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蟻力神債權會 瀋陽警方大打出手

?"
螞蟻養殖戶表示,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上午,全遼寧省到省委和「蟻力神」大廈討要保證金的總人數保守估計超過二十萬。(養戶提供)

  【編者按】遼寧瀋陽市蟻力神案件,是中國近年來最大的金融詐騙案之一。該公司以高額回報為誘餌,吸引大量民眾參與「養殖螞蟻」,承諾公司高價收購,當然,養殖螞蟻的民眾必須先繳錢買螞蟻。這種類似高利息吸金的手法非常多見,所不同的是中間有一個過渡產品:螞蟻。據悉,蟻力神案件涉及一百三十萬個人債權人(即螞蟻養戶),資金兩百億人民幣。

  由於蟻力神公司獲中國商務部和遼寧省政府發給在中國難以批准的直銷執照,因此被民眾指為官商勾結。而該公司老闆王奉友,曾被官方評為「中國十大明星民營企業家」和「中國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家」等,並兼任中國保健協會副理事長等,官方新華社等官方媒體曾予長篇報導。現被拘押。

  遼寧省下令,媒體一律不准報導蟻力神案件,律師不得為個人養戶代理訴訟案件。

  本刊曾於第四十八期詳細報導本案詳細情況。


二零零二年,「蟻力神」天璽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奉友陪同原遼寧省省長薄熙來等高官去朝陽和阜新等地。(養戶提供)

二月十三日中國新年的大年初七,大約兩千名「蟻力神」公司的個人養戶按照官方報紙刊登的「瀋陽中級法院公告」的指定地點前往參加企業的債權人會議,結果遭到嚴陣以待的一千多瀋陽市防暴警察的暴力驅散。現場目擊的養戶表示,瀋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孔某帶領防暴警察和眾多便衣警察,一大早就已經在「蟻力神」天璽集團公司大廈佈下了陣勢。這位孔副局長坐在警車內對前來參加債權人會議的養戶喊話表示,當天是機構債權人開會,而養戶債權屬個人債權,要求養戶立即離開。
 
警方否定法院公告

從遼寧省各地冒著零下二十度的嚴寒而來的養戶剛到「蟻力神」大廈前就被一群群警察強行驅散。一名試圖拍照的養戶家屬和其他幾名養戶遭到警察野蠻毆打。養戶們返回後表示,全省各地養戶到達「蟻力神」總部的時間不一致、不集中,且剛一到大廈附近就被警察強行驅散,他們粗略估計十三日到瀋陽準備參加債權人會議的養戶大約有二千人。

零八年一月十二日瀋陽中級法院發出公告:裁定受理王奉友為法人的〈遼寧鑄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破產清算的申請;「鑄峰」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定於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上午九時召開。一月十三日瀋陽市中級法院又發出「變更債權申報期間」的公告,在電視播報此公告時有瀋陽養戶看到公告中有遼寧省蟻力神天璽集團有限公司及九企業債權人代表大會由三月二十四日提前到二月十三日召開的內容。

有的養戶手持印有「瀋陽中級法院公告」的報紙質疑,有警察奪過報紙稱印刷有誤,並指責養戶「弱智」。

一位遼陽養戶是中共黨員,她剛到現場就被拽到車上拉走,回到家後她與記者線上聯絡時表示,「今天(十三日)我一直在流淚,整個的場面給人的感受是太可怕了! 」

記者致電中共遼寧省委副秘書長賈德茂,試圖確認十四日是否養戶開債權人會議的日子,他回答: 不知道,便立即掛斷。

養戶遭毆並強迫遣送

幾位抵達蟻力神大廈的養戶表示,瀋陽之外的部分養戶十二日晚已抵達瀋陽,十三日早八點半至九點之間到大廈前的約有五百多名養戶,等待他們的是數百警察、幾十輛警車和數輛公交大客車。

「警察還問我們幹啥來了?讓我們上大客車,說拉我們到一個地方,那裏有清算組的人給我們解釋」,一位養戶說,「大夥一合計,反正已經被政府騙慘了,大過年的也不知道把我們拉到哪去,也許又是騙局,所以沒有人上車。有不同的養戶拿出印有開債權人會議公告的報紙給警察看,有的警察表示:印刷錯誤;有的警察一把搶走報紙,不作答;有的警察表情尷尬,無話可說。特別是孔某看到養戶手拿登有公告的報紙,表情相當尷尬。」

大約九點左右,記者聯繫上一名正在現場的養戶,他描述當時的場面說,一名養戶的女兒欲用相機拍照,四、五個警察衝過去搶了相機把她打倒在地,他跑過去欲解救,這時通信斷了,記者接著幾次再播打過去,手機關機。

十四日記者才再次聯繫上他,他表示救那位與自己女兒同齡的女孩是他當時唯一的想法,但七、八個警察一起衝到他跟前,搶了他的手機並把他的頭按得很低,警察打過他後把他扔上大客車。搶他手機的警察還問他跟誰通話呢。被放回後他先後到兩個派出所才把手機要回來,十三日返回到阜新已經很晚了,他發現手機裏的信息都被警察刪除了。

