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零七區選黑幕重重

十一月十八日香港區議會選舉,整日投票率超過百分之三十八,比上屆低了大約六個百分點,成為歷屆第二高的投票率,而總投票人數達一百一十四萬,創歷史新高。結果親共政黨民建聯獲最多議席,不單只是當選率由本來的三成升到六成四,而且十八區都有民建聯的議員,民主黨則只有五十九席,遠遠落後於去屆的九十五席,當選率亦由上屆的百分之七十九,減至百分之五十五。

選舉慘敗後,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請辭受到挽留,民主民生協進會主席馮檢基則堅持辭去出任十八年的黨主席一職,以承擔民協在今屆區議會選舉失利的責任,他並向民協支持者鞠躬道歉。民協副主席廖成利出任署理主席。

三天後,多位民主黨第二梯隊成員召開記者會總結區議會選情,在會上民主黨中常委林子健表明,泛民主派在選舉中的操守是問心無愧,不過,他們質疑今次的選舉結果並成立選舉公平監察小組,關注有關事件。

召集人林子健指,九龍紅磡家維村選區出現對手助選團成員冒充票站工作人員的事件,並涉嫌誤導年歲大的選民投票,影響選舉結果,要求官方選舉委員會徹查,並將在本周正式向廉政公署投訴。

左派選前涉賄賂選民

林子健指出,近幾年,中共駐港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很有組織和很認真地策劃整個香港的選舉:「比如他們不斷約見各民主派的候選人,或者黨的領導層去收集資料,以及聯絡不同的商會、同鄉會、婦女組織,這不排除裏面有利益給他們。很明顯,有些老人院收到一些不是打正左派旗號的組織的好處,比如送成人紙尿片、成人奶粉給他們。這些很明顯我們不會做,也沒有辦法做。在區裏面,他們直接地,差不多每個月一次送醬油給街坊,這是有證人(指證)的。」

他續說:「(選民)名單很詳細,不知道他們怎樣掌握這麼詳細。又比如說,大陸有親屬打電話給你,讓你投給誰。這些都有發生。今屆都存在這個現象。但今次不同的是,他們對區內的老人家很仔細地所謂關懷,從而建立友情的關係。變成投票的時候,他們即使知道某個區議員做得好,但基於人情的關係,受了他們的恩惠,一定投左派的人。」

林子健指出,在香港一些樓宇的立案法團、業主委員會,傾斜式地支持左派:「據我了解,業委會法團有八、九成都是親左派的人成為主席或者核心人物,變成我們做地區工作的時候,有難度,不要說做家訪,即使貼一張海報也不會給你,但對手就有什麼蛇讌等等。」

林子健表示,選舉之前就已經知道親共政黨的這些手法,也預計區議會選舉這次結果不好,「但我們迷信那些做得好的區議員應該可以競選連任。我們評估錯誤,不知道他們(親共力量)的威力到這樣。也沒有想到,我們見到很多議員做得很好,但都差這麼多票」。

選民名單票站被做手腳

今次選民名單也是有異於常規,一個家庭中,合資格的選民不會很多,不過,今次的選民名單中,一些家庭有多位的選民,林子健說:「明明是姓梁的,議員選舉事務處給我們的資料又姓張、又姓梁,這麼奇怪的,但上門去找沒有這個人。那這些人去了哪裏呢?我拜訪姓梁的那個人,問他其他張梁李何在哪裏,(對方表示)不知道。人去了哪裏?票又去了哪裏呢?」

今次區選投票當日,多個投票站都被形容為混亂:「在選舉中,選站出現很多問題,為什麼你的票站的工作人員會錯發四個工作證給對手(民建聯候選人的助選人員),你敢說你不知道,工作人員連你的員工都不知道,這是很過分的。錯那麼多小時,從上午七點半到下午五點,直到我們發現你們才糾正,這是否值得原諒?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另外,林子健曾經要求投票站將一些有問題的票進行封票,結果在點票的時候,連封票箱裏面的問題票都一併倒進去點票。而投票站內的工作人員直接要求進去投票的老人選某個候選人,誤導她去選另外一個對手;有坐輪椅的老人家由親人推到投票站去投票,結果親人都不准進去。林子健說:「為什麼可以讓工作人員陪,是職員可信還是親人可信?」林子健認為,他列舉的投票站的問題做法只是冰山一角。

疑選舉主任偏袒串通

屯門區議員方麗雯形容選舉當日很墟冚(廣東話,意為“人數多又喧囂”的意思。),來投票的選民一時間可以超過一百人,也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人。另外,在禁止拉票區有十幾人不斷做手勢,向前來投票的市民說是一百元,投完票上去酒樓飲茶,有旅遊巴接去旅行,甚至選舉主任也出來聽到這些口頭拉票的話。

