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聯繫匯率的衝擊波

?"
有二十四年歷史的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如同一道堤岸正經受著資本洪水的拍打。香港金融管理局十月三十一日五次干預匯市,先後沽出逾七十八億港元,買入美元。(Getty Images)

零七年十月,短短一星期之內,港元匯率兩度升至7.75的強制兌換上限,結果造成金融管理局不得不大量買入十億美元,賣出港元。這是近年來罕見的港府出手救市行動,香港聯繫匯率制度是否面臨決堤之險﹖

今年六月,香港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在接受訪問時,曾透露二零零二年,港元受到衝擊時,當時的財政司長梁錦松及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曾經與他研究過是否放棄聯匯。
隨後,梁錦松接受電臺採訪時證實了有關說法:「當時你要選,一是(放棄)聯繫匯率,二是滅財赤,不可以兩個都不做,一定要做點事。」他並詳述了一旦放棄後的步驟。

梁錦松的發言引起軒然大波,立法會議員質疑他們洩密。前財政司司長唐英年立即以書信告誡梁錦松,請他不要再就此事公開發言。隨後梁錦松出席公開活動時就不再評論有關議題。

兩位前高官的回答,首先揭穿了內幕,證明聯繫匯率不是一塊鐵板。實際上,政府也有考慮過是否脫手,而另一方面,也說明聯繫匯率的討論在香港仍屬禁區,觸碰不得。

人民幣升值衝擊香港聯繫匯率
二零零二年,香港面臨國內通脹及政府連年財赤,中銀旗下的中銀國際,在當年九月曾發表報告指出聯匯阻礙香港經濟成長,立即引起軒然大波,一年期美電溢價一度顯著抽高。當時訪港的中共前總理朱鎔基力撐聯匯制度,狠批報告失當。中銀國際研究部董事總經理何綽越因此黯然離去。

然而五年後,外國通訊社在今年六月十四日引述中銀香港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隨著大陸及香港兩地經濟關係進一步強化,港元匯率機制現時已隱含人民幣因素。受到人民幣升值的影響,熱錢的衝擊削弱利率套利功能,香港與美國的利率走勢已長期偏離;另外,在人民幣升值的預期下,港元已成為了人民幣的資產代替品,人民幣因素已滲入了港元價值。香港特區政府有必要及早檢討聯繫匯率制度,以便如實反映人民幣因素在港元的影響。

雖然後來中銀強調,報告只供公司同事及客戶參閱,並不是作為公開發表用。發言人同時強調,報告純屬研究員的個人觀點,為學術探討,並非政策建議,亦不代表銀行立場。
但處於政治敏感地帶的中銀絕不會空穴來風,也不會忘記當年被整肅的命運,有分析人士指出,中銀此篇報告是在暗示港府有可能要放棄聯繫匯率,在面對人民幣升值壓力的情況下,港府可能要先做出犧牲。

港府主動入市 聯匯再受考驗
隨著港元兌美元匯率走強,並在今年十月下旬兩周內逼近金管局設定的強方兌換保證,金管局不得不出手壓制港元,聯繫匯率制度再度受到考驗。

報導指出,香港金融管理局為了將美元兌港元匯率維持在7.75至7.85港元這一浮動區間內,十月三十一日五次干預匯市,先後沽出逾七十八億港元,買入美元。金管局二零零五年五月確定現行匯率浮動區間後一週曾干預過匯市,而目前則是該部門自零五年以來首次被迫採取類似行動。但這可能不會是最後一次。

《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香港匯率制恐遇決堤之險〉,稱這道已有二十四年歷史的香港聯繫匯率制度堤岸正經受著資本洪水的拍打,香港發現自身正處於美國經濟疲軟和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交匯點。而矛盾就體現在聯繫匯率的浮動區間上。由於採用聯繫匯率,加之美元的長期貶值,港元兌歐元匯率在過去兩年中下跌近20%。然而受中國股市飆升的影響,最近幾週港元一直在向浮動區間的強方兌換保證逼近,並有突破的勢頭,而這正是金管局要盡力避免的事情。

市場流傳港府正遊說北京支持改變聯繫匯率制度的消息,雖然金管局主席任志剛明確否認,取消聯繫匯率不過是交易員和投資者的猜測。但摩根大通的外匯分析師克勞迪奧‧派倫表示,期貨價格走勢顯示,市場認為香港在未來三個月修正這一浮動區間的可能性是57%。
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十一月三日對港股直通車的談話,香港財經人士解讀為是和國際炒家的一場拼殺,為香港穩定聯繫匯率制度隔洋發功,此舉既可為港股降溫,亦可免大陸人在港股高位下來大舉入貨接火棒。

聯繫匯率會出現調整﹖
然而香港聯繫匯率制度的穩定絕不是靠領導人的講話來穩定的,未來衝擊港元匯率,逼迫港元升值的戰爭仍將繼續。分析指出,聯繫匯率不脫鉤的結果是游資繼續湧入,最後是塑造一個超大的泡沫,股市樓市被狂炒。

香港城市大學管理科學系副教授曾淵滄曾經提出一個中間著墨的平衡方法,是擴大目前的浮動上下限,由7.75至7.85改為6.8至8.8,讓港元匯率追上人民幣匯率,可以改善通脹的壓力,以應付美元的波動。但他認為,在國際游資的追殺下,港府不會放棄聯繫匯率,因為這會造成金融市場的不穩定和波動,聯繫匯率的調整應該在風平浪靜的時候悄悄改變。

世界上沒有一個不會爆破的泡沫。若聯繫匯率出現重大調整,則將為諸多分析師預期中的港元與人民幣掛鉤鋪平道路。果真如此的話,香港經濟就將與大陸進一步靠攏。◇

小檔案:聯繫匯率制度
● 八十年代初,香港出現前途問題,加上香港股市出現股災,市民對港元信心出現動搖,港元不斷貶值。一九八三年九月,香港出現港元危機,港元兌美元跌至9.6港元兌1美元的歷史低點。為挽救香港金融體系,香港政府於當年十月十五日公布聯繫匯率制度,港元再與美元掛鉤,匯率定為7.8港元兌1美元。此後穩定下來,聯繫匯率制度一直實行至今。

● 香港金融管理局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推出三項優化措施,改進港元聯匯制度,使港元利率更加貼近同期美元利率:在1美元兌7.75港元水平設立強方兌換保證;將弱方兌換保證由7.8移至7.85;在強方及弱方兌換保證水平之間,金管局可以進行符合貨幣發行局制度原則的市場操作。當時美元疲弱,市場憧憬人民幣升值,資金不斷流入香港。

歷史上三次衝擊波
● 九十年代初期,美國經濟衰退,大幅減息,港元利率也大幅下降,結果出現了大幅通貨膨脹,巨額的外資熱錢流入,挑戰聯繫匯率,港英政府決定不脫鉤,打算以真正的負利率來趕走銀行裡的資金,這一招果然有效,外資快速撤出。

● 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港元曾受到以索羅斯為首的國際投資者大手買賣而造成匯價大幅波動,其後香港金融管理局決定投放資金穩定匯價,開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世紀豪賭」,港府吃進五百億便宜港元,令7.8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才可繼續維持。

● 零七年十月,短短一星期之內,港元匯率兩度升至7.75的強制兌換上限,結果金融管理局不得不大量買入十億美元,賣出港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