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另眼看台灣「中正紀念堂」改名風波

?"
為阻擋教育部拆除「中正紀念堂」字樣牌匾,台北市建管處五日派人去拆除民主館主建築物前的鷹架,文化局長李永萍(右二)親自帶隊大陣仗引人側目。(中央社)

座落於台灣台北市「中正區」的原「中正紀念堂」及廣場,在教育部和文建會聯手下,如今已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和「自由廣場」。在改名的過程中出現了抗爭場面,有趣的是,贊成改名和反對的兩造,並非政府和民眾,而是政府和民眾都各分成兩邊。政府分為中央和地方,民眾則是所謂的「藍綠」。其實,連政府也都是「藍綠」之分,因為中央政府被歸為「綠」,地方政府台北市則為「藍」。

對照兩邊的說詞,都各有所本,也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而改與不改也都有高興的一方和不高興的一方,應該說沒有所謂的「誰對誰非」,只是在「政治對立非常嚴重」下「很難」有皆大歡喜的解決辦法。我們說「很難」,其實隱含著還是有可能不必那麼劍拔弩張,是可以利用比較和平的方式處理。

不過,在當今時空下,我們或許不能說兩造當事人不知道有平和方式,或許雙方都有意將事件「炒熱」,目的也很簡單,「贏得選舉的勝利」是也!此用簡單的「成本效益」分析就很容易理解。只要設身處地想一想,其實就可清楚、明白!對此情景,台灣住民應高興還是憂心?

一方面,對於無論是政府或民眾都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和喜怒,也可以對包括總統在內的高官顯貴或政府機構嗆聲,並且不會被抓、被打,甚至被關,我們當然應滿心高興。

就台灣自己來比,與一黨專制、戒嚴和刑法一百條在旁侍候的「白色恐怖」時期相較,台灣住民不是應該慶幸嗎?當年被監控、集會遊行受到極大限制,類似美麗島事件的慘痛經驗,如今已遠颺,台灣人民能不高興嗎?比起今日的香港爭取普選的艱辛,以及自由度的限縮,我們能不為台灣有自由民主而珍惜萬分嗎?而中共一黨專政下的中國人民,其所處情境就不必說了,他們還不能公然爭自由、要民主呢!

另一方面,雖然自由民主台灣有「法治」,有司法、警察來維護人民的諸種權利,而政府也不可能敢在不經民意認同下強力地蠻幹,畢竟執政期間有所限制,人民也可用選票讓執政者下台。不過,政府還是有行政裁量權,還是可以單方面執行政策。這次的改名事件就是一個例子,即便如此,如果能以溝通協調不激化對立方式應可節省成本,社會也比較和諧。

所以,本次改名風波也可讓台灣住民深自反省,為何演變成壁壘分明、互為仇敵的兩方?我們不是應該拒絕被政客們擺弄嗎?畢竟無數的「你、我、他」,一票在手的「個人」才是主人啊!大家一起來充實民主素養,一起來打從心底,自我負責營造一個真正的「以人為本、和諧社會」,好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