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饅頭、奧運和烈士

中國大陸最近幾天的熱門討論話題,是政府制定饅頭標準、奧運會,以及湖北省天門市城管打死該市某公司經濟魏文華一事。

先說魏文華,他本是天門市水利建築公司總經理。今年一月七號路過天門市竟陵鎮灣壩村,看見天門市城管人員和村民發生衝突,遂用手機拍照,結果被蜂擁而來的城管毆打致死。這個案件在中國引起轟動至少有兩個重要的原因,一是事件發生在縣級市的天門市,二是被打死者竟然是一間公司的總經理。這兩個原因之所以重要,是如果不是天門市而是北京市,那絕不可能會有官方媒體介入。比如五年前北京女律師倪玉蘭在北京拍攝當局的強迫拆遷,被打至殘廢之外,更被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處一年的勞教,不但沒有媒體報導,倪律師而且成為北京市當局重點監視的異議份子。

魏文華不同,他是國有企業的總經理,大概是副處級官員的待遇,當日和公司黨委書記乘車公務,結果被打死,當然和平民百姓待遇不同。這也反映出中國大陸社會的一個特點。當年孫志剛如果不是大學畢業生,而竟然只是普通的民工,即使被打死也不可能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更不可能因此而迫使中共取消收容制度。其中的道理應該相同。更令人頭痲脊冷的是,天門市有關部門目前正在積極地準備材料,為魏文華申報「見義勇為烈士」稱號。

魏文華和倪玉蘭,在同樣的制度、同樣的法律之下,同樣的事件可以有不同的結果,反映的是制度的失效。因此不由得讓人想到饅頭的國家標準,在這樣非驢非馬朝三暮四的國家中,饅頭的標準只能是個笑話而已。一個無法執行的標準,竟然真有國家政府部門去認真制定並加以施行,可見這個政府已經混亂到何種地步。

另外還有一個標準,就是中國國務院辦公廳公佈的外國記者在奧運籌辦和舉行期間的採訪規定,經過去年一年的實施,證明不過是一個假劣偽貨而已。外國記者在中國的採訪仍然受到各地政府的監視和騷擾,甚至在北京也因為採訪而被毆打,對於瞭解中國現實的國人來說並非奇事,奇怪的地方在於,北京仍然可以腆起臉子設立這樣一個規定和標準。

「同一個監獄,同一個夢想」,這是英國電視臺第四頻道網絡版新聞的標題。該電視臺記者,接近胡佳居所不得而入,只好在窗外拍攝了曾金燕懷抱嬰兒的錄像,製作出了一個「奧運新聞」。這個標題起得精彩。中國大陸的民眾,和我們這些在海外居住多年的人,都被監禁在這同一個監獄中。所不同的,他們的監獄有鐵窗,而且每天面對現實的恐懼,而我們卻被監禁在因恐懼而產生的恐懼當中,而我們的同一個夢想,就是擺脫這個恐懼。◇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