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回顧嫦娥一號拍攝的月面圖像引發的爭論

新增網頁1

嫦娥一號衛星拍攝的月面圖像公佈以後,網上立刻就有人說這個圖是假的,因為這個圖和以前NASA拍攝的月球圖很相似。針對這個質疑,嫦娥一號衛星總指揮兼總設計師葉培建講了自己的看法:為什麼嫦娥拍的照片和NASA的照片一模一樣?因為月亮只有一個,而月面數據美國的衛星早都完全獲取了,現在拍的任何一張新的圖像都能找到美國衛星拍的同一位置的圖像,你要是能拍出新的就見鬼了。

可能是覺得這樣的解釋不充份,在葉培建之後,中國探月工程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又向公眾解釋嫦娥一號衛星所攝月面圖像為什麼是真的。他指出,嫦娥一號衛星所攝圖像上某個地方有兩個小坑,而美國二零零五年最新確認的月面圖像上,同樣的地方只有一個小坑。那個新出現的小坑,是後來月球遭到隕石撞擊後形成的。這就證明了中國人得到的月面圖是自己拍攝的,不是抄襲美國人的。

十二月二日,一位叫「美的眼睛」的網友發帖說:歐陽先生指出的新坑,直徑約三公里,十來年的功夫在幾百乘幾百公里的月面上最可能產生的是直徑米級的新撞擊坑,當然不能排除公里級新坑的可能性,但那應該是非常非常低概率的事件。排除隕石撞擊後,如何解釋那兩個奇怪的坑呢?美的眼睛把嫦娥一號的圖和Google Moon上美國拍攝的月球圖仔細比了一下,發現「新撞擊坑」的說法問題很大。最可能的是,問題出在圖片拼接環節,很可能有一方把圖拼差了。

一般地說,在宇宙空間拍攝跟在地球上拍攝是不一樣的。在地球上,機器可以對一個物體一次成像;在宇宙空間,機器對一個物體則要多次拍攝,然後將這幾部份底片合成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圖片。因為有這樣一個合成階段,因此在圖片拼接的時候就可能出錯。一個圓坑如果是經過兩次拍攝,那麼人們就只能得到兩個半圓坑的底片,在拼接的時候如果出錯,那麼人們看到的就是兩個坑,而不是實際上的一個坑。

美的眼睛認為,嫦娥的兩個坑對應的、其實就是一個坑。因為拼接錯誤,所以中國的科學家才誤以為在美國人拍攝完月面圖像之後,月球又遭到了一次隕石撞擊,而這次撞擊形成的坑,恰好被嫦娥一號拍攝到了。他們以此來證明,嫦娥一號確實在月球附近拍攝到了月面圖片。

到底是中國人把一個坑錯位成兩個坑,還是美國人把兩個坑錯位成了一個坑?美的眼睛進一步分析圖片發現,在美國的圖片上,我們可以看到一條長的陰影,在中國的圖片上,我們可以看到兩條陰影,這就意味著,拼接錯誤使一條陰影變成了兩條陰影。根據圖片上的陰影附近的參照物我們可以確信,美的眼睛分析得沒錯。美的眼睛並未說嫦娥一號的哪個圖是假的,只是說哪個圖存在著拼接錯誤,不知道專家們如何回答他的質疑。

前些天,包括李昌鈺在內的一批專家一致認為華南虎的照片是假的。在這個背景下,討論嫦娥一號的月面圖是真是假就具有了政治意義。十二月四日,國防科工委組織一些人接受了《中國政府網》的專訪,一些高官和科學家參加了這個專訪,在這裡,繞月探測工程總指揮欒恩傑說:不知道哪一位網友說是假的。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們這個圖是一萬七千餘人奮鬥了四年拿到的,我希望國人,正直的國人尊重我們的勞動,尊重中國人的成果。怎麼能開這種玩笑呢?這是我的第一個感受。第二,我向國人負責任地說,這幅圖確實是我們工程上拿到的第一張圖。特別是這張圖的右邊,那是我們中國歷史上頭一次獲得月面的第一個條帶的第一軌圖,我們保留在合成圖的右面。當我們看到這個圖的時候,我們想到中國千年的夢想。拿到第一張圖的時候,全體參研參試人員全都落淚了。

這位總指揮這樣說話就讓人納悶了,討論科學問題就應該討論事實,離開事實,說什麼要尊重人的勞動,甚至煽情地說,拿到第一張圖的時候,全體參研參試人員都落淚了。這對解除人們的疑問有什麼幫助呢?討論科學問題需要的是理智,在這個時候讓感情參與進來是不妥當的。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 轉自「民主論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