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和諧從尊天地開始

「中國大陸三十二個超過百萬人口的特大城市中,有三十個長期缺水,水資源形勢不容樂觀。」這句話出自中共水利部水資源司司長高而坤之口,並不令人意外,這只是中共以「戰天鬥地」的思維將中國治得天怒人怨的必然結果之一;而高而坤把水資源危機推給「水資源人均占有量少」與「乾旱成災」的論調,更一點都不讓人驚訝,因為這就是中共的真實嘴臉,階級成份會錯、百姓會錯,連老天爺也會錯、只有中共永遠沒錯。

中國真的缺水嗎?當年因堅決反對修建三峽工程,而被打成右派的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先生曾說,中國是全世界水資源最豐富而且實用水量也最大的大國。中國降水的分佈,南多北少,夏多冬少,大多地方適合農作應時之需,可謂得天獨厚。兩廣一年可以三熟,更為世所罕見。這即可以實測資料證明,也可以水文地理解釋;而確能支持偌大人口,更是最簡單的實據。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詩仙李白在《將進酒》中恢宏而感性的打開千古讀者的視界,也將詩人對大自然的觀察化為吟詠誦唱的不朽詩篇。然而,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如今卻在嗚咽,越來越嚴重的污染正加速侵蝕她的健康;近年來,她甚至已發生過數十次斷流,嗚咽的河水屢屢奔流不到海,宛若哭乾了眼淚!

二零零六年起中國的水污染事件發展到了令人觸目驚心的程度,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尚未遠去,太湖藍藻污染事件接踵而至。中共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表示,自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以來,中國平均兩三天就發生一起與水有關的污染事件,主要水污染物排放總量明顯超過環境容忍量,人民群眾對水污染事件的反映和投訴越來越多。

二零零七年五月,中國國土資源部公佈了一個驚人的數據──中國受污染的耕地約一點五億畝。而自一九九七年以來,癌症已成為中國人的第一死因,每年有近一百三十萬人死於癌症。這些數據,正是水資源污染帶給中國與中國人災難性後果的悲慘寫照。

中國人自古以來相信天人合一,人與天地合諧共存,正如《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所言:「天道不變,循環有矩;地尋天時,四季分明;人尊天地,感恩惜福」。中國若真的缺水,那定是人禍使然,遑論水資源污染!」

中共讓少數人先富起來的政策,聽起來動人,但觀其所作所為,其實是將廣大而貧困的中國人與千秋萬世的後代子孫所賴以生存的大地,交由中共黨官與利益共享者任意糟蹋,以發展經濟為名,行破壞環境與耗竭生態資源之實,直接受害的還是苦難的中國人。

十七大中的胡錦濤強調社會和諧,吾人寧願相信胡主席講此番話是出自語重心長,但社會和諧絕不僅只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和諧上(若無法平反六四與法輪功,那更是謊言與空談),如何帶領中國人回到敬天信神的傳統文化中,懂得尊重天地與自然,讓人與天、人與地、人與人都回復到曾有的和諧上,才是創造社會和諧的真正開端。

可惜!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製造中國這一切不和諧因素,危害中國與中國人的唯一「人禍」。除非胡錦濤有周處的智慧與勇氣能自斷其害,否則此害還得靠中國人的自覺自醒才能有移除之時。但天災地禍、天怒地怨看將排山倒海而至,胡錦濤與中國人或許都得和時間賽跑了!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