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篇】展翅掠過城市綠洲

?"
展翅起飛的黑面琵鷺。(黃俊賢∕攝影)

追尋黑面琵鷺過冬的痕跡,香港是黑面琵鷺落腳地點中,最狹小和最城市化的地方。高樓密布的城市中小小的一塊塊綠洲,吸引了這種美麗的鳥前來覓食。

每年秋冬,遠道而來的黑面琵鷺在香港的落腳點集中在靠近深圳的米埔濕地公園一帶。不幸的是,去年底,公園附近發現有蒼鷺感染禽流感,政府因此關閉了米埔濕地公園三個星期,米埔附近的元郎南生圍,就成為觀鳥者可以近距離欣賞黑面琵鷺美態的另一選擇。


元郎南生圍。(吳璉宥∕攝影)

「香港剛開始只有五十隻黑面琵鷺,現在有三、四百隻。」每年都會參與全球普查黑面琵鷺計畫的香港觀鳥會主席張浩輝,不無得意的向記者描述道。這位香港城市大學物理及材料科學系副教授,有著十多年的觀鳥歷史。雖然鼻子上掛著厚厚的眼鏡,但幾乎每一種鳥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你看那就是黑面琵鷺,他們低著頭在睡覺。」張浩輝眼光掃過南生圍幾十種鳥類,迅即發現了躲在水邊靜憩的五、六隻黑面琵鷺。我拿著張教授遞過來的高倍望遠鏡,近距離的欣賞牠,牠直立著,頭低彎著,非常的安靜和美麗。


張浩輝觀看黑琵。(吳璉宥∕攝影)

這種全球瀕臨滅絕的鳥類,在香港並不罕見。喜歡拍攝和觀鳥的市民,都能輕易的發現黑面琵鷺的蹤跡,而且可以這麼近距離觀賞到鳥類的地方,非香港莫屬。

保育黑琵運動,源於香港

張浩輝說,黑面琵鷺保育運動其實起源於香港,據說是九十年代初,由一位居住在香港的英國人突然發現這種鳥類瀕臨滅亡,全球一共才兩、三百隻,立刻發起一個救亡運動。然後慢慢推動全球參與,去研究和制定計畫,現在全球黑面琵鷺的數目增長到一千七百隻左右,從瀕危降到高危。

香港是參與保護黑面琵鷺的重要城市。雖然黑面琵鷺夏天在韓國繁殖,但因為地點位於軍事區,很難調查。一九九三年開始的全球同步普查黑面琵鷺計畫,二零零三年開始由香港觀鳥會統籌,由各地資深賞鳥人士、研究人員和鳥類學家共同義務進行。計畫選擇在每年冬天一月進行,便於觀察。

普查計畫每次進行三天,每次三個小時,此間張浩輝會聯合觀鳥會成員和研究人員,記錄下黑面琵鷺的族群數量,研究黑面琵鷺的生存環境。實施衛星追蹤技術後,他們還會用特製的炮網,捕捉黑面琵鷺,為牠們套上腳環,以便跟蹤牠們的生活軌跡。


帶著腳環的黑琵。(黃俊賢∕攝影)

這些數據對保育黑面琵鷺很重要。張浩輝舉例說,比如黑面琵鷺中羽毛尖黑斑點多的就是幼鳥,長大後鳥的羽毛會變為全白。所以通過肉眼觀察,就可以看到黑面琵鷺的繁殖情況如何,現在每年黑面琵鷺的數目都以百分之十的速度在增加。

人鳥和諧,賞鳥讓人變寬容

在黑面琵鷺的保護上,米埔濕地公園曾就黑面琵鷺的生長特性,特意開創環境適合黑面琵鷺生存。張浩輝舉例說,黑面琵鷺喜歡在泥潭上覓食,米埔公園就會調低水塘水位,方便黑面琵鷺覓食;等牠吃了一兩個星期,又把旁邊的塘水位放低一些,方便牠們覓食。
每年飛來香港過冬的黑面琵鷺逐年增加。因為這裏的人歡迎牠。張浩輝稱之為:人鳥和諧。


在水中覓食的黑琵。(黃俊賢∕攝影)

「我喜歡牠覓食的樣子,用嘴掃來掃去,非常可愛。」「我喜歡牠飛的樣子,線條很美。」在南生園觀鳥的發燒友一言一嘴和記者講述著觀賞黑面琵鷺的感受。

觀鳥會的陳小姐參與觀鳥兩年,已經愛上了人鳥和諧的局面。「人世間太多紛爭,看到這些大自然覺得很可愛,你會平衡自己的心態。」觀鳥後,她變得更加寬容,更加珍惜人、事、物。

同行的雜誌攝影記者也是一個觀鳥迷。短短觀鳥半年,已經拍下了上百種鳥類的圖片,當然也少不了黑面琵鷺,而觀鳥會的Michelle則拍下四百多張鳥類,能夠在香港城市生活中,看到這麼一片美麗的候鳥天堂,很多人都非常享受。


飽餐歇息的黑琵。(黃俊賢∕攝影

寸土寸金,濕地保育待加強

「我們一直在強調保育的重要性,但香港寸土寸金,有時候想保存一個地方真的很困難。」和其他觀鳥發燒友不同,張浩輝更像一個科學家,憂心保育的發展。他指著面前寬闊的南生圍說:「聽說有香港富商看上這塊地,隨時開發做高爾夫球場……」擔心鳥類天堂不見的心情感染了我。

說話間,一架直昇飛機飛過,聲音驚動了安靜覓食的鳥兒們,呼一下全都飛走了。張浩輝緊張的看著鳥兒飛過的局面,聲音高了幾度,「你看看,這就是沒有空中管制,都把鳥兒嚇走了。」

「如果政府可以將這個區作為一個公園來保護,媒體多一些關注,設定一些保護的原則,就可以保存這塊地方。」

像香港這麼方便看鳥兒的地方,在自然與人工化中的拉鋸中掙扎。所幸,張浩輝看到希望。「我們觀鳥會成立五十年,不斷的在民間推動和宣傳,你看看有了米埔濕地公園,有了塱園濕地公園,人類有一天一定會認識到自然的重要。」◇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