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沒有贏家的賭局

?"
(Getty Images)

像「蟻力神」這樣的非法集資案在大陸比比皆是。以遼寧省一省為例,據官方報導,僅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間,遼寧省公安機關就破獲了重大集資詐騙案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十六起,涉案金額高達一百多億元,造成直接經濟損失近三十億元,數萬人上當受騙。
 
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瀋陽市公安局查封了轟動一時的「靈芝帝國」:萬象集團,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萬象集團以35%的高額回報幻象,在遼沈地區非法集資九億人民幣,上萬名受騙。
 
與此類似,二零零三年瀋陽盛麒元兔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代養獺兔為名,以高達30%至50%的回報率為誘餌,非法集資七千六百餘萬元。
 
從二零零二年四月起,營口市東華集團以35%至80%高額利息為誘惑,以租養代養螞蟻的方式非法集資二十九億多元,數萬人被騙。今年二月,東華集團董事長汪振東因犯集資詐騙罪一審被判處死刑。
 
二零零二年二月以「鑫鑫螞蟻養殖場」名義騙錢的調兵山市李丹鳳,兩年內非法集資兩千七百多萬元,而調兵山市的另一個女人閆洪英,更是以「投資啤酒生產線」為名集資詐騙,目前兩人均被終審判處無期徒刑。
 
同樣被判無期徒刑的還有順天意園林綠化公司的王英。從二零零四年五月開始,「投資種植沙棘樹轉讓林權,年回報率可達50%」的沙棘神話在遼陽地區流傳,結果二千二百六十三人被騙走九千六百餘萬元。
 
所有這些比起王奉友的「蟻力神」美夢來說都是小巫見大巫。據初步統計,蟻力神案被詐騙的人群至少在三十萬以上,非法融資金額近兩百億。


天璽集團以「委託養殖」的方式將螞蟻包給當地居民養殖,投資回報率高達32.5%。圖為合肥一款名為「螞蟻工坊」的生態玩具。(新紀元)

總結這些騙子的騙術基本大同小異,在「高額回報」的誘餌下,外加「領導合影」和「名人推薦」,於是借用新來人的錢支付舊有養殖戶,借雞下蛋式的滾雪球,源源不斷的把別人的錢騙進自己的腰包。
 
人們不禁要問,這麼明顯的騙局為何能屢屢得手、行騙成功呢?其實就跟中國目前的投機型股市和房市一樣,誰最後接盤,誰就倒霉被套牢,崩盤時,這個燙手山藥落在誰手上,誰就成為冤大頭。然而人們總是天真的假設自己不是那個倒霉蛋,於是大家都抱著賭一把的心進入賭局。
 
這裡我們先不討論為什麼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會全民嗜賭,我們先談談為什麼大陸各級政府默許和變相支持賭局的開設和進行,這場賭局到底誰是贏家。
 
上面例舉的詐騙案都發生在薄熙來任遼寧省省長期間(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以蟻力神為例,王奉友有薄熙來做靠山,於是他的螞蟻神話上演時間最長,規模最大,當其他螞蟻騙子紛紛落馬時,他還能在二零零六年獲得商務部的直銷許可。
 
那王奉友是贏家嗎?毫無疑問,王奉友的命運注定會跟汪振東一樣,否則「不殺無以平民憤」,即使有人想包庇他,老百姓也不會饒他。好端端一個人,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斷頭臺,這無疑是場悲劇。
 
最可憐的當然是眾多底層百姓。面對日益加劇的通貨膨脹,好不容易省吃儉用攢下來的一點養老錢,眼看著越變越少,一種無形的壓力在敦促人們想辦法使錢增值。炒股票不會,投資其他的更不懂,只有養螞蟻這樣的事幹得來,於是「明知山有虎,也得向前行」。
 
在中共幾十年的灌輸下,在被剝奪知情權和思考權後,不少底層百姓還像過去那樣一味的相信電視上看到的宣傳,哪知如今活躍在屏幕上的很多都是別有用心的騙子,他們在借媒體效應和慈善效應,為自己的騙局增加迷人的光彩。
 
人們不禁要問,當這些騙局在上演時,各級政府職能管理部門到底是如何實施監督管理職責的呢?這不是政府管理的失位嗎?當他們在授予「全國質量誠信放心示範品牌」、「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家」時,他們的責任感到哪去了?任由騙子們在電視上張狂,政府部門不但不制止,反而推波助瀾的協從和支持,這不是協從詐騙嗎?

也許有人說,這些獎可能不是政府官方發放的,那反過來說,當看到有人冒充政府機構發放不實頒獎時,政府部門為何不制止呢?這不也是政府的失職嗎?何況在背地裏,政府官員們收受了多少「保護費」呢?在很多官員的眼裏,老百姓的利益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可以任意踐踏,蟻力神能存在七、八年,與當地官員無視「百姓蟻命」的心態很有關。
 
不少被稱為騙子的「王奉友們」心裡不服:我們算非法集資,國有銀行的集資就不非法嗎?他們把老百姓存在銀行的錢胡亂折騰,導致大量銀行爛賬,貸款出去的錢60%都收不回來了,一旦人們都去取錢,國有銀行的騙局不一樣露餡嗎?這不是更大的騙局嗎?其詐騙主體就是國家政權,而受害者則是全國所有百姓。
 
的確,如今的中國就是一個個由大大小小的騙局和賭局構成的迷亂世界,其中最大的騙局和賭局的操盤者都是中共當局。一連串破壞生存環境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增加,一個個毀滅道德的人心算計,這樣騙下去賭下去的結局是什麼呢?毫無疑問,這是場沒有贏家的騙局和賭局。◇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