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日本人推薦二零零七「偽」 凸顯謝罪文化

?"
帕洛瑪(Paloma)煤氣爐發生意外,該公司首腦陣一併出來謝罪。(網絡圖片)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當日,日本首相在記者會上正式向一班因服用含有被禁止的有害成份的造血丸而感染C型肝炎的患者家屬鞠躬謝罪,此次記者會被稱為謝罪次數最多的二零零七年的最後一次謝罪記者會,也是出來負責賠禮謝罪的人當中職務最高的一個。

而每年年末,日本都會讓國民推薦一個漢字來作為該年整體的總結。二零零七年「偽」字則高票當選,「偽」在日文中與中文的意思類似,也表示「假冒、不真實,不誠實」等的意思,日本人選擇此字的主要原因是,一些原本在日本食品業享有盛名的業者,都被揭發出竄改保存期限等不法行為;國民的保障「退休養老金」繳納紀錄也被政府遺失,以及前防衛次官貪污被捕等事件,令整個日本社會激盪不停。可以說令向來以品質、信譽贏得信賴的「日本製造」,也著實增添了不光彩的一面。

「偽」的出現,還凸顯了日本另一種獨特的謝罪文化。二零零七年如此多次的謝罪記者會可謂是前所未有,故稱之為「謝罪年」並不誇張。

謝罪記者會從政界開始,教育界、警方、體育界、娛樂界,再到一般的民間企業包括享譽多年的名牌飲食業,三天兩頭舉行謝罪記者會,電視臺反覆轉播此類記者會,謝罪一方則必須面對媒體尖銳的追問以及整個社會民眾的考核。

二零零七年謝罪的相關人士多數在謝罪後不久,有的引咎辭職,有的更以結束生命作為謝罪的方式。另外一些飲食企業則停頓重整,洗心革面,以期望獲得民眾既往不咎的信任與支持。
 
政府官員謝罪

前首相安倍當政期間,其手下多位內閣成員包括前防衛省大臣,因信口開河的言論,被媒體緊追不放,最後需要再三地公開賠禮道歉,才算告一段落。這也成為前首相安倍晉三辭職的導火線之一。因為退休養老金的紀錄發生疏漏,該社會保障機構,以及最上層的厚生勞動大臣,也向日本國民多次道歉賠禮。

最大的在野黨也不例外,民主黨黨首小澤一郎突然請辭,兩天後即出爾反爾,謝罪賠禮,繼續留任黨首一職。官員謝罪收到的效果雖然不是那樣理想,但謝罪這一關在日本社會幾乎是必須要面對的。

企業謝罪

二零零七年一開始日本一家近百年的老字號糕餅店,因被揭發共有八次使用超過消費期限的牛奶製作糕點,這一消息被媒體曝光後,日本消費者十分震驚。該公司社長當月即宣佈引咎辭職。

八月份另一個遠近馳名並受到港台遊客慕名前往購買的日本北海道著名土產,石屋製果名下的「白色戀人」巧克力夾心薄餅,同樣被揭發公司竄改產品的食用期限,如將包裝上應該設定為「賞味期限7月31日」的日期有意延長一個月,成為「8月31日」。此類產品共四千多箱貨品不得不廢棄。該公司也曾自行廢棄四噸被檢出含有大腸桿菌的冰淇淋。

除此之外,其他的還包括馳名三百年歷史的以小紅豆醬包裹的粘糕——名為「赤福」的日式點心等,也相繼被揭發使用過期食品,還有假冒牛肉的豬肉加工食品、以中國進口的食品假冒日本製造等等,二零零七年類似的醜聞令整個日本社會民心不安。

而所涉及到的相關公司人員不斷地做出賠禮謝罪,也相繼停業整頓,之後再高調推出市場。日本民眾普遍接受這種謝罪方式,並且這種獨特謝罪方式也成為社會給與業界重生的機會。

體育界謝罪

一名十八歲拳擊手龜田大毅,因為在拳擊擂臺比賽中節節敗退,竟然在眾目睽睽下將對手整個人抱起來重重地摔在地上,拳擊變成了摔跤,嚴重違反比賽規則,引起日本拳擊委員會的震怒。日本拳擊委員會即刻作出處罰,龜田大毅選手的職業拳擊手資格,停止一年。

