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探險找野人 聚焦神農架

?"
傳說中的女「野人」。(網絡圖片)

十二月初,全球很多媒體都報導了美國一家拍攝神祕現象的電視節目組,在尼泊爾境內的喜馬拉雅山上拍攝到野人腳印的消息。據拍攝人員介紹,其中一個腳印長三十點五釐米,這些足跡和傳說中的喜馬拉雅山的雪人腳印非常相似。據說雪人身高兩米多,外形似人,全身長毛,健步如飛。

世界各地都流傳著關於野人的傳說,只是不同地區稱謂不同。在印度、尼泊爾野人被稱為「耶提」;西伯利亞、蒙古則叫「阿爾瑪斯」;在加拿大、墨西哥叫「沙斯誇支」,在美國叫「大腳怪」,而在中國,其名稱更是千奇百怪。在陝西秦嶺人們多稱它為「毛人」;雲南則叫「雅培」和「冬都」;廣西叫「變婆」、「山魈」;湖南、四川叫「人熊」,而新疆、西藏的高山地區則稱它為「雪人」。

然而所有這些野人探索中,最有名的還是神農架「野人」。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再度傳出遊客目擊野人的報告,令「神農架有野人」之說再掀熱潮。

三百多人目擊神農架野人

據王軍回憶,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他們一行三人開著越野車在神農架老君山北麓裏叉河一帶觀光遊玩。剛到裏叉河附近一個轉彎處,突然看見前方約五十米遠的山坡上,有兩個體形高大、渾身深色的人形動物正站在灌木叢邊。因能見度良好,可以看到是一雌一雄。它們見到汽車後,飛速躥入林中。

於是他們趕緊找到附近林場管理員,並一起返回事發地。在現場發現草地上凌亂的腳印和扳斷的樹枝及散落的野果。目前在事發地點找到的毛髮已送有關單位檢測。

據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七七年中國首次組織神農架野人考察隊以來,已有三百多人、六十多次目擊過這種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奇異人形動物,發現了三千多根「野人」毛髮和二千多個「野人」腳印,並分別送到北京、上海和武漢三地的科研部門進行鑑定。

不同於人類和靈長類動物的毛髮

北京將野人毛髮做了壓模製片及組織切片。鏡檢觀察發現,野人的毛髮和人類、馬熊、棕熊、黑熊、猩猩、金絲猴、長臂猿、鬣羚的毛髮都不同。上海對毛髮進行了質子X螢光分析,發現野人毛髮中的Fe/Zn元素含量比值約為正常人的五十倍,普通動物的七倍左右,遠比任何已知靈長類動物的高。武漢對毛髮做了光學顯微鏡觀察,毛髮橫切面及毛小皮印痕的對比觀察。研究發現,野人毛髮的主要形態特徵明顯不同於靈長類動物。除了毛髮外觀紅色這一特徵外,其他毛小皮、皮質髓質特徵均接近於現代人。

野人的腳印一般是大腳板,最長的可達四十八釐米。一般是前寬十至十二釐米,後寬六至七釐米,沒有足弓,四個腳趾併攏,大拇指叉開,並比其他腳趾要粗一些,一般為三至五釐米。從腳印的尺寸大小來看,野人身材一般較高大,最高的可達二點五米左右。

從一前一後兩腳印之間的步幅看,一般有一米到一點五米左右。有的特大步幅可達二米多。尤其是冬天冰雪封山時,人們曾在竹山槍刀山上的雪地中發現的眾多行進中步幅在一點五米以上的大腳印,這是現代人怎麼也無法造假的一種大腳印。因此有人認為,除了「野人」所為,別無其他解釋。


國外學者將「野人」腳印與人做對比。

沒被證實的進化過渡鏈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中國探險協會組織了二十多位科學家赴神農架進行科考和研討。儘管中國政府多次組織考察隊,但至今無法確認神農架是否存在野人。他們不但沒抓到活野人,連野人屍骨、化石也從未發現,甚至連一張野人照片都沒拍到。很多時候人們沿著大腳印追蹤,經常在雪地裏或森林裏,腳印一下子不見了,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令人匪夷所思。

一九五九年,中國科學院和北京大學科研人員在西藏獲得一根長十六釐米的「雪人」毛髮,經鑑定,其結構上明顯區別於猩猩、棕熊和犛牛的毛髮。一九七六年五月十三日,神農架林區人大常委會主任佘傳勤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湖北記者站副站長陳連生等五人,在三至五米的近距離見到野人,於是引發中國科學院兩次組織大規模奇異動物考察,但最後都無功而歸。

據介紹,信仰無神論的中國官方如此熱衷於找野人,是為了給達爾文的進化論尋找證據。已故的中國科學院院士、發現中國猿人頭蓋骨的古人類學家賈蘭坡曾明確表示,從猿到人的進化過程中缺了一個環節,極有可能就是神農架的人形動物。一旦證明神農架野人是猿人進化鏈中的某一環節的活化石,那將是震驚世界的科技成果,於是中國官方曾不惜出動軍隊幫助尋找神農架野人。

不過幾十年來的探索至今沒有正面結果。科技界人們發現,相信「野人」存在的多為古人類學研究者,而否定「野人」存在的則多是動物學專家。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北京青年報》曾對野人事件進行調查,發現只有36.6%的讀者相信存在野人。

