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個走運的人

有一個人,讓我特別難忘。她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是:「真走運啊!」

可這個人在我們看來並非特別幸福。她開著一家小小的雜貨店,出售一些糖果、煙草之類的小東西,那些瓶瓶罐罐上沒有一點灰塵。

店主總是端坐在那裡,含笑著招呼客人。閒下來時,她就低下頭用絲線編織些小飾物,諸如手鏈啦、髮帶啦,隨後就掛在店裡,有誰喜歡就買走。

最初,我被她編的一個精巧的筆袋所吸引,淡綠色的,像很嬌嫩的草。

「今天真走運啊。」她說,「春光多美!」 她的讚嘆是那麼由衷。

「這筆袋就像春的顏色。」我說,「特別美。」

「我真走運,」她說。「遇到了一個知道我心思的人。」

我買下了這個筆袋,也牢牢地記住了這位製作者。也許是受到了她溫和友好的對待,也許是她單純的落落大方的眼神,也許就是她那句「真走運啊」。

我經常會順道去看看那家雜貨店,有時買些東西,有時只是看看。因為在我的生活圈裡,很少有人認為自己很幸福。有些人在外人看來已經過得相當不錯了,但他們本人總覺得還缺點甚麼,遠遠談不上「走運」。

可這店主,多麼平凡。她終日坐著,等待人們光顧,還得一張一張撫平那些亂糟糟的零錢。但就是這個人,每天把頭髮梳得漂漂亮亮,穿著得體,安詳而知足地活著。

有一天中午,我路過店門口,她正在吃午飯,就著開水吃一個大大的糯米糰。看見我,她笑笑,又說自己真走運,吃到了香甜的糰子。

「你該到對面的店裡吃一碗熱乎的麵。」我說,「那才舒服。」

可她說,那糰子可不是普通的東西,是她的一位老顧客親手蒸的。那老太太已經是八十多歲的高齡了,非常健康,還能爬山呢。

「我有這樣的朋友,」店主說,「真幸運。」

那一次,我在店裡買了個她編的髮網。綰頭髮用的,我說去爬黃山時,我要用它來盤起頭髮。

她讓我歸來時替她帶一張黃山的風景照。她又說:「真走運啊!」像是恭喜我,又像在說她分享了這個「走運」。

歸來後,我如約前去把我拍攝的最好的一張照片帶給她。我還慫恿她,哪天請人照看一下雜貨店,親自爬上黃山。

「有纜車嗎?」她問,「真的有和我想的一樣。真幸運啊,要有一天我也能去看看就好了!」

「不必坐纜車,慢慢往上攀,爬上天都峰!」我說。

「是啊!是啊!」她笑笑說,「我夢到過。」

後來,我搬了住處,好久沒去店裡。有一天,我忽然想念起她來,便匆匆趕去。

可是,雜貨店雖沒關掉,但換了店主。我問起她來,新店主說,她去世了,那個人真有禮貌,她倒下時,許多人去抬她,她還睜開眼,說:「謝謝,我真走運。」

我怔了許久,問:「那你知道,她去世前去爬了黃山嗎?」

店主正忙著做生意,這時突然停下活計,說:「爬山不會吧?」

後來我才知道,她是個下肢癱瘓的女子,坐在特製的輪椅上看管小店。而我,由於她陽光一樣的微笑,從沒在意她缺少甚麼。

我會常常想起她,想起那由衷的一聲「真走運啊!」,因為它是點燃人類良知的一片光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