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兩岸三地人士表述拆匾觀點

?"
公園大門「大中至正」四字已走入歷史。(李大衛)

【台灣採訪】

文 ◎ 楊月暖、林珊如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 宜以寬恕為原則,建立共識,推進民主

回顧蔣中正的一生,可說是有功亦有過,應給予全面的、完整的評價,否則即使部份人高興,卻導致另一部份人不愉快,反又製造了問題。民主化轉型過程中,宜以寬恕為原則,而非報復,否則會製造新的動盪。

大部份人認為拆匾是選舉招數,因為時機、做法都有待商榷。民進黨即便因此當選,贏來一個分裂的社會,有一半人反對,又將如何統治?過去四年的歷程,不就說明這個問題嗎?

台灣內部出現激烈矛盾為中共所樂見,它希望台灣民主政治失敗。老蔣一生反共,事實上國民黨和民進黨基本上也都是反共的,為何不在此基礎上,建立共識,推進民主呢?

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 更名拆匾額過程不符合民主

中正紀念堂改名「自由廣場」,並不表示人民就有真正的自由,問題在於它的過程。執政黨拆除「大中至正」匾額,並沒有通過一個民主討論決定的方式來進行,而是以強制的手段來達到其拆除的目的,這是完全違反民主精神的。即使將來如果馬英九當選總統後,以強制的手段再把匾額掛回去,這也是不符合民主過程的。

一個成熟的民主政治需要經過溝通、合理的討論程序及投票來決定任何事務。台灣光有一個民主制度是不夠的,必須要去實行,必須要去尊重每一個人的意見,才算是真正的民主國家。

《商業週刊》發行人金惟純:中正紀念堂為重要觀光資產

中正紀念堂是一個地標,它是一個資產。它跟對蔣介石的評價無關,因為不管大家怎麼評價蔣先生,他都是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人,也因此,中正紀念堂也是台灣的一個重要的資源及觀光資產。

很多事情可以從務實的角度去看,不一定要從對個人的評價上去追究這件事情。即使從某個角度上看也許他也有過,但是從某些角度上來看,他也有功。從觀光資產的角度上來看,中正紀念堂有其存在的價值。

政論家淩峰:希望顯示由獨裁政權轉型為民主社會

蔣對台灣人民發動的二二八事件及逮捕了不該逮捕的人,其實也欠了台灣人民一筆血債。對這麼樣一個有爭議的人,來蓋一座紀念堂紀念他,是不合適的。中正紀念堂更名拆匾額,反映部份台灣人民希望顯示台灣已由獨裁政權轉型為民主社會。台灣不大的國土內就有

【香港採訪】

文 ◎ 吳雪兒

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抹殺了歷史是不行的

中正紀念堂不是說它本來是甚麼樣,要改回去原來面貌,假如說這涉及到迫害,也應該保留,讓人紀念這件事,否則是抹殺了歷史,是不行的。

MTV製作人/Rebuildhk.com網站網主Freeman:歷史意義比政治意義強烈

中正紀念堂不是個有很大的政治意義的地方,它的歷史意義比政治意義強烈。如果說有政治教訓,那就不單只是改名字那麼簡單,要重新檢視整個紀念堂。就如皇后碼頭,港人的歷史回憶不是懷念其曾為殖民地,如果連這幾百尺的地方都容不下其歷史上的本名,會讓人覺得港府很政治化。

香港中西區區議員戴卓賢:不欣賞蔣的話可以留下來作負面教材

港人是很實際的,會質疑是否改了牌匾,整件事情就會改觀過來?二二八事件就可以歸正?很多事情是需要潛移默化的。

再從旅遊的角度來看,這個名字一改可能就牽動到很多旅遊書都要改!又如果連儀像隊都撤走,愛看其表演的遊客自然就不去。如果大家不欣賞蔣的話,可以留下來作負面教材,就像留下被火燒的圓明園一樣。
另外,正值選舉在即,做這件事給人感覺在做秀,對陳水扁不利。

民主黨中常委林子健:中正紀念堂最大的意義是歷史的見證

中正紀念堂要拆去「大中至正」四個字並沒有必要,這是執政黨靠近選舉期間,再挑起另一個議題。

無論蔣介石所做的事如何,不能罔顧「大中至正」這四個字的歷史意義,中正紀念堂最大的意義是在於它是一個歷史的見證。如果要重視民主,可以在中正紀念堂範圍立個碑,紀念台灣的民主爭取。

中國人權論壇召集人甄燊港:如果沒有蔣介石,可能台灣已經淪陷

如果沒有蔣介石,當時很可能台灣已經淪陷,被共產黨統治。我覺得,稍為有良知都不應去蔣化。我六十年代在台灣讀大學,也反國民黨,反威權政府,主張民主自由,但我們終究是經歷過這一段歷史,不應該抹殺它。

【大陸採訪】

文 ◎ 馮長樂

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有助於建立新的中國近代史解釋體系

中正紀念堂是臺北的一個標誌性建築物。要把一個紀念性的建築物變成了民主的聖地,我們不去討論這是歷史的進步還是後退的問題。這將有助於建立一套新的中國近代史解釋體系。

對這次中正紀念堂的改名風波,我們應更科學地、全面地、準確地評價,我們不需要去聯想攸關一個歷史人物一生的功過,這樣更能起到推進和發展中國近代史的重要指標。

相信台灣朝野各方將以台灣人民意願為出發點,最終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案。我們理應從一個民族興亡的視野出發:不以物喜,不以物悲,不以家族榮辱看天下興亡的心態去面對。

貴州民主人士陳西:感謝台灣人做出表率作用

台灣的「中正紀念堂」更名,標誌著中華民族的覺醒。即公民意識的覺醒,奴僕意識的拋棄;一個獨立人格的人的覺醒,百姓意識的拋棄。「中正紀念堂」的今天,也就是大陸「毛澤東紀念堂」的明天,大陸民眾感謝台灣人為他們做出了表率作用。

大陸的專制崇拜、權威崇拜、英雄崇拜、個人崇拜,該丟進歷史的博物館了!大陸人也該走進民主國度,走進自由的廣場了。專制崇拜是奴役;權威崇拜是剝奪;英雄崇拜是流血流淚;個人崇拜是災難、是瘋狂。

回到都尊重每一個人的底線上來吧!回到熱愛自由而非權力的理性認識上來吧!警惕權力的危害!

中國民主同盟盟員 、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人民才是歷史的主人!

台灣人民是偉大的人民。決定開放黨禁、解除報禁的順應民意、還權於民的原中國國民黨領導人也是偉大的政治家。因為,他們在風起雲湧的民主運動中,終於認識到了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人民才是歷史的主人!任何一個政黨都必須是來自於人民、服務於人民的,否則,這個政黨就喪失了存在的人民基礎,而蛻變成一個赤裸裸的欺詐人民、剝削人民的人民公敵!台灣人民萬歲!台灣民主萬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