野人與進化論無關

有生物學家指出,對所謂野人的腳印、毛髮、步距、窩、糞便等的檢測,這些數據都不可能作為「神農架存在野人」的證據。也許它只是一種瀕臨滅絕的古猿,跟人沒有一點關係。黑猩猩與人類的DNA序列分析99%都是相同的,老鼠、豬的DNA跟人的DNA也非常相近。但哪怕DNA只有0.1%的不同,它們也是完全不同的物種,其外在差別也是非常巨大的。

根據現代生物學的基因遺傳理論,一個物種因基因突變而產生新物種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以血液凝固中的一個生化機制為例,僅進化出一個TPA蛋白的機率是十分之一的十八次方,至少需要一百億年才能發生,而目前科學家認為太陽系的年齡僅為五十億年,地球的年齡更無法完成這一個蛋白的進化,更不要說整個生物體所有細胞的進化了。有生物家形象地比喻說,把猿進化到人的可能性,就好比一場颶風刮過垃圾場之後,把在場的垃圾立刻組裝成了一架緊密的波音飛機一樣「不可思議」。

神奇的神農架

神農架位於湖北省西部邊陲,東與湖北省保康縣接壤,西與重慶市巫山縣毗鄰,南依興山、巴東而瀕三峽,北倚房縣、竹山且近武當。據考證,炎帝神農氏曾在神農架嚐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制耒耜,創造農耕文明。因炎帝神農在此採藥,架木為梯,以助攀援;架木為屋,以避風寒;架木為壇,跨鶴升天,神農架因此而得名。

位於「北緯30°神祕線」上的神農架,跟同一緯度的百慕大三角、埃及金字塔、諾亞方舟、撒哈拉大沙漠、珠穆朗瑪峰一樣,充滿著令人費解的神祕。考古發現,大約在十億年前的遠古代,神農架是一片汪洋大海。隨著滄海桑田的變化逐漸變成星羅棋布的沼澤,氣候溫暖濕潤,恐龍等大型動物在此成群活動。一九九五年五月,在湖北省鄖縣青龍山默默埋藏了一億多年的數萬枚恐龍蛋化石被發現。

後來燕山和喜馬拉雅山的造山運動將其抬升為多級陸地。目前神農架的山峰多在海拔一千五百米以上,最高點與最低點相差二千七百多米。「山腳盛夏山頂春,山麓豔秋山頂冰,赤橙黃綠看不夠,春夏秋冬最難分」,成了神農架氣候的真實寫照。這裡四季宜人、物產極為豐富,專家稱是最適合靈長類動物生存的地方。


進化論作為一種假說,一直沒被證實的原因就是人們找不到進化中間的「類猿人」。尋找類猿人成了科學的「十大懸案」。


現代進化論認為,當古猿的基因發生一系列「陰差陽錯」的突變,「恰好」使得古猿前額逐漸增高,眉骨變小,吻部後縮,腦容量增大,脊椎變直……最終成為現代人類。但生物學家認為這種進化是不可能發生的。

遠古動植物的避難所

目前神農架獨擁三頂桂冠:中國的「國家級森林和野生動物類型自然保護區」;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命名的「人與生物圈保護網」;世界自然基金會確認的「生物多樣性保護示範點」。據統計,神農架擁有各類植物三千七百多種。(菌類七百三十多種,地衣一百九十多種,蕨類二百九十多種,裸子植物三十多種,被子植物二千四百三十多種,加上苔蘚類可達四千種以上),其中有四十種受到國家重點保護;有各類動物一千零五十多種(獸類七十多種,鳥類三百多種,兩棲類二十多種,爬行類四十多種,魚類四十多種,昆蟲五百六十多種),其中有七十種受到國家重點保護。

專家們把神農架稱為遠古動植物的避難所。比如中國特有的珍貴落葉喬木「珙桐」,因花形似白色的鴿子,又稱「中國鴿子樹」。據考古證實,數百萬年前珙桐在地球上繁盛一時。第四紀冰川時,地球表面溫度急遽下降,大批生物遭到了滅頂之災。珙桐從此在大多數地區絕跡,然而由於神農架特殊的地理條件使珙桐奇蹟般地存活下來,成為植物「活化石」。類似珙桐的「活化石」還有鐵堅杉、銀杏樹、香果樹等四十種珍稀植物。

神農架的動物很多也是活化石,比如一九七七年中科院野人考察隊意外地發現了在世界各地絕跡的金絲猴,金絲猴在神農架已生活了一百五十多萬年。一九五四年人們在神農架發現了白熊,它們主食植物,愛吃竹筍、玉米、水果,是跟生活在北極的北極熊完全不同的熊科動物。儘管有人稱它們是黑熊的白化,但更多專家稱它們是比大熊貓還要珍貴的獨立熊種。

在否定進化論的動物學家們看來,既然神農架保留了數百萬年前的珍稀物種,裏面還保留了一種外形似人的古猿那就不足為怪了。

世界本來就是豐富多彩,無奇不有的。嚴格的說,神農架以及世界各地發現的野人不該叫「野人」,因為它們與人沒有關係,它們很可能只是幾萬年前的古猿而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