他還透露,當時女孩的母親很感激他,告訴他母女倆來自遼陽。他被警察控制後看到女孩的母親欲和警察拚命,幾個警察對這名婦女一點不手軟,打了她數個耳光…

記者十三日上午幾次致電瀋陽市公安局,無人接聽。記者又幾次致電賈德茂,其不應答。

陸續來到大廈前的各地養戶均表示,警察根本就不允許養戶在那裏停留,成群的警察一次次驅散剛剛趕到的養戶群體,養戶只能撤退到大廈後面的小巷等地,動作稍微慢一點的立即被警察拖上大客車。有的警察還對養戶破口大罵。被拽到大客車上的養戶發現車上有八、九個警察,而養戶在十名左右。

懼怕曝光 野蠻毆打

這位年輕女子的被打引起養戶的憤怒,一位中年瀋陽養戶看不過去,對警察說不應該打一個年輕女子,但招來五、六個警察的群毆。十三日晚記者採訪他時,他表示,幾個警察一邊說你還不服,一邊對他連打帶踹,他的眼鏡被打落在地,警察都不讓撿,他的腿被踢得起了大包。被扔到大客車後他對車上的警察說自己被打得全身疼痛,希望警察看一下他腿腫起的大包,警察表示:誰願意看你那玩藝,又不是我打的,誰打的你找誰去,你死也到地方再死,別死在車上。

一位鞍山的女養戶因為替被打的女孩說話,兩名警察撲上來就將她按倒在地。記者十三日晚採訪她時,她說,咱們養戶的孩子被打咱能不管嗎,剛說一句話警察上來就給你撂倒,然後拽豬狗一樣的給你拽到車上拉走。這是什麼法制社會、和諧社會啊!?

據目擊養戶透露,在大廈前被打的還有一位瀋陽鐵西區的養戶。

媒體記者被打 傳已下崗

據現場目擊養戶透露,當警察毆打養戶時,有遼寧省某媒體記者因拍照被警察毆打。有養戶跟蹤了解到的情況是,這名記者受託於某外國媒體。他被打後出示記者證,孔某開車帶他到遼寧省文化局。他的記者證被沒收,還宣布他立即下崗,因為遼寧省已經有文件規定,大陸任何媒體一律不許介入「蟻力神」案。

目擊者說,在警察毆打養戶時,有人拿出相機欲拍照現場,幾名警察不由分說撲過去就打,被打倒的人站起之後出示自己證件,並要求警察出示證件,「執行公務」的警察看過被打者的證件後,驚慌失措連忙脫掉警服換上便衣。

原來這位記者來自《美國之音》。養戶分析因為他們的華人面孔,使警方誤當他們是養戶,「如果是洋人面孔,嚇死他們(警察)也不敢打人家啊!」知情養戶透露,後來警察把他們帶到派出所一番獻慇勤加安撫。

有細心的養戶在「蟻力神」大廈周圍做了詳細觀察,發現停在大廈前的幾十輛警車是在明處的,在大廈附近的幾個單位的大院內等地埋伏的防暴警車和武警防暴車總共約有百輛。《美國之音》記者亮明身份後,防暴警車全部撤離。

全方位監控蟻民

一位瀋陽關注「蟻力神」案的觀察人士經過仔細觀察政府的反應,向記者透露他發現的情況,十三日上午九點前後前去「蟻力神」大廈的養戶被分批驅散後,有幾車養戶被拉到蘇家屯體育場,那裏待命的警車比大廈前還要多,附近馬路街道兩旁停滿至少幾十輛警車。養戶被拉到站後警察對其放任不理,部分養戶返回大廈,或與各地養戶代表碰面交流,有的養戶去了省委附近的大福源超市聚集,但也遭到警察的驅散。而多數養戶心理受到重創從蘇家屯下車後直接返家了。

觀察人士指出:「政府就是在暗中觀察養戶的反應,一抓一放,看養戶下一步的舉動。十點以後更多警力調到大廈前,就是防止養戶返回。而養戶大軍無總體組織、協調者,完全是自發自願的討債行為,難以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

瀋陽的養戶透露,十二日下午他們到「蟻力神」大廈附近觀察,發現警察已經做了部署——警車、警察駐守。

警察按名單家訪

一位瀋陽的老年婦女養戶對記者透露,十二日下午一點多,家裏來了不速之客——轄區一派出所警察和兩名社區人員,指責她煽動、串聯養戶鬧事,外地養戶到她家時必須向派出所報告等。該養戶駁斥警察:我比你更懂法,我們是受害者就是要維權,過了年還要去北京告貪官。警察無語。 類似的情況不止她一家。

另據瀋陽養戶透露,二月十二日一名叫李梅(音)的瀋陽郊區農村養戶得到通知——是被選出的一百個債權人代表之一,其家人把消息告訴了認識的養戶。這個消息使養戶們更加質疑債權人代表產生的公正性。有認識她的人表示,她對案件的情況並不了解,而且不太會說話。

「如果政府所謂通過隨機搖號產生的都是這樣的債權人代表,那養戶就徹底任政府宰割了。 」一位接受採訪的養戶絕望地說。◇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