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澳門人無悔二零零七

?"
(Getty Images)

二零零七年註定了要在澳門歷史上留下精彩光輝的篇章。如果說二零零三年是香港公民社會和民主運動的轉捩點,那麼二零零七年可稱得上是澳門民主進程的新起點。這一年,澳門人在民主路上交出了一份無愧於歷史的成績單。

從「五一」勞動節的「削減外勞、驅除黑工」遊行及靜坐,到「十一」國慶日的「反貪腐、保民生」電單車慢駛及遊行,以及民間陸續展開的抗議道路交通惡法、要求政府檢討歐氏巨貪案、反對23條立法等行動,爭取民主、改善民生的呼聲在澳門從來沒有像今年這樣此起彼伏、聲勢浩蕩。而十二月二十日回歸八周年紀念日的民主回歸大遊行,則為澳門的民主進程新起點年份落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作為中國的另一個特區,澳門今年湧現出的多個節日首次遊行,很容易讓人同香港每年的「七一」遊行聯繫起來。與香港相似的是,澳門遊行參與者從五一的以基層勞工和新移民為主,慢慢轉向跨越不同階層,包括不少中產階級、年輕人及大學生,顯示了澳門民主之火薪盡火傳。除了反貪腐、打擊黑工、反對賤賣土地、禁止濫輸外勞等民生口號外,像落實普選、反對二十三條立法、推進民主政治發展這些訴求,也讓港人有種與澳門同呼吸、共命運的感覺。而且難能可貴的是,上述遊行等活動基本上都是和平有序進行,展現了澳門人理性、克制、和平的風貌。

以前,澳門人給人的印象是溫順、寧靜、隨遇而安的小市民性格。葡萄牙殖民統治的四百多年間,華人相對於澳葡人士來說處境低微、受盡屈辱。一九九九年雖說擺脫殖民回歸中國,但澳門的管治架構是行政權力獨大,民間力量比較薄弱。這樣的歷史加上人少地窄的環境,使得澳門一直以來在國際面前、在中國甚至在香港面前,總是不被重視,處於失語狀態。

但是,澳門人正在悄然改變現狀。近幾年隨著澳門憑藉賭業迅速發展的同時,逐漸暴露出社會各個層面的危機和矛盾,包括官商勾結、黑工氾濫、就業失衡、貧富懸殊加劇、官員貪腐猖獗、房產價格飆升等。特區政府對此不但缺乏承擔,反而接連爆出官員貪污、使用黑工、推行交通惡法的醜聞和弊政,澳門政府的民望大幅滑落,政府與民眾的矛盾日益尖銳。於是,今年自五一開始,澳門人改變以往默不作聲的消極態度,一次次走上街頭進行抗爭,他們要求改善民生,推進民主政制發展,為了澳門不致於真的會「玩完」。這些訴求表明,澳門人已經站出來為這個城市的長遠發展去表達意見、提出具體規劃。澳門人用無比清晰的腳步和聲音發出宣示:要民主、要民生、要一個清廉的政府、要一個自由的社會。

正因為此,二零零七在澳門的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這種澳門歷史上的新氣象,顯示了澳門民間有著求新求變的智慧和勇氣,意味著澳門公民社會開始成長,也展示了澳門走向民主政治的可能路徑。

雖然澳門的民主路程要比香港更加難走,比如澳門基本法中沒有雙普選目標的規定,澳門政府已正式提出二十三條立法時間表。但是澳門社會封閉的堅冰已經打破,澳門社會邁向民主的進程已經起航,澳門人已經寫下光榮的二零零七。憑著這一點,澳門社會走向開明、政通人和的願景,仍然是可以期許的。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