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創作七十年 林之助的膠彩人生

?"
春意儷情1994(國美館提供)

「膠彩之美,美在用色,可清雅、可絢麗;美在材質,膠與水,顏料和畫布,訴說著作者傾注生命力的執著。」林之助這一段詮釋膠彩之美的經典佳句,何嘗不是他一生完美的註腳!


林之助(黃凱西攝影)

乍聞台灣前輩畫家林之助二月十三日於美國洛杉磯辭世,他老人家溫和真摯的笑顏,清晰浮現。前年一個特殊機緣,有幸與老畫家有過一面之緣,聽他細數七、八十年來追尋美術、執著膠彩的故事。

林之助個性溫文有禮,很自然地選擇高雅細膩的膠彩畫作為畢生的追求。享年九十二歲,浸研膠彩畫七十年,林之助創作態度嚴謹,構思造境獨到,為台灣膠彩畫重要代表藝術家。他的作品表現東方繪畫之美,無論描繪人物、花鳥畫或田野,清雅優美的畫風,讓他在林玉山、郭雪湖、陳進等以膠彩為主要材質的當年「台展三少年」前輩畫家當中,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入選帝展,送給自己的結婚禮

一九一七年林之助出生於台中縣大雅鄉,十二歲即留學日本習畫,幾年以後考上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二十四歲就入選了當時日本最負盛名的美術大展「帝展」。

「那個時候我二十三歲,結婚的前一年。那年我又專程去日本畫圖,一直在想到底要畫什麼。有一天早晨出去外面走走,看見攀了五、六尺高的牽牛花開了,旁邊有一隻小羊。早上的時候霧氣濛濛的,綠色的葉子看起來像灰色的一整片,薄薄的花、白白的羊,這種感覺很特別。」接下去一段時間,林之助每天都去寫生,稍有霧氣的時候就出去觀察,最後把即將成為妻子的女友也拉高身形入畫。


朝涼1940(國美館提供)

這幅入選帝展的作品「朝涼」,距今已經快七十年,成為國立台灣美術館的鎮館之寶。對於林之助來說,此畫作深具意義,因為這是當年他送給自己的一個結婚大禮!

隨後二次大戰太平洋戰爭爆發,林之助決定回台灣。一九四一年返台定居後,注入了更多台灣本土的色彩,畫作先後參加台灣的府展得到第一名,奠定了他在台灣畫壇的地位。一九五零年後,他嘗試在台灣鄉土為主題的創作中融會西方繪畫理論,創作了一系列半具象的風景構成實驗。一九七零年後的畫風已穩定成熟,大量的花鳥寫實,細緻清雅,古典脫俗。

評審、教學,桃李滿天下

台灣光復以後畫壇開始出現省展,年輕的林之助受邀擔任國畫部的評審委員。「那時候全省的美術展評審委員,就我最年輕,郭雪湖大我九歲之外,其餘的都大我十歲以上,林玉山、李石樵這些有名畫家,都和我同時是評審委員。我這些評審委員的朋友,大部份都去世了,因為那個時候我最年輕。」從林之助發亮的眼睛,我彷彿見看到了意氣風發的瀟灑少年郎。

住在台中的他,一九四六年應聘到台中師範學校(今國立台中教育大學)任教,長年都在台中師範學校授課培養膠彩畫人才,直到一九七九年退休。在台中師院任教三十年,桃李滿天下。在眾多學生當中,膠彩畫家曾得標與老師的緣份似乎特別深。曾得標說:「膠彩畫是比較麻煩,原料也比較貴,我們學生買不起,所以在老師那邊畫畫,他都會提供我們原料,我們非常感激他。去那邊畫畫,又有當時進口的蘋果可以吃,實在很高興,沒想到他是賣了家裏的財產,來做這一種傳承的工作……」

日據時代,由於膠彩畫傳承自日本,所以被稱為東洋畫,在台灣光復後,又因為名稱叫做東洋畫而被排擠,更沒有列入正規美術教育體系之內,然而林之助老師始終不同意使用東洋畫這個名稱。一九七七年林之助首先為「膠彩畫」正名,讓膠彩畫重拾生機起死回生;此外,為了團結中部的畫家,他發起成立中部美術協會及膠彩畫協會,爭取全省美展設立膠彩畫部,被譽為「台灣膠彩畫之父」、「台灣膠彩畫導師」、「台灣膠彩畫復興者」。

