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集資騙術大觀

?"
(Getty Images)

隨著大陸民眾積蓄的增多以及中小企業對融資的需求,近年來在企業正常融資領域出現了不少非法集資活動,其中不少以騙取錢財為目的的騙術也趁機大行其道,如「萬里大造林」和「蟻力神」。歸納起來,集資騙術主要以高回報率為誘餌,讓受騙人在自己和親朋好友中擴散集資項目,使之滾雪球式的連鎖蔓延開來。


越來越多的民間資金在尋找投資管道,這給某些集資騙子帶來了機會。(Getty Images)

據調查,常見的非法集資名義有:種植養殖、專案開發、生態環保、股票、債券、彩票、投資基金、期貨交易、典當、會員卡、席位證、優惠卡、商家加盟與「快速積分法」、電子黃金投資、地下錢莊等多種形式,下面是幾種常見的集資騙局小故事。
 
黑投資基金十天騙了上億元

沈明原是一家信託投資公司的中層管理人員,二零零六年十月底他認識了中鼎鑫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總裁陳子涵。陳稱自己安徽科大少年班畢業,後來到英國康橋讀數學博士,之後在中保國際歐洲部、港中保任總裁,此前剛從中保國際企業年金部總經理位置離開。陳向他描繪了一幅宏偉藍圖:中鼎鑫是國內首家在國家發改委備案的投資銀行,將在國內以及東南亞投資五十到一百個高回報項目,將給加入公司的高管兩百萬元的年薪。
 
為實現這一目標,公司將先發行基金進行融資。投資「中鼎鑫創投基金」可得到比銀行利率高一倍的利息,同時該基金還可轉售。公司內部拉來投資的人還可得到高額獎金。於是,員工們呼朋喚友的來買中鼎鑫基金,在開業的短短十多天裏,公司吸納資金額已超過一點三億元。
 
但很快沈明就發現了問題。上班幾個月了也未發工資,說是正在發改委備案,資金被凍結,再一查,該基金根本沒在證監會備案,而能言善辯的陳子涵,其真實名字叫「陳青春」,是安徽某縣城的一個農民,此前還在當地行過騙。
 
被安徽農民「涮」了一把的還有一位民營企業家胡立,她擁有資產近十億元。起初陳子涵請她出任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於是她先後投入三百多萬,最後發現自己被徹底的騙了。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陳子涵等人因非法吸收存款罪被警方刑拘。
 
「利人卡」的傳銷祕密

二零零一年八月,廣西出現了一種名片大小的金屬卡:「利人卡」。任何人都可以花四百元買一張,每月逢十派薪,八十天內「利人公司」將分八次以派薪形式返還購卡客戶六百元,前五次各派薪六百元,餘下三次分別是八十、一百、一百二十元。也就是說,每買一張卡就可賺取兩百元。
 
公司還以傳銷方式售卡,客戶只要一次買卡十張以上,就可以成為公司的經紀人。每售出一張卡,經紀人就可得到四十五至五十五元的提成,於是一個傳銷「金字塔」形成了。短短兩個月裏,就有六百多人為利人公司「傳銷」進了一千多萬元資金。而這些金錢很快被利人公司董事長梁秋實劃入了自己的腰包。
 
為了讓空手道更加有說服力,梁秋實稱自己正在研究環保型的生物化肥,需要通過集資方式開發這個大項目。他還花巨資大做廣告,讓人相信購買利人卡,是利國利民又能發家致富的好路子。
 
由於騙術成功,二零零一年十月梁秋實被抓時,不少持卡人還到公安機關靜坐請願,要求將梁秋實保出來。在他們看來,正是因為公安機關查處他們的「梁總」,才斷了他們的財路。
 
特許經營店的陷阱

特許經營就像連鎖店一樣,特許人將自己的商標,包括服務商標、商號、產品、專利和專有技術、經營模式等以特許經營合同的形式授予被特許人(即加盟者),被特許人為此支付一定費用。目前美國商業零售總額的50%來自特許經營業。特許經營做好了,能出現「雙贏」的局面。

然而在大陸卻發生了很多特許經營詐騙案。二零零六年七月,北京「格蘭維爾」咖啡店總部兩位經理突然從「人間蒸發」,與他們一起「蒸發」的還有近四十家加盟店支付的加盟費,共七百多萬元。其實,「格蘭維爾」根本不是什麼加拿大著名咖啡品牌,完全是騙子老闆隨口取的名字,而所謂的加拿大總部授權書,也只是大學生偽造的。

二零零四年八月,上海僖加公司多名高層攜鉅額加盟費「集體失蹤」,使其旗下的「得意館」咖啡連鎖店的加盟者損失達一千多萬元。後來人們才發現,他們在行騙收取十二萬的加盟費外,賣咖啡機才是其真正目的。
 
即使那些沒失蹤的特許人,他們利用「短期內收回成本」為誘餌,並將加盟者帶進其事先安排好「託兒」的樣板店,人們看到的往往是顧客盈門、生意紅火。其實,有不少「顧客」是雇來的「託兒」。結果自己開店時卻生意慘淡。不少地方免加盟費是假,賣設備是真,外加模糊的合同,常常讓加盟者吃啞巴虧。

幾十年來,儘管中國法庭上判處了成百上千人「非法集資」,但目前中國沒有一部法律界定了什麼叫非法集資。新刑法裏只有第一七六條「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第一九二條「集資詐騙罪」等相關條款涉及了集資條款。
 
從一九九三年長城機電的沈太福,一九九四年無錫的鄧斌,到二零零三年河北的孫大午,再到二零零六年浙江麗水的杜益敏,二零零七年的浙江東陽女富豪吳英,他們的被捕、都脫不了涉嫌非法集資。為什麼公眾存款只能由國營銀行獨家壟斷呢?合法集資與非法集資的界限到底在哪呢?對此,人們不得而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