有報導指出,在整個比賽中,這些違反常規的舉動,都來自於擔任其教練的父親龜田史郎及師兄的大哥龜田興毅的教唆,並有錄音錄像為證。因此又吊銷他們的教練執照,其大哥龜田興毅遭到嚴重警告。

龜田父子三人在日本拳壇一直是爭議人物,先前就曾數度被日本媒體質疑比賽另有黑幕,而三人面對媒體及拳擊對手的囂張態度,也令社會人士對其搖頭嘆息。現在又再爆出明目張膽的違規。事件發生後,社會輿論譁然,認為其卑劣的手法必須出來謝罪。在社會上的批評聲不斷中,龜田史郎帶著二兒子大毅出來面對記者們謝罪,然而其不承認教唆的謝罪態度,以及父子倆只穿西裝不戴領帶的服飾,再加上被限制的短短十多分鐘的謝罪時間,都未能得到社會認可,尚不足以平息他們公然違規所造成的社會影響。

最後在社會的輿論壓力下,作為兄長的龜田興毅代父親及兄弟上陣,不設時間限制地召開謝罪記者會,在會上一改以往不可一世的態度,被記者捕捉眼紅的鏡頭,平靜耐心地回答記者的多番追問,以及最後不可欠缺的九十度鞠躬道歉,終於得到民眾的諒解。之後隻身前往墨西哥探望在當地接受培訓的弟弟時,於機場得到媒體及民眾的友好問候。

在龜田家出事之前,日本相撲界著名的蒙古出身最高級別選手朝青龍,也因被懷疑「裝病」返回家鄉蒙古參加兒童足球比賽而遭到日本社會一致抨擊。雖然其本身非日本人,但入鄉隨俗。朝青龍於七月末,被懷疑「裝病事件」以至其返鄉經過長達近四個月的治療,直至十一月中返回日本,雖然拖拖拉拉近四個月時間,但最後還是要經過謝罪這一關。返回日本不久即召開謝罪記者會,雖然沒有得到社會的所有認可,但是其行動已經讓一些市民表示希望其洗心革面,重振雄風。

社會其他領域謝罪

教育界謝罪的以校長為多,學校發生欺凌事件,或是學生受辱自殺事件,該校的校長不但會就事件公開舉行謝罪記者會,也會親訪學生家庭向學生家長謝罪。

二零零七年六月日本警方因蒐集情報以及個人情報被洩漏等事件謝罪。

娛樂圈一位剛剛出道不久的年輕女藝人,在擔任主角的一場電影的首映禮上,其「黑面」繞起雙手冷待司儀的惡劣態度,不但令在場記者不滿,也招來網民隨即的聲討。一周後出來認錯,在朝日電視臺的獨家採訪中,痛哭流涕。但為時已晚。她闖的禍也令原本到手的廣告被解約。其他,如性格派女藝人三田佳子代替因吸毒而多次入獄的兒子謝罪。
 
謝罪被視為維持社會良性循環的禮節

但每年也有不能令日本民眾接受的謝罪記者會。如體育界的拳擊選手龜田一家父子的謝罪記者會。

也有日本人認為,對於小孩子們來說,打開電視看到的盡是大人們的低頭認罪,會破壞了孩子們的夢想,令他們對社會的期待越來越少,甚至變得灰暗。

還有人表示,謝罪已經公式化,一些企業的負責人雖然心有不服也要就事件謝罪賠禮,這無形中也造成了日本社會難以抒發的壓抑感。

不論是日本社會各界,還是民眾,雖然只能通過對方謝罪,來聽其言而觀其行,被動地接受,但或許這也是在一定程度上能維持社會良性循環的一種禮節。◇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