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的科技經濟間諜

德國《明鏡》周刊以「來自中國的黃色間諜」作為封面文章,詳細披露中國科技經濟間諜在全球活躍的情況,其中列舉出來的許多事實不由你不信,因為以前也常有聽過類似的故事,包括對台商的坑殺,只是沒有瞭解到對「洋商」也絕不手軟。

對中國間諜在德國的活動,《明鏡》周刊說:在德國的二百五十名中國使館工作人員中至少10%是間諜,十六名駐德記者中起碼五個是間諜,全德二萬七千多中國學生中肯定還有大量也在為中國政府做事,因為「幾乎所有中國留學生都是拿著政府的資助在德國生活,而且為了各種證件也必須求助於中國使館,再加上愛國主義等,讓中國政府很容易驅使這些學生為自己服務。」

這些說法產生爭議。報導刊出後引起很大風波,在德華人學者、學生聯合會等組織成立維權委員會,決定以「侮辱罪」、「誹謗罪」等向德國漢堡地方法院控告《明鏡》周刊。《德國之聲》報導說,十一月十日,一百五十多名中國學生及在德華人在漢堡的《明鏡》周刊總部大樓,示威抗議,要求雜誌道歉。但《明鏡》沒有理睬,因此學聯擬向漢堡地方法院提起訴訟。

訴訟能否成功,要看該周刊說的是不是事實。使館工作人員10%間諜不會有問題,因為中國間諜機構,例如外辦、統戰、國安、總參、總政等等,都各自安插自己人在駐外機構內。至於記者,只要大家回憶一九九九年北約轟炸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時,有三名中國記者在大使館內「殉職」,就知道他們的真正職業了。問題出在後面部份中國留學生中「大量」為中國政府做事。這個大量不是全部,也沒有特定的數字,所以恐怕很難入罪,何況報導舉出了若干典型例子。

問題還在於這種情況不只是德國,在美國也是如此,甚至比德國還嚴重。最近,美國國會成立的「美中經濟暨安全審查委員會」在二零零七年度報告中也指出,中國對美國進行的商業間諜活動,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是對美國科技的最大威脅,美國情治單位應提出報告,而且審視美國公司到中國與當地企業合作研發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今年三月,美國反間諜執行局新任局長布倫納表示,現時中國的情報部門十分進取,對美國先進科技尤感興趣,經常在美國完全掌握新技術之前就獲取有關消息。他認為全球最活躍的是中國情報部門,其次是古巴、俄羅斯和伊朗等。美國也經常破獲中國的間諜案,近來著名的除了陳文英案,還有麥大泓與麥大智兄弟的案子,麥大泓是中國軍方背景的《鳳凰衛視》在加州的主管。為此美國聯邦調查局多次刊登廣告增聘華裔諜報人員進行反制,但是也因此引發當地華裔的不滿。

日本對中國是諜影憧憧,英國也招募漢語間諜進行反制;就是對「發展中國家」的印度,中國也沒有放過,所以印度對中國企業人員的入境施加限制。

因此,這些間諜案其實不只是關係到大使館人員、記者和留學生,甚至還有其他華裔人士,因為中國對他們也進行統戰。中國的間諜伎倆是打「人民戰爭」,因此被中共有意網羅的人很多,但是正式在編制裡的並不多。雖然外國不能因此「擴大化」,然而比例絕不能同其他國家相比,因為一些華裔特別愛中國,還因為共產黨在諜報工作方面特別拿手,也最不惜工本。因為這樣盜來的先進科技成本相對自己從頭研發製造,當然成本減少許多。如今全世界仿冒產品大多數來自中國,道理也在這裡。

回顧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軍政大員身邊就有不少共產黨間諜,甚至自己的子女也被共產黨吸收,可見一斑。胡宗南的秘書、傅作義的秘書、傅作義與陳佈雷的女兒不都是這樣嗎?

再看看,共產黨搞「革命」,實際上就是掠奪財富,不都是找最迅速的「捷徑」?第一次國共合作,跨黨進入國民黨,接收與利用國民黨的資源使自己迅速膨脹;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浮財,對金子、鴉片興趣最大;建國後沒收官僚資本,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文革時的抄家,改革開放後的引進外資、然後「私有化」等等,哪一個不是用最快的辦法把別人的資源偷來、搶來為自己所有?現在這個「黃色間諜」只是「革命傳統」而已。

揭露中共間諜,當然反對沒有根據的擴大化、全民化。但是那些愛國華人也應該向共產黨進言,別因為共產黨的盜竊與顛覆活動,害慘海外的華人。在西方國家抗議、訴訟都很容易,但是小心你們裡面就有共產黨間諜在組織與煽動。要認清他們也容易,看哪些人是經常往中國駐外使領館跑的,他們的可能性最大。

轉自「RFA」◇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