殺雞儆猴作用:「不單只是在香港造成這種效應,在國際社會上也造成壓力,就是誰提杯葛北京奧運的話,一定會受到中共猛烈地攻擊和報復。中共也透過歪曲李柱銘的文章來抹黑整個民主派。」


前線召集人劉慧卿連同數名成員昨日到民建聯總部,抗議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上周在立法會上抹黑李柱銘。(新紀元)

事件反映傳媒的自我審查問題

梁國雄認為,今次事件反映傳媒的自我審查:「傳媒很可能都被中共統戰了,在整個過程,《明報》自許為獨立的知識份子報紙,竟然將自己翻譯李柱銘文章的原件不用,而屈就於《星島日報》一個錯誤的譯本來繼續做民調,得出結論指李柱銘是錯的,可以看到《明報》作為一份報紙完全守不了立場。香港的傳媒基本上是助紂為虐。這也是為甚麼劉江華之流敢亂說的原因,因為他們知道傳媒是不會批評他的,只會幫他們。」

梁國雄說,這也是香港最可悲的地方:「香港用自我審查代替了官方的事先審查,也就是共產黨不能夠在香港實行事先審查,但就利用了一些唯利是圖的商人和埋沒良心的報界高層去做自我審查來代替國內的中宣部進行事先審查。」

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於十月廿六日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一封長達四萬多字的致胡溫公開信,中共到目前為止,未有就事件做出回應,中共媒體也隻字未提。

第二忠誠往往受到打擊

一位中共官員在人權自由嚴重受剝奪的地方發表公開信,中共沉默以對,而一位香港議員在美國傳媒發表一封撰文,卻在香港一個相對自由度高的地方,遭到文革式的攻擊。時事評論員張海山分析,香港是一個特殊的地方,歷史上是相對開放的民主環境,現在面臨著中共意識形態上的不斷同化,港人就面臨著一個根本性的問題:「缺乏在中共專制獨裁統治下的切身經歷的人們如何能夠深刻了解中共的本質。」

張海山指出,往往人們都從善良的願望出發,簡單地把中共當成了一個正常的政黨,用自己善良的願望去看待中共,在一次次事與願違之後,又一次一次地原諒中共,這在民主國家裏是正常的作為,但是在對待邪惡的中共上卻落入一個類似於「第二忠誠」的模式陷阱。

張海山認為,李柱銘本人比較善良,也有思考,但對中共的邪惡本質認識不清,「中共害怕真正認清它本質的人和那些能打到它要害的人,是不敢與這些人進行交鋒的,就像中共為甚麼迴避《九評共產黨》,因為《九評》揭露了中共的本質。而中共對第二忠誠的人,往往是打擊的」,「因為這些人是善良的,出發點是好的,他們提出的是人類的一些普世價值觀念,好的建議,可是他們還是分不開中共與中國的概念,對中共寄於希望,而中共是一種反常規的、邪惡的狀態存在物件,它是以敵視眼光看世界的,所以中共一定是反對這些潮流的,起碼在根子上是不願意去做的。這些人也就必然成為打擊對象,尤其是配合甚麼政治任務的時候,更是拿這些人開刀,這次中共幕後指揮打擊李柱銘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

張海山又指出,所謂「漢奸」 攻擊,這是黨文化控制的一種思維,通過民族主義情緒傳染給它所控制的人。他認為,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後,中共漸漸地通過一系列這種邪惡的黨文化去影響和控制香港媒體,港媒多出現對中共歌功頌德,而點到中共要害的事情就會自動迴避。中共黨文化就是通過這種過程逐步輸出,並影響港人,就像「溫水煮青蛙」。


安徽政協常委汪兆鈞(汪兆鈞提供)

民主派未把問題說清

梁國雄認為,泛民主派在面對中共輿論攻擊時太斯文了,純粹回應,也不敢將問題說清楚:「關鍵問題是到底北京辦奧運是否應該聆聽世界對中國人權民主自由的意見,和對當局鎮壓基本權利的批評,這是民主派不敢答的問題。他們只是說受到侮蔑。」

他進一步解釋說:「到底是否杯葛奧運並不是一個原則性的問題,是一個策略的問題,但如果有人說不可以講杯葛,那就是一個立場的問題,因為這涉及到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關係。」

梁國雄認為,李柱銘對這個問題也沒有說清楚:「他沒有說尊重提出杯葛奧運的人的言論,他保護了自己的權利,沒有保護別人的權利。」

對於民主派的建議,梁國雄說:「民主派若不是把中國的民主化視為香港民主的保障的話,那是一個很大的錯誤。

他們覺得侮蔑其中一個民主派可以掉以輕心,將會逐步被人輪番孤立和攻擊,最後瓦解……納粹德國的經驗,當納粹興起時,首先捉的是共產黨人,然後是社會民主黨人,接著是工會,再來是教會……文革也是先批鬥一個,接著第二個。」

對於候選人認為要小心言論被攻擊,不利選舉,梁國雄說,在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上堅守立場,站出來把問題說清楚,令更多港人明白這件事:「我們將會得到更多人支持,相反如果我們怕事的話,會令部份港人對我們有疑慮或誤聽謠言,長遠對民主沒有利,短期來說對選舉也沒有利。」◇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