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汪兆鈞的良知照亮中國的希望

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日前發表約四萬字的致中共政權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信中呼籲兩位領導人,當今中國最迫切的是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實行政治改革。這是繼前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指出「中共是中國一切動亂的根源」之後,中共體制內又一高官用生命為自己的良知背書。

一個政協委員又是經濟實業家,汪兆鈞大可在中共結黨營私、貪污索賄的政治風氣中,利用自身的「優良」條件大賺其錢就可以,何需冒著失去身家性命的高度風險上萬言書呢!何況他也瞭解,按照中共搞政治的習慣,對他將會「查三輩」,他身上的任何一塊斑疤都會放大,被妖魔化,以備在精神上和肉體上最後消滅。他自己說,這例子在中國已屢見不鮮!為了省去這些人的調查時間,甚至連自己的簡歷都在公開信中附上了。

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汪兆鈞闡述自己上萬言書的動機是站在辨別是非、好壞的基礎上,講出自己良心應當講的話。但公開信中有段話,讀來印象深刻,也讓人體會到汪先生悲天憫人的胸襟所在。他說:「我曾經到我家小保姆的家鄉去拜望,這個離省會城市合肥距離不到五十公里,離這個『科技城』不到四十五公里的村莊,天啊,《血戰台兒莊》這部電影如果在這裡拍攝,簡直不用佈景,躺幾具屍體就可以了!我潸然淚下:原來中國的農村還這麼窮!農民還這麼苦!」

今日的中國,不論是經濟、政治、人權或環境幾乎都潛藏著巨大的不和諧,以黨意凌駕一切制度的中國共產黨,正是導致這一切不和諧因素的根本原因。或許,政治向來就不是件頂乾淨的事,即使是在民選官員的民主政治中,也會出現官員貪贓枉法的案例。這是因為人性中的道德與良知面永遠需要和利益與慾望面交戰,所以善與惡才會成為生命永恆的選擇題。但民主政治至少有監督與制衡的機制,也還有用選票讓政黨輪替的機會。

「絕對的權利導致絕對的腐化」一個掌政六十年卻全然不用輪替、也不用經過民意考驗的政治集團,它不僅早已腐化的澈底,其殘民以逞的暴戾之氣更是臭聞九霄。在過去不斷殘酷鬥爭的歷史中,中共早已將大部份的中國人馴化成恐懼的奴隸,知道不該管的莫管、不該說的莫說,所以如江澤民之流,才敢面不改色的公然嘲弄,因六四民運被拘禁而遭強暴的女大學生,笑她們是活該!

從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事件到迫害法輪功,這個專斷獨行又邪惡殘暴的政黨,已經給中國人的心靈上了一道又一道禁錮的枷鎖。難能可貴是!中國人中仍見敢於為正義與良知而不畏生死之輩。汪兆鈞身為中共高官且身處中國,猶敢公開表達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譴責,同時指出政治改革和軍隊國家化等敏感問題,讓人為之欽佩之餘,也彷彿見到解脫苦難中國的一線曙光與希望。

面對在海外的民運人士、法輪功學員或其他受迫害宗教人士,所做的種種揭露中共殘酷迫害的努力,少部份的世人或許還可把心一橫,認為是「一方的說法」,但汪兆鈞身為「政治得利者」,他犯不著拿身家性命來論述「中共之有無」。面對中共的專制體制所可能帶來的清算與鬥爭,汪兆鈞說:「我根本不在乎,我也不怕,因為我要說的話是代表百姓的聲音,中共打擊我就等於是打擊了全國人民。」

其實只要看過《九評共產黨》就知道,中共的虛偽與殘暴本質早已是邪靈所操縱,根本無法用人為的「體制內改革」而使它有任何轉變。汪兆鈞的公開信,已經讓他與中共黨組織歷次對中國人的迫害劃清了界限,與中共歷史上掌權的某部份人對中國人的打擊撇清了關係,光這一點「明智之舉」就足以提供胡錦濤與溫家寶兩位先生,做為智慧的思考與借鏡。

畢竟做者自受,不該承擔的罪惡也不需要一併為其承擔。胡、溫兩位中國當今政局掌舵者,若能認真思考如何帶領中國人擺脫中共的枷鎖、走出中國未來的新希望,更將是成就解救中華民族的千古功臣與偉大盛事。

歷史從不曾站在殘暴的這一方,中國新生的希望將不斷被如高智晟、賈甲、汪兆鈞等輩照亮。誠如汪兆鈞所言,打壓法輪功是堵全國人民的嘴,當中共不斷用暴力堵住全中國人的嘴,中國人也將深思,泱泱的中華大國何以需要一個老是以刀口加諸於中國人身上的惡黨,那進逼而至的三千萬退黨大潮不正說明了一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