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周永康與溫家寶對決

中共當前的境況猶如坐在活動的火山口上,面臨著隨時會爆發的岩漿行情,這樣的比喻並不過份。政治、經濟與社會等各類危機交織在一起,又一同走到了死胡同的盡頭,民怨沸騰也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按照中共統治的慣例,此時,也就自然到了推出所謂公眾祭品的敏感時刻。

矛盾實際上已無法解決,任何嘗試解決矛盾的本身都是注入新的矛盾品種,所以各方權勢人馬雖在表面上你來我往地過招,但已非比武式地點到即止,而急於拿下對方的項上人頭,才能多少緩和危機狀態。到底誰將被推上祭壇,這是當前中南海的血雨腥風之一大焦點。

傳胡溫欲「借周永康人頭一用」

近來涉及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新聞頻頻出現。中國國內知識份子及菁英階層以打破常規的溝通方式,掀起「公開信時代」,公開表達對現有體制的不滿,推動中國社會變革,尤其呼籲全社會關注法輪功遭受迫害現象之時,目標直指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與江家幫。

自十月上海訪民童國菁狀告周永康案被北京法院正式立案後,民間引發了狀告周永康的連串訴訟潮。除周正毅案的原告香港苦主沈婷外,近日還有大陸民間維權網「中華申正網」站長孔強、上海訪民丁慧莉擬提出狀告周永康或者公安局的訴訟案件。

一直靠石油部門發家的周永康,曾任石油工業部副部長、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總經理。跟曾慶紅一樣同屬「石油幫」的他,在前妻離奇車禍死亡後,很快娶了江澤民的姪女,從而平步青雲。但周在民間口碑差,在其管轄石油系統的十三年間,是該部門最腐敗的年份,而周本人經常出入夜生活場所。在任公安部長期間,周竭力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與上訪民眾,欠下累累血債,進而導致全國治安狀況持續惡化,刑事案件每年以17%至22%的幅度上升,使公安部門成了百姓公認的「最腐敗」、「最黑暗」的衙門。在中共官場上,很多人也想借民憤把周「解決掉」。

外界分析指出,攔在平反法輪功路上的障礙就是江澤民安插在政治局常委的「血債派」代表周永康,民眾對江系勢力的不滿已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十七大後人們私下議論,為什麼「最大的腐敗份子,「最反動的血債份子」進了常委呢?早在十六屆七中全會上,就有中央委員要求江澤民在黨內做出深刻檢討,對其執政期間全黨腐敗「負歷史責任」。中央黨校的一位教授還說:今之中國,「澤民不死,國難無測」。

分析認為,胡溫有可能讓他們為新的變革祭奠旗子。就跟當年蘇共殺特務頭子貝利亞一樣,以此來平息民憤,化解矛盾。也有人指出,按江澤民的心眼,真到了要自保的時候,江難說不會配合拋出周永康,為自己爭取機會。
 


分析指出,中國國內油荒不斷,香港油料充足的原因,與石油壟斷集團經香港走私國內成品油,出口套利有關。(Getty Images)

中石油醜聞溫撂重話

今年六月告破,八月見於報章的四十三億杜氏地下錢莊案,近日再次在中共央視播出,出乎外界預料,接下來的打擊地下錢莊的消息引發港股大跌。隨後,在新加坡訪問的中國總理溫家寶十九日撂重話,警告要嚴辦通過地下錢莊從深圳匯款到境外炒股的國企,引起外界關注。

大陸媒體披露,隸屬石油巨頭中石油、中石化的深圳分公司,都涉地下錢莊案。由於曾任中石總經理的新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視為石油壟斷集團頭子之一,外界分析,高調打擊涉案國企,矛頭指向周永康,是圍繞上海訪民告周永康案高層角力的延續。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今年前三季度大陸累計現金淨投放一九五八億元估算,深圳現金投放量就接近一千億元,占據了全國的半壁江山。從實體經濟的角度來看,目前的現金流量已遠遠超出了深圳市所需的極限。而這些金融暗流幾乎都是衝著香港與大陸的石油差價而去。

日前香港無鉛汽油最高達每升15.34港元,超低硫柴油為每升9.72港元。與港毗鄰的深圳,97號汽油每升僅5.81元,每升差價將近10元,柴油每升5.28元,每升差價4元多。外界分析指出,石油壟斷集團經香港走私國內成品油,出口套利,這就是國內油荒不斷,香港油料充足的經濟原因,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

團派《中國青年報》十一月二十二日發表〈關於「油荒」,公眾需要有個說法〉的評論文章,指出,「關涉國計民生」是石油被巨頭壟斷的重要理由,可石油巨頭在取得了事實上的專營權以後,卻把國計民生放到了一邊,專注於自身的利益追求。一邊是國內「油荒」日益加劇,一邊卻是成品油依然在源源不斷地出口;一邊抱守著專營的石油資源不放,一邊卻吝嗇於多生產一點成品油。石油巨頭正依靠手中的壟斷特權挾持著全體民眾,這就是公眾面臨「油荒」困境的真實感覺。文章呼籲,我們希望看到高規格的深入調查,告訴公眾真實的「油荒」原因,以及壟斷巨頭這般作為是否合法,又該如何避免公眾利益一再被壟斷巨頭挾持?
 