方麗雯指票站內更恐怖:「我有個支持者,聽到一位婆婆要去投我票,但又不懂得,我那個選民投完票很快出來,但她見婆婆那張票給了一號,我的支持者問他們是否攪錯,明明婆婆要投二號,為什麼幫她投一號,但當時那個選舉主任大聲叫她不准出聲,那個主任也沒有制止或讓老人重新填過一張,因為蓋錯(印)是有權換的。這樣是否有一個公平的選舉呢?同時在七點半開始至十點之間,兩個小時內是混亂到可以由外面的非投票的人挾持那些老人家進去投票,指示他們投給何人,直到我們不斷地投訴,那個選舉主任才找人把守門口。」


民主派於區選成績不理想,為十二月二日立法會補選蒙上陰影。圖為陳方安生於廿一日出席在立法會門外的造勢會。(Getty Images)

區選日正式回歸大陸

方麗雯自問過去幾年都努力於地區工作,這次競選連任落敗,她慨嘆地說:「我是沒有掉票數,但我今次落敗是在資源和策略上輸給有中共支持的人。」

兩年來,方麗雯已經習慣在晚上上樓去探訪居民,從而更了解民生的脈搏:「我沒有間斷過這個習慣,除非當晚要開會,或有特別事情,我可以說時間真的不夠用,但對手是非常地清閒……」

方麗雯說:「我相信九七回歸,(香港)並未真正回歸,我的感覺今年的區選很特別,他們(中共)找很多人出來參選還不止,甚至連十幾年議會經驗的人都可以被打敗,很努力的人大部分都落敗,就算僥倖贏都相差很少的票數險勝,這是什麼原因?一定是有組織有策劃,好恐怖,所以我覺得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香港)真的回歸了大陸,我真是即時有這樣的想法及恐怖感!」

官塘區區議員何偉途在今次的區選中也未能成功連任:「我感覺到這一次我不是和我的對手去選舉那麼簡單,幾乎是和共產黨—起選舉。背後是一個整體的、龐大的工程。」

他形容,中共今次安排的工序很有條理:「例如什麼時候開始做家訪、探訪等定位其實他們很早就做了。這些都不需要候選人去做,而是由一班人幫忙做。以往是工聯會的人做,但現在是任何一個團體,甚至是一些家長教師會,只要能接觸選民的人或團體!」

何偉途手上也收到類似林子健的投訴,就是投票的老人家被誤導的情況,他說:「票站主任若不處理問題,派票人員和投票方面不處理問題,我懷疑整個票站都是串通的,隨時做幾百票都不是問題。」

搶議席圖謀製造民意

何偉途認為,中共想製造民意,因為政府將會下放更多權力給未來的區議會,能做事的範疇也大了,最重要的是普選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的問題。中共知道香港的社會上有很強烈的訴求,要求普選,但中共是控制不了普選的,「所以它為何遲遲不落實(普選)時間表,不承諾任何事情?如果中共可以控制區議會,控制諮詢架構,它們可以很快有它們心目中的『普選』形式。」

連續兩屆參選區議會的南方民主同盟主席龍緯汶指出,民建聯在今次選舉所投放的資源比四年前要多了很多:「四年前我也有參與區議會選舉。今次的區選用了很多錢,很不尋常。如油尖旺區,整個選舉只剩下兩個民主派議員。據我知道,十月底有一個地區社團設了六十圍酒席,免費請老人家吃飯,明顯那個地區社團是左派的,做司儀的幾位就是民建聯區選的候選人,正常來說,參選期間,應該避開這類的活動。」

另外,龍緯汶觀察到在過往的選舉,中共營造今年的選舉氣氛很平淡,讓他們掉以輕心,最後就很平淡地輸了!

龍緯汶說,投票期間,一家不見經傳的機構成了今次區選唯一一個可以在全香港的票站做調查,在票站裏可以問選民他們投了誰,但龍緯汶認為有問題:「這會對選民的投票意向有影響。過去,是沒有一個機構會囊括全港九的票站來做研究的。通常的做法是有團體若沒有參加過區選,就可以派代表做票站研究,但也是某一些地區,並且會在離開了拉票區較遠的地方纔進行調查。另外,這個票站研究的結果沒有公布出來,那要票站研究來做什麼?」

龍緯汶認為,今次區選很明顯中共是操控者,背後的原因?龍緯汶說:「中共這次不單只是針對民主派,其實中共現在想做的事是挾持民意,再去威脅曾蔭權,以民建聯出面,比北大人出面會好,到時民建聯說不想普選,比北大人說會好很多。」


有市民向警方反映選舉情況。(新紀元)


區選宣傳海報。(新紀元)

泛民主派對中共認識不足

參與了今次區選助選工作的中國人權論壇(香港)召集人甄燊港認為,今次區選的結果反映泛民主派候選人和一些從政的人,對中共的本質認識不夠:「根本不明白我們面對這樣一個邪惡的政權,反而整天向市民強調我們要民生,怎樣辦多一些旅遊團,服務他們。

這是其中一部分,但你要了解這個政權的本質,我們應該怎樣向市民灌輸正確的觀念,告訴他們,如果我們共同去爭取民主的話,我們期望的東西到最後才會來到。」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