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我的雪災感悟

中國中南和西南各省發生嚴重的雪災,導致廣州火車站乘客延滯,人數最多的時候超過八十萬人。廣州是我的家鄉,無法想像近百萬人聚集在廣州火車站是個什麼樣的情景。然而今年的雪災卻令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遇到的一次雪災。

那是八十年代乘卡車沿川藏公路進西藏,在八宿(白馬縣)到然烏湖之間遇到雪災的那一次。司機突然停下車來,告訴我他再也無法前進了,因為天地一片灰茫,無法看到公路了。我自告奮勇在車前面探路,穿戴整齊之後一個人走在前面,司機跟在我的後面二、三十米的地方,慢慢地挪動他的卡車。

那個地方是一個相對平坦的川地,離最近的山峰大約有幾公里遠。我抬頭望天,雪花還在落著,腳下有細細的踩到積雪的聲音。那是一個銀白純淨的世界,近處沒有任何參照的顏色,放眼望去,上下和左右全都是一片晶瑩,它包圍和擠壓著所有的感官,聽覺、視覺、嗅覺和觸覺,完全無法逃脫這種純潔的圍困。

那天我大概在雪地中行走了兩三個小時,不知道自己摔進淺溝中多少次。到後來,我把手伸到前方,純粹為了在我前面有一個非白色的物體,我故意大聲唱歌,最後已經變成了自己都不明白的胡說八道,只是為了聽到一些變化的響動。

我忽然意識到一個純潔和純粹的世界之可怕。那個天地一體的晶瑩世界緩慢地占據了一切,我無法看到哪怕是前面半米遠的東西,耳邊聽到的,除了後面輕微的卡車聲之外,可以說只有自己的心跳。然後這種進犯開始侵入內心,僵化了跳躍的意識。

我並不想講那些驚險的故事,因為那整個事件給我的唯一啟發更為重要,那就是:這個世界需要不同的顏色和不同的聲音。生命的可貴,在於每個個體的獨特,而不在於和別人同質。在這個宇宙中,每一個生命之所以應該受到珍惜,是因為他是唯一的單獨的、不同的特質,而不是因為相同,世界也因為個體的不同而豐富多彩。

那時候我才二十歲出頭,追求純潔、浪漫、理想、勇氣和被認同。但自那次雪災之後我不太批評別人了,因為每個即使有缺陷的存在,都是他本質所在。沒錯,我是通過在雪地中獨行,體悟到薩特「存在先於本質」這個道理的。釋迦牟尼說萬物空相,非有亦非非有,是必須滅盡六識才能體悟到的。在我輩的層次上,寬容大於一切。不必非要讓別人和你一樣,其實就是寬容自己不必一定要和別人一樣。

我絕沒有任何對這次湖南江西等地發生雪災調侃的意思,因為人生畢竟是一次接一次的事件,而我們需要從自己經歷的事件中學習和體悟,無論這些事件給予我們的體驗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都是我們人生難得的寶貴財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