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武警高官自殺潛藏的內幕

江澤民嫡系人馬、武警副司令梁洪十一月十五日於北京身亡,官方報導指因病醫治無效身亡,時年五十九歲。但有香港媒體爆出梁洪絕非生病死亡,而是因為涉及巨額貪污,聽說自己要被「雙規」後畏罪上吊自殺。據知目前中共軍方高度封鎖這一消息,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下嚴令不許擅露梁洪自殺真相,威脅說誰對外透露就抓誰。

梁洪是江安排的武警接班人

據報導,梁洪出身空軍飛行員,是江澤民的親信,和江澤民關係密切。據說他很早就和江建立了關係。後來梁洪一直在軍隊發展,雖然工作成績平平,但仕途卻一番風順。

一九九三年在梁四十五歲時就被江提拔為空軍少將,同年調入總後勤部擔任部長助理,在最具實權和油水的位子上一坐就是九年。二零零二年六月轉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員,改授武警少將警銜,次年晉升武警中將警銜。

據說,提拔梁洪、下面擺不平,故此,江為梁洪特別搞跨兵種異地晉升。目前,武警在位的五名將軍中梁排名第三,可見梁是江在下臺前就安排好了的未來武警部隊的接班人選,以便把武警作為一支重要的軍隊力量對抗胡溫。

梁洪為什麼要自殺

不久前,天津前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在與胡溫中紀委約見後,突然自殺,出乎外界預料。據說,宋的死達到了保護更高層的目的,但即使如此,其「自殺」死亡的消息也並未被封鎖。

而此次武警高官梁洪的自殺,作為軍事祕密,不僅嚴格的封鎖消息,而且周永康還威脅,誰說出去就抓誰,顯然梁的死亡背景更不一般。

據知情人透露,梁是聽說自己要被雙規,就自殺了。就憑聽到點風聲就上吊,有點不可思議,萬一是詐傳,不就白死了。且梁如此迅速的選擇自殺,連探探風聲的願望都沒有,更連求得江家出來保人的想法都根絕,除非梁有精神憂鬱症,一般人根本就不會如此過早的「輕生」。

這種情節只有在嚴密的特務組織活動中才能出現。很顯然,讓梁迅速自殺的壓力,只能來自江系高層的指令。這種指令的冷酷不言而喻,而梁能迅速從命,可能是簽有作為核心死黨間的生死同盟書。像高級特工一樣,一旦暴露,就必須保證上面的安全,不洩密的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永遠不說話。

據說,羅幹的公文包裡就始終放著兩粒氫化物隨時預備。這樣的人都是活一天算一天,知道的太多了,幹得太多了,遲早要惹禍上身。故而,及時行樂是他們的標準模式。

據報導,梁洪生活非常奢侈。目前居住在總後勤部副部長以上老紅軍資歷的幹部住宅區,梁洪為自己蓋了逾八百平方米的豪宅,住宅裝修得讓五十年代授銜的將軍和家屬們震驚,根本不用公家暖氣和空調,專門耗六、七十萬鉅資打了口機井,抽地下水室內迴圈,四季保持恆溫。

梁洪可能參與了怎樣的勾當

據消息人士透露,梁洪疑涉軍內巨貪王守業案而被雙規。王守業一九九五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七月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而梁洪是部長助理。王守業貪污案涉及將軍五百餘人,包括上將曹剛川。曹和江的大秘書賈庭安都受賄五百萬。

一九九三年梁被江澤民調入總後勤部擔任部長助理,幹了九年,這些年正是江三位一體大權在握的時期。那時,「太子黨」通過軍隊走私牟利從沒有斷絕。消息人士透露,江的兩個兒子江綿恆和江綿康早年從廣東走私貨物,都是軍車開道,無人敢問,到內陸一路都是軍列轉運,有軍隊士兵持槍押運。車站一般人員,臉都不允許朝向車廂。這些事一般都是總後勤部直接參與協助,所以,梁很可能就是江家利用軍隊資源捻財搞錢的核心人物。

二零零二年,江為其晉升中將,調入武警,仍分管後勤。一來江培養其為武警接班人,確保武警對江的絕對效忠。另外,武警部隊在江主政期間是中共對內鎮壓的主要力量之一,包括法輪功團體指責的中共活摘器官問題,武警下屬醫院都是最重要場所,而武警系統醫院正由後勤部管轄,所以負責系統經營這項特殊業務的武警高層人物之一很可能就是梁洪。

而在此期間,公安部部長周永康指示前臺抓捕法輪功信眾,武警一起協助鎮壓,其軍隊醫院則於後臺操刀搞器官移植,也包括牟取死囚的器官,兩部門緊密合作,為江剷除法輪功效力,同時通過器官買賣牟取巨額暴利。

只有參與了江家這些最直接罪惡的核心人物,才會明白,一旦出事,沒有活口可留。與其被同黨殺而滅口,不如主動一死,還可保全家眷老小,死後或有個表面工程可做。

梁洪死後,軍方對外只說下部隊心肌梗死,不治而亡。不發訃告,追悼會二十一日在八寶山舉行,由江澤民、周永康打頭陣,但奇怪的是,作為軍隊中一個高級將領,參加葬禮的沒有一個軍隊的首長參加,去的只是梁的狐朋狗友。而二十三日新華網發的消息,也不見報,突現江系尷尬局面。

胡江內鬥已經燒江的私家軍

外界分析指,從梁洪自殺被高度封鎖的內幕可以看出,十七大後,胡江內鬥已經燒到軍內和一直被江視為親衛部隊的武警系統。而武警部隊是江澤民長期經營的私家軍。

為了對付政治異己,江澤民十多年的統治下建立了一百五十萬「武裝警察部隊」,使中國的武警、公安多達五百萬人以上。武警在中國武裝部隊的體系中本來屬於「偏師」,但江澤民上臺以來,偏師變成了正師,而且規模越來越大,裝備越來越精良,待遇越來越高,簡直成了「中央軍」,成了「嫡系」。

江澤民在建立的武警部隊裡,安插了大量人馬,只聽他的調遣,除了平亂外,還把武警作為江系勢力的最後一道防線。零四年梁洪到四川西南財經大學參加武警幹部培訓簽約,一講話滿嘴江理論、江指示,江系鐵桿一個。

胡在十七大前夕的角力中,成功撤換了中央警衛局局長、江的嫡系由喜貴,打開一個缺。而武警高官梁洪的自殺更說明內鬥的戰火已經推進,引向江苦心經營的武警防線。現在,江在自己打造的堡壘中,不僅保不了手下馬仔,且只能促其一死殉道,才能使主子暫避燒身之火。可見,過去江認為最安全的地方,現在卻成了最前線,稍有閃失,就將全面崩潰。

雖然,周永康等人奉命急於封殺梁洪自殺的消息,但是,缺口一旦炸開,本想掩蓋罪惡的封鎖行為,也頓時成為了特別搶眼的「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特大招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