「港股直通車」試點才開通短短一個半月,中國大陸資金外流到香港股市,就高達五千多億。(新紀元資料庫)

急封「港股直通車」洗錢通道

自十一月初溫家寶訪問烏茲別克、俄羅斯,到近日訪問新加坡,溫家寶一反常態地頻頻向記者發表講話,談及大陸股市泡沫、資產泡沫、港股直通車、宏觀調控成效、深圳地下錢莊、汽油柴油供應、經濟增長速度、耕地保護、外匯儲備、通脹等,顯示出強勢宣誓姿態。

尤其是在訪問俄羅斯的途中,溫家寶放話關於暫停「港股直通車」的思路。「港股直通車」試點才開通短短一個半月,中國大陸資金外流到香港股市,就高達五千多億,還不包括經由地下錢莊等非法途徑外流的資金。而溫果斷關門,此舉實際上是堵上了江家幫勢力洗錢外逃的官方渠道。

今年的十一月十三日,國務院召開國務會議。溫家寶在會上宣布暫停港股直通車業務。會上決定:被稱為「港股直通車」的業務,是一項金融業、證券業重大的改革措施,要進行科學、有規則的評估、研究;對港股直通車業務在實施前,必須充份就內部、外部各種風險做出評估,預防措施和針對政策要落實;對港股直通車業務,要制訂監管操作方案,報送審核;港股直通車業務實施時間表、有關規則、辦理機構等,經國務院審核後,由有關部門統一向外發布。
 


從今年八月二十日,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宣布開放大陸居民境外投資後,不到二個月的時間,資金已外流到香港股市達五千多億元。 (新紀元資料庫)

江系猛攻胡溫軟肋

但是就在胡溫欲封官方洗錢通道「港股直通車」與嚴查「地下洗錢」國企的當口,江系人馬發動了猛烈反攻。

外界分析認為,香港股市若受影響,胡錦濤的政治地位將岌岌可危。但是,客觀情況看,受嚴控金融消息的影響,在過去一個月內恆指暴跌五千五百五十點,每日波幅動輒超過一千點,許多股票全年升幅在一個月內蒸發殆盡,港股市值損失已經逼近四萬億元,已經有香港股民跳橋。

情況對胡溫不利,假如香港股市有大的閃失,則中共的「偉大的一國兩制」將遭遇沉重打擊,香港對台灣「和平演變」的示範效應將蕩然無存,這些都將成為江家幫的政治攻擊言論。相反香港股市再次起死回生、全線飆紅,那麼香港將變成江家幫名正言順的超級提款機。江系攻防戰略被外界總結為,通過經濟鬥爭加劇政治鬥爭,利用政治鬥爭再挾持最大經濟利益。

最近,與江系關係密切的中銀表示:港股直通車可以對大陸投資者提供合法投資渠道將資金進出,更可有助打擊地下錢莊活動。並說,作為首個試點銀行中國銀行旗下的中銀國際,目前仍未有掌握到港股直通車可以開通的時間表,但其內部系統已做出充份準備,可以隨時開通。

據悉,早在二零零二年香港中銀總裁劉金寶就挪用社保基金十四點六億元,兌成外匯到香港炒股、炒期指,牟取的四點八二億元贓款直接存入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的小金庫,中銀對江綿恆的獅子大開口從來都是有求必應。劉金寶後被胡溫查處,但中銀與上海幫江系人馬的關係可見一斑。

另外,在溫家寶要求嚴辦涉案「地下錢莊」的大型國營企業時,廣東省委機關刊物《南方日報》卻報導了多年來極少露面的前總理李鵬的消息,早已退休的李鵬以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身份帶著他的一幫國企親信會見加拿大外賓,力挺國有企業老總們的用意明顯,省委書記張德江、省長黃華華皆陪同左右。此舉顯示,江家幫有可能以利益同盟和李鵬勢力聯手抗拒溫家寶。如此,溫的日子將十分艱難。

果然,最新消息傳出,央行副行長吳曉靈公開表示,港股直通車必落實。據香港媒體報導,正在北京述職的香港特首曾蔭權與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吳曉靈會面,吳在會面中提到,港股直通車定必落實,但須先理順一些措施方可成事。會談中雙方並無就港股直通車的具體細節或時間表做討論,雙方重申港股直通車肯定地繼續進行。離溫喊停的日子僅隔一月,就給出定心丸,這實際上是翻轉了溫的政策方向。

從今年八月二十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宣布開放大陸居民境外投資後,至十月十一日,大陸資金外流到香港證券市場達五千多億元。現在是國內資金將全面準備大洩洪了,看來溫家寶的區區身體是擋不住了。

央行率先透露此消息,而不是經國務院宣布決定,此中大有背景。跡象表面,江系人馬也看準了時機,以打通「港股直通車」搞利益新聯盟,最終打掉大敵溫家寶,也除去胡的一大膀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