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金鐘爆烏龍 太保贏得遲來的榮耀

?"
新聞局二十三日在台北遠東飯店,為張嘉年(太保)補發第四十二屆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男配角獎獎座,局長謝志偉(左)也為評審作業的烏龍事件道歉。

舉辦過四十二屆的台灣金鐘獎,爆發史無前例錯頒烏龍事件,將男配角「太保」張嘉年的獎項錯頒給了張國柱。好不容易苦盡甘來,太保從新聞局長謝志偉手中拿到遲來的榮耀,《蘋果日報》卻將「死後加封爵位」的用詞「追封」錯用在太保身上,不過在影劇圈翻滾三十年,看盡人生百態的他笑著說:「沒事,沒事,以我現在的心情,所有看到的、聽到的,我都會當成是好事。」

遲來獎座 比戲還戲劇化

由於金鐘獎評審作業的烏龍,原名張嘉年的太保和入圍相同獎項的張國柱,因總分各為九十、八十九分,工作人員一時不察,把寫有張國柱的名單給了評審,戲劇類評審召集人王長安未再確認而簽名,造成當晚頒獎典禮錯將男配角獎頒給了張國柱。

新聞局二十三日趕緊再補辦一個頒獎典禮,除了送上獎座,送上十萬塊獎金,還要送上對不起。終於拿到獎的太保眼淚忍在眼眶裡,激動地說:「從小讀書考試從未拿過九十分,這座獎,就像是鐵樹開花,是金鐘獎的奇蹟!」

堪稱史上金鐘獎最坎坷的得獎人,類似的錯誤發生在太保身上,已經是第二次。二十三年前,太保演出李修賢執導電影《公僕》,入圍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卻因為名字搞錯,跟獎項擦身而過。

太保說,自己的人生處處是驚奇,不過精湛的演技早已獲得肯定,七年前,太保就以國片《運轉手之戀》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太保小時候其實是在高雄念書,後來轉學到香港,人家開玩笑喊他「台保」(指台灣來的阿飛),最後變成「太保」,綽號也成了他的藝名。

《鐵樹開花》,故事描述發生在民國四十四年的高雄旗津漁港,劇中女主角曾經是個強悍、有暴力傾向的女子,後來彎下腰做起環保,才漸漸了解做人的道理。在一群硬底子演員中,太保飾演的是一個壓抑而含蓄的父親,跟過去常常詮釋流氓的形象完全不一樣。太保把少話的父親,詮釋得唯妙唯肖。

真實自然演技 敲響金鐘戲劇

「好命不怕運來磨,薑不見得是老的辣。」真情樸實不做作的演技手法,是二零零七年台灣電視金鐘獎戲劇類得獎作品中最佳寫照。有別於以往以演技派當道的局面,今年幾乎清一色都是第一次演戲就獲獎。其中多位還是「英雄出少年」,十二歲的黃湘婷勇奪戲劇類女配角獎;九歲的余承恩獲得迷你劇集男配角獎;勇奪戲劇類男主角的是上周才過十八歲的黃河。

黃河自然清新獲得青睞

剛好滿十八歲黃河,在《危險心靈》扮演一個單純的學生因外在環境不停壓迫,在無路可退的情況下走向抗爭。其自然可愛、如同親身經歷般的鮮明演技,打敗呼聲最高《白色巨塔》的戴立忍,得到評審的青睞。

《危險心靈》描述現今國中生在面臨教育改革的衝擊與升學壓力之下,在學校師長、教育制度和青少年內心情感之間所發生的衝突與成長。劇中的主人翁們面臨親情、友情和愛情的考驗,並掙扎於找到真實自我與大人所鋪好的順利未來的選擇中。
 


第四十二屆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十七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黃河(左)、高慧君獲得戲劇節目男、女主角獎。

高慧君從迷失中到找到自己

歌手出身的高慧君,戲齡約五年,以《美麗晨曦》勇奪今年電視金鐘獎戲劇類女主角獎。當她得獎時,現場一片歡呼。她哭花了臉說,第一階段當過幸運歌手,第二階段是迷失的女人,現在是喜歡表演的女人。高慧君沒有受過表演訓練,《美麗晨曦》中,更是犧牲得徹底,為了演好酗酒的原住民母親,她全部以素顏上鏡,還燙了一頭土氣鬈髮。

高慧君表示,這三個階段她都很滿足,更感謝家人給她最大的容忍、忍耐、關心和支持,尤其是兩個妹妹得承受她的情緒。展望未來,她希望每年都有作品,而從今天開始,她可以高聲說,「我是一個演員」。
 


第四十二屆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十七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莫愛芳以「娘惹滋味」獲得迷你劇集女主角獎。

緣份讓莫愛芳來到台灣

迷你劇集女主角得獎人莫愛芳,一句「不是因為錢,而是緣份」,道盡了嫁到台灣的外籍新娘的心酸。

來台快四年的莫愛芳,挺著八個月的大肚子,本身就是嫁來台灣的外籍新娘,第一次演戲,由於身同感受,將公視的《娘惹滋味》中,飾演照顧失智老人的外籍幫傭,嘗盡社會冷暖、辛酸苦楚依然勇敢面對人生的角色,詮釋得絲絲入扣,賺人熱淚。

在頒獎典禮上,她非常地激動,語帶哽咽,謝謝導演、評審。在記者室,她說:「很多人都會說,你們嫁到台灣一定都會為了錢」,她眼眶泛紅,「不是因為錢,是緣份讓我來到台灣」,「不管生活如何,嫁來了,就會照顧好家人。」

她希望因為她的得獎,能讓更多的人重視外籍新娘的處境,不要用異樣眼光看他們,讓所有的「新移民」能夠被尊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