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福建移民的帝王熱和東北養戶的蟻神夢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美加許多地方,福建人開的中餐館近來特別紅火,他們與老僑的粵菜、湘菜和近年盛行的川菜、北方菜、滬菜競爭的法寶,就是大規模的布菲(Buffet)餐館,亦即那種固定價錢隨便吃、愛吃多少吃多少的自助餐廳。

為價錢不貴、種類繁多,螃蟹、牛排、甚至龍蝦都隨便吃,布菲餐館很受歡迎。正因為這一點,吃布菲的食客都吃得很多,許多想要減肥的人,往往因此卻步,這成了制約布菲擴大生意的一個因素。

福建人經營的布菲餐館有個有趣的現象,就是餐館名字冠以皇族、帝王的特別多,如「皇家布菲」、「皇朝布菲」、「帝王布菲」等。網上隨便一查,從羅德島、新澤西、康州、佛吉尼亞,到依利諾依、阿肯色、俄勒崗、路易斯安娜,以及西部的加州、加拿大的溫哥華,叫「皇家布菲」(Royal Buffet)的中餐館,僅前幾頁就有三十多家。還不止這些,這些餐館內部從裝潢到菜式,都非常相似。

中餐布菲的好處,在於把美食普及化、平民化,拿最低薪水的人工作兩小時就吃得起一頓海鮮大餐;其缺點是人們饕餮一頓,吃的痛快但狼狽,未免把中華飲食文化給庸俗化了。人人想做皇帝,餐館名字雷同,卻很容易混淆,說不清哪個是哪個。所以,取名字可能還是多樣化一些更好。

最近名躁一時的「蟻力神」事件,也跟皇帝扯上了鉤,總公司叫「天璽集團」,銷售公司叫「帝豪蟻力神」。「蟻力神」英文名字就叫蟻力(Ant Power),但中文名字有問題。把神和動物連在一起,已是不敬,用在性保健品上,則是褻瀆,這企業一開始就是注定要失敗的。

公司起名字的時候,市場研究顯然沒做到家。對信神的人來說,他覺得你褻瀆神靈,不會買你的產品;對不信神的人來說,他根本就不信、這個策略也就不靈,你用「神」做招牌也沒用。唯一可能有用的,是那些半信半疑的,但中國對神佛半信半疑的人,往往信鬼而不信神,只要看看其對修佛的態度就略知一二。因此,如把產品叫「蟻力鬼」,當政的邪靈可能反而會眷顧有加。

蟻力神養戶沒錢過年,吶喊說要團結起來、到瀋陽外國大使館過年。這很耐人尋味,到外國大使館,那就是要到外國去過年了。中國貪官把保證金騙了、吞了,咱們找外國人要,也是一個主意。但外國人的錢從哪兒來呢?朝中國政府要?這不是請人家來干涉中國內政了嗎?

養殖戶說自己就像帶病毒的人,誰見誰怕,都成了笑柄了。旁觀者說誰讓你們相信政府了,看倒霉了吧。這件事說到底,倒是有助於人們認清政府的真面目。未來中國大學的燕雲說得好,千里中共魔堤,恐將潰於蟻穴。

蟻力神案難收場,是因為「還錢」兩字。天璽集團僅去年養殖戶的保證金就聚斂了人民幣十億,騙局造成一百三十萬養戶傾家蕩產,四百萬遼寧蟻民血本無歸,維權蟻民據說有一千萬。問題之嚴重還在於其後續效應。多數養戶是以拆遷賠償、下崗遣散費作為保證金的,丟了錢生活無著,不會善罷甘休;拿了錢的人看漏子捅大了,會拿錢跑的越遠越好。留下的空洞如果政府填補,其它地區的維權人士也會仿效;如果政府不填,則收場困難。奧運會的足球比賽就在瀋陽,愛踢球的瀋陽人已經揚言,不會錯過這個「射門」的機會。

從福建移民的帝王熱紅火不已,東北養戶的蟻神夢好夢難圓,不難看出在自由社會的體系下,華人的聰明才智是如何的可以自由發揮、施展,而在專制僵化的制度下,夢想終究是夢想。

看末代皇帝溥儀的回憶錄和正史、野史的描述,以前中國皇帝每頓飯幾百盤菜擺在那裡,但真正吃的也就眼前的十來樣。這跟目前布菲中餐館裡動輒兩、三百種菜式,但每個人也就吃一、二十種的做法,還真的是差不了太多。現在的平民百姓,在吃上居然也蠻有皇家的氣派了。只是呢,人們要圖個皇帝夢、想當個皇帝,哪怕是土皇帝,都可以理解,努努力、積德多了也不難做到。但要擠身神界,恐怕就難的多了,那要正法修煉才行的。

看福建人開的那些「皇家」餐館,看得出他們還是信天敬神的。沒準兒,這些人以前真的是什麼帝王也說不定。記得去年神韻晚會歌詞裡有這麼一句,「我們都是天上的客。」或許這些福建人心中,模模糊糊地還沒有忘掉自己真正的來源?那也未可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