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奧爾良的溫馨 、美食、和苦澀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新奧爾良(New Orleans)地處路易斯安娜州東南,以多文化的傳統、美食、和音樂馳名,是美國主要的港口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被稱為美國最有異國情調、最獨特的城市。她的名字來源於法國一個攝政王奧爾良公爵。有意思的是,首先殖民的法國人後來被西班牙人趕跑了,人們今天看到的新奧爾良著名的法國區(French Quarter)的古老建築,實際上是西班牙人統治時期留下來的。法國人重占新奧爾良不久,拿破崙就把她賣給了美國。今天,世人提到新奧爾良,則更是因為三年前的那場颶風。

二零零五年卡萃娜(Katrina)颶風襲擊時,陸軍工程兵建的堤壩沒達到設計標準,市區八成被淹,一千五百人死亡。命運之神捉弄人們時,也真是不可琢磨,幾個月後新奧爾良又被瑞塔(Rita)颶風襲擊了一次。

卡萃娜之後,各種大型體育、文藝、學術、和商業會議都刻意回到新奧爾良。元月間美國市場學研究會(Academy of Marketing Science)的一個國際會議也在那裏召開。學會主席巴賓教授在晚宴上說,卡萃娜之後不久,會議委員會就一致投票把會議地點選在新奧爾良,以示人們對她的支持。

會議旅館皇家桑納斯塔(Royal Sonesta)就座落在波旁(Bourbon)街之上、法國區的中心。知道我要去新奧爾良的同事都說,去了好好吃吃海鮮。那裏的海鮮確實種類齊全,味道也別緻。融合法國和西班牙烹飪的克里奧(Creole)海鮮吃多了,對虎蝦、紅魚、海龜肉湯之類的也很快就膩了,試著找了找中餐館,一家也沒找到。

新奧爾良的溫馨,體現在這裡早期歐洲殖民者留下的傳統。旅館裡提供一種叫「翻領」(Turndown)的服務,就非常的古樸、細膩;為客人把床鋪準備好,有在家裏的感覺。去酒店的出租車司機是一位年輕的女士,坐在後面讓人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居然讓女士開車。她倒是覺得沒甚麼大驚小怪的,這也算新奧爾良的一景。一路她給我指過來,洪水來時哪些地方被淹、哪些得以倖免,看了令人心情沉重。

新奧爾良見聞印象挺深的,是一個叫山姆的前車行經理和老闆。山姆是黎巴嫩人,來美國七、八年了。卡萃娜颶風之前,山姆有自己的車行,庫存三十來輛車,價值約三十萬美元。最得意的時候,山姆開一輛新的奔馳CLK,八缸32閥,四百七十五馬力,要美金十二萬一輛。颶風之後,一夜之間,他的財產全部化為烏有。

那漂亮的奔馳跑車停在機場附近,也被大水淹到車頂,完全報廢。

我聽了有些不解,問山姆怎麼會這樣呢,那些汽車難道全都完蛋了嗎?座椅纖維和皮革會被水泡壞,引擎和傳動是金屬的,有沒有可能翻新、修復呢?山姆說根本沒有可能,因為汽車一旦淹在水下超過一定時間,內部就發霉長毛,車內的座椅、電子設備就全完了;引擎、傳動也是一樣,生銹、浸泡之後,也不可能修復。

天,昔日的老闆是一名出租車司機,開輛老舊的雪弗萊麵包車。我問他還想重新創業嗎?
他說當然啦,正在積極努力。

作為旅遊聖地的新奧爾良,殺人犯罪卻總是排在美國城市的前五名。卡萃娜之後暴力犯罪有所降低,但那些接受了卡萃娜難民的城市如休斯頓,謀殺率卻大幅上升。

而今天,失去了四成居民的這個港市,他殺犯罪又達到了歷史最高。

波旁街的夜生活光怪陸離,當年水深三、四尺,旅館的第一層樓都被淹了。這裡有歐洲傳統的狂歡節(Mardi Gras)非常有名,今年提前開始,有長達三個星期的狂歡,每天晚上都有遊行。夜晚的街上,到處是為上空酒吧招徠顧客的人。一種叫「手雷」的酒精飲料裝在粗粗的試管裡,夜色下泛著五顏六色粗俗的色彩,據說一個就能讓人醉倒、喝兩、三個,人就要睡在大街上了。

新奧爾良雖然天主教徒很多,但卻盛行大量的、各種各樣的巫術,有些巫術還與天主教的信仰融合在了一起。信神的山姆說,他覺得新奧爾良的災難與道德的敗壞有關,那些被淹最厲、損失最重的地方,也是那些最危險混亂,毒品和犯罪最猖獗的地方。

看來,人們似乎還是沒有從上天的警示中汲取教訓,依然故我;也沒有太多人能像山姆那樣,可以聯想到天災與人禍之間的關係,這未免令新奧爾良傳統的溫馨和美食之中,也帶了幾分淡淡的苦澀。◇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