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廊柱間的書法家 黃天素

?"
黃天素的禿筆寫大字——忍。

鹿港許多廟中對聯、匾額、柱上以及壁上留有書法家黃天素的揮毫之作,堅定剛毅,端莊穩重,陶鑄溫柔敦厚的情操。

一生執守著鹿港的書法家黃天素,在當地的大小廟宇中,留下不少書畫手跡。黃老先生的魏碑書法不但獨步藝壇,而且遠近馳名,除了在台灣各大展場常有個展、聯展外,並先後在美國、法國、瑞士、德國等國舉行個展,深獲各界好評。其作品廣受各國人士珍藏。

一代書法家黃天素,名素,號絢章,又號天章閣主人,一九零七年出生,九十歲去世。他的魏碑書風,不僅師法晚清的書法家趙之謙,著重在萬毫齊力,表現出盛氣的陽剛之美,並充份的發揮此一特徵,加上他自創的風格變化,筆法具有非常淳厚的鄉野風,以及雄壯的氣勢。

黃天素的大毛筆。


我們前往鹿港,尋訪黃老先生留在廟宇廊柱間、匾額上的字跡。聞名台灣的鹿港小鎮,在清朝時期,曾經是貿易繁榮、生活熱鬧的港埠,留下了很多古蹟以及人文采風,雖然已經失去了昔日的風華,但仍可在眾多廟宇之間,尋找古老的記憶、古樸的味道。

在一場「黃天素百年書法紀念展」中,展出的六十幾幅書法作品大多是大字體的字畫。黃天素老先生揮毫寫下來的大字,充滿了律動感,既寬且厚的筆墨,極具獨創性,往往讓看過的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而有別於其他廟宇中所見恢宏大度的大字體,黃天素在新祖宮留下的字畫,則顯出另一種清雅秀逸的風格。

他的朋友施先生說:「什麼字、什麼體都有人寫,由於他的主要特點就是氣勢特別強勁,所以適合寫這個魏碑體。人家說他的成名在魏碑,其實我覺得,主要還是在他的筆畫、他的神韻,除了魏碑,他寫隸書也是一樣有這個氣勢。」

黃老先生在龍山寺寫魏碑體時,約三十歲,算是當時最年輕的一個書法家。留在壁面與廊柱之間的書法,看起來不但格外的堅定剛毅,而且還流露出端莊穩重的獨特風味。這座令建築界讚賞的古老廟宇建於乾隆年間,被稱為台灣佛教的開山寺,為台灣的一級古蹟。

黃天素的友人和鹿港天后宮裏的字。

黃天素揮毫。

鹿港最早的媽祖廟之一興安宮的廊柱留有黃天素書作。

黃老先生在不收費的情況下,還為當地許多商家寫招牌,很多數十年老店的店家,把這些招牌當成商家的精神象徵。

雕塑家黃映蒲說:「黃天素老先生寫的字很飽滿,且蒼勁有力,看到他的字,會有一股淒涼的感覺,但是又很有能量,而且會鼓動生命力,所以真的很好。黃老先生幫我題寫雕塑事務所等字,每當我看完都會很感動,覺得如果不更加努力,會對不起他。」

黃老先生的三子黃世芳說:「父親一生中寫過最多的字應該就是『龍飛鳳舞』。因為一般的習俗,就是喜歡討個吉利,而這個龍飛鳳舞,是一個很討喜的句子,是句吉祥話。例如這個舞字,他故意把它寫成虎尾(虎尾就是一筆下來,頓頓頓……頓到最後,要頓得流暢、沒間斷),閩南語叫做「好尾」,諧音也就是好結局的意思。有很多朋友或者是鄰居家裏,都掛著這個龍飛鳳舞的字。」

為了流利順暢的寫大字,黃天素煞費苦心的找大筆,同時為了要找到一支能夠讓他行雲流水般揮毫的好毛筆,黃天素付出了一般人想像不到的代價。黃天素告訴他的子孫們,早期,他曾以約價值一甲地的財富,換了一支毛筆,所以得來不易。黃世芳認為,這支筆是他父親一生中最珍貴的筆,而且他揮毫所寫的字,很多都是出自這支毛筆。

由於常常有很多親朋好友前去求取字畫,黃天素只好全家總動員。他的三子黃世芳,幫忙裱背字畫,而兩個孫子,則要當書僮幫忙磨墨。黃天素的孫子們大概小學三、四年級,身高約能搆到阿公寫字的書桌時,就要幫阿公磨墨,因為硯臺或墨都相當大的,所以磨的時候,得把身體的力量壓到兩隻手上。雖然磨墨的過程比較枯燥,但對黃天素的孫子們來講,卻是培養耐心的好機會。

「其實我覺得,阿公對我們影響蠻大的是,他寫的內容中包括朱子家訓等等,往往字畫在送出去之前都會先掛在家裏,耳濡目染之下,潛移默化的成為我們的生活價值,這一點對我們影響是很大的。」黃天素的孫子們如此說道。

一提到黃天素老先生的性格,有幾個常常去跟他一起喝茶、向他請益書法的朋友們,異口同聲的說,老生生的個性非常的豪放爽朗,正如他寬廣粗獷的字體一樣;從來不倚老賣老,處世態度謙遜和藹,即使當時已是揚名海內外的書法家了,他還是親自泡茶招待那些學習書法的後輩。

黃老先生留下了很多餽贈親朋好友的書法作品,從其中可以看到老人家重人情、提攜後進的心情;而在流逝的時光中,書法招牌不但成為歷史傳承的見證,也展現了文人一心推動書法藝術的用心。

雖然我們沒有趕上那個時代,再也沒有機會親眼一睹黃老先生揮毫的風采,不過他終其一生維繫著傳統文化,為鄉里的藝術奉獻心力的熱情,到現在,都還讓後輩們深深的感到敬佩和景仰。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