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別被自己的腦袋欺騙

人類大腦的運作遵從一個非常神祕的機制,科學家們投入了無數的金錢、時間和人力,但仍然沒有研究明白。有一種研究的方法,把大腦當成一個黑盒子,看看輸入資料和人類反應之間的關係。這種研究雖然很不「科學」,但卻能夠獲得一些具有啟發性的結論。

有一個對大腦的測試,研究受測試者在甚麼樣的情況下大腦神經才開始活躍。受測試者被裝上測試的探針之後隨機活動,結果十分有趣,人類大腦只有在接觸到和日常經驗不同的事情時才開始活躍。這個結果可以用駕駛車輛來比喻。我們經常在開車的時候「走神」,大腦並不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道路和操作車輛上,尤其是在高速公路長時間開車的時候。但如果前方出現了異常,比如有警車的紅藍閃燈,大腦的某些機制似乎被立即啟動,而注意力立即開始集中。

我們通常並沒有留意自己的習慣動作和行為。例如家中行動,我們並不主動地「意識」自己在上下臺階或者是做熟悉的家務。因為環境和我們的動作過於熟悉,因此被稱為「習慣」。除非東西發生了異常,才會引起我們的注意,比如臺階的高度發生了變化等。

事實上,這個世界上絕大部份的大腦對政治事務的判斷,也遵循同樣的過程。正如新聞學中「人咬狗才是新聞」的道理一樣,我們只對異常的事件感興趣和進行判斷。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中國的共產黨統治集團用了五十年的時間,強迫人們的大腦把它們的異常統治方式當成自然而然,這使人們在判斷的時候發生了扭曲。正像歹徒綁架了人質,警察在救人的時候人質死亡,大家會怪罪警察。當然,在正常社會中人們也會譴責歹徒,但在面對中共這樣的具有強大暴力能力集團的時候,我們通常選擇「忘記」歹徒而只怪罪警察。因為共產黨歷來靠殺人維持,所以他們殺人就不再是罪惡了,而共產黨歷來腐敗,所以他們腐敗也就情有可原了。

在即將舉行的台灣大選的評論上,我們可以看到為數極多的類似例子。一些評論者對台灣的民主選舉評頭論足,但忘記了體制的重要性,甚至有意地「忘記」了台灣海峽對岸的完全另一種極端的體制。曾經有台灣商人對我說:「大陸已經很民主了,市長和我吃飯親自聽我的意見。」商人的話或許不能當真,但看到一些自稱是知識份子的大陸甚至是台灣的先生們,也作出同樣的評論,實在是令人發笑。

白色牆上的黑點,永遠比黑色牆上的黑點更為顯眼。自作聰明而又缺乏智慧的人,當然選擇指出白牆上的黑點,簡單而且沒有任何風險。但其實,這只是被自己大腦的習慣欺騙了。我們應該對自己的大腦保持警惕,尤其應該對大腦的習慣保持警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