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德州阿拉莫的諒解和北京奧運的難解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十一月初去德克薩斯州的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開會,從機場去旅館的路上,問出租車司機這裡有甚麼名勝可以遊覽、有甚麼好吃的餐館。他說你第一次來吧,那一定要看看「阿拉莫」(The Alamo)、逛逛河沿一條街。我說模糊的記憶中,那個阿拉莫好像是打了一仗吧,到底誰跟誰打、誰贏了呢?他說是美國和墨西哥打,美國一方近兩百人被包圍、槍殺、或用刺刀挑死了。

我說是了,好像墨西哥人也紀念這一戰役。如果是墨西哥人贏了,這阿拉莫難道不是一個美國慘敗、屈辱的象徵嗎?為甚麼一個全美有名的汽車出租公司也叫「阿拉莫」,這裡數不清的商家、街道、地名都用「阿拉莫」?他笑了笑,說大家都不這麼看了,早就諒解、和解了。

會議之餘,散步去了阿拉莫遺址,它在聖.安東尼奧的市中心,離旅館只有幾分鐘。今天剩下的阿拉莫博物館,當年是一座由傳教站擴建成的要塞。蒼老的石牆、盤曲的古樹前後,不見硝煙和彈片的影子,唯有平靜的遊覽者、甚至攝影留念的新郎新娘。博物館的小冊子上,寫著「一八三六年決定命運的十三天」,還有有名有姓的189位陣亡者的名字。館內還有當年使用的以燧石為發火裝置的燧發槍,長槍做得很精緻,但效率看來不會太高。

阿拉莫最早是西班牙殖民者的領地,後來是獨立後的墨西哥的地盤,再後來這裡又從墨西哥獨立、成為德克薩斯共和國的一部份。墨西哥軍隊七千人來鎮壓時,抵抗的兩百人寡不敵眾,十三天的攻防傷亡慘重。墨西哥軍最後佔領了阿拉莫,所有男性抵抗者均被處死。再後來,「記住阿拉莫」成為德克薩斯軍反攻的口號,取得勝利的德克薩斯在保持了幾年的獨立後,於一八四五年加入美國。

今天,二百五十萬人每年來此參觀,阿拉莫之戰被視為美國歷史上的神話、被人們認為是為自由而戰的象徵,和諧、和解、和諒解取代了衝突、敵對和屠殺。

晚上回到旅館,當天《華爾街日報》頭版頭條是「美國白人的希望?巴拉克.歐巴馬和一個無視膚色差別的美國。」記者約納森.考夫曼(Jonathan Kaufman)從緬因州報導,說許多主流社會的白人,雖然在白人社區長大、在白人為主的大學上學,但現在已經從思想觀念上可以接受投票給一個黑人來擔任他們的總統。考夫曼認為這反映了美國社會的日益多元化,標誌著令人樂觀的族群和諧的前景。民調顯示,準備投票給非裔總統候選人的人口比例,從二十年前的接近三成,達到今天的六成多。

無獨有偶,華裔的黃素芬女士最近當選麻州費契堡(Fitchburg)市市長。二十八歲的她以百分之七十五得票率擊敗曾任四屆市議員的白人候選人唐納利(Thomas Donnelly),贏得市長寶座,她將是費市二百四十三年來首位少數族裔市長。

跟這種人類進步趨勢相對立的,這個星期早些時候,北京奧運組委會就北京奧運村禁用聖經的報導做出回應,說歡迎外國運動員攜帶聖經和其它個人用宗教物品入境。但這位媒體中心主管立即表示,政策不適用於被當局禁止的法輪功,「我們不承認法輪功。因此,任何涉及法輪功的文字和活動在中國都是被禁止的。」北京奧運就衝這一點,就難以解套,中國就失去了位列世界民族之林的道德力量。

在正常的法制國家、公民社會,任何官員膽敢發表這樣的言論,會立即被要求下臺、並面臨歧視的起訴。這些話居然可以大模大樣的從一個自認是人類一員、北京奧運組織者的口中說出來,令人震驚,也令人類的良知蒙羞。而中國社會居然對此默許認可,則更是令人傷神。非裔可以當美國總統,法輪功不可以參加北京奧運,中美之間的差別,中國和國際社會的距離,由此可見一斑。

中華民族本來不是這樣的,從胡服騎射到元朝、滿清,中國人接納、融合外族的歷史傳統,比阿拉莫要早得多。即使是「亂華」的五胡,今天也大部份跟漢人融合了起來。我們現在確實落後了。容忍、寬容、和包容的國家,才會大有希望;而毀了中國和中國人和諧、寬容之希望者,實在罪愆難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