一九八五年他應邀在東海美術系授課,成為台灣美術學院膠彩教育的先驅,促成膠彩畫在當代學院地位的確立。即使一九八八年起旅居美國,林之助仍然堅持每年回國居住一段時間,參加展覽及教導學生。由於他的啟發,造就了許多當代的膠彩畫家。

獲文化獎,觸發生命驅動力

二零零五年,林之助榮獲行政院文化獎。當他的學生膠彩畫家曾得標透過國際電話告知此一榮譽時,老畫家沒有理所當然的志得意滿,而是展現謙沖又真誠的喜悅:「二、三十歲的時候,畫圖畫得很快樂,到七老八十的時候越來越艱苦。後來說文化獎要給我,如果在日本是文化勳章獎,啊!要頒給我那個獎,我有那麼棒嗎?」

「然後還有賞金六十萬,我非常高興,好像那個六十萬,重重的從我的屁股上面打下去,不能說年紀大了,我就想不繼續打拚了。我還沒有死,不能說體力不好了要看破,好吧!繼續努力!」這一謙和與感恩的態度,觸發為生命的驅動力,讓他在創作的路上前行不懈。

二零零六年國立台灣美術館舉辦「台灣膠彩畫的捍衛者林之助」特展,他特別帶著妻子回台一同出席記者會。記者會上,九十高齡的他不畏醫師關節退化的警告,秀了一段創作之餘最喜歡跳的踢踏舞,贏得滿場掌聲的同時,讓太太及助理緊張不已!

老畫家透過媒體與社會大眾分享他經由智慧洗鍊的人生態度:做事認真才能獲得尊敬,還要對別人客氣禮貌,才能稱得上藝術家。雖然他不一定每幅畫都能畫得好,卻是每一幅畫都認真畫。

萬物有靈,與葉子款款對話

認真畫畫,尊重萬物,九十高齡的老畫家呈現出返本歸真的赤子之心。林之助說自己常常和畫中景物款款對話:「這些柿子比較紅比較漂亮,所以這些葉子跟我抗議,我就想好吧!那就再加一些色感在葉子上。我按照它(葉子)的意思去做,改善了之後就覺得效果不錯,有一種比較華麗的感覺。

所以有時候畫圖的時候,我會問它的意見,真的很好,它也會教我,我覺得也有道理,那我就試著做做看。」

於是當觀者靠得近一點細細的觀賞畫作之後,都為之驚豔不已,如同他的學生說的:「老師的用色超厲害。」

「膠彩之美,美在用色,可清雅、可絢麗;美在造型,動靜皆可入畫,可活潑、可沉著;美在材質,膠與水,顏料和畫布,訴說著作者傾注生命力的執著。」林之助這一段詮釋膠彩之美的話,何嘗不是他凡事認真的一生完美的註腳! ◇


綠影1969(國美館提供)


小鳥1971(國美館提供)


暮紅1963(國美館提供)


膠彩,含蓄內歛的東方畫


膠彩畫是中國古代丹青工筆的重彩延伸,繪畫觀念與中國畫一致,用色彩、用墨去作畫,沒有西洋繪畫的影子,表現出來的是比較平面的繪畫,精神上與西洋繪畫很不一樣。膠彩畫家曾得標說:「膠彩畫色彩完全像水墨、石質顏料,日本再加上土質加的做出來的,可以說是東方畫的特點,最有味道的跟油畫完全不一樣,就像看外國人的臉,和我們的臉的差異的感覺。」

曾得標說林之助對於創作一向認真嚴謹,每每在創作一張作品之前,都要畫上好幾種不同構圖的草圖,直到自己認為滿意了,再選出一張最好的構圖,然後才開始進入作品的創作階段。

由於礦物質顏料本身沒有附著的作用,所以要用到天然的膠、用動物膠去調合每一種要使用的顏料。比如魚膠的製作是用魚骨及魚皮去熬出膠質,這是延續古代顏色的用法。

林之助說膠彩畫要由淺入深的,要不厭其煩的一層、一層的反覆刷上色彩而成;繪畫風格含蓄內歛,營造出的畫面令人百看不厭。膠彩畫是中國古代丹青工筆的重彩延伸,繪畫觀念與中國畫一致,用色彩、用墨去作畫,沒有西洋繪畫的影子,表現出來的是比較平面的繪畫,精神上與西洋繪畫很不一樣。膠彩畫家曾得標說:「膠彩畫色彩完全像水墨、石質顏料,日本再加上土質加的做出來的,可以說是東方畫的特點,最有味道的跟油畫完全不一樣,就像看外國人的臉,和我們的臉的差異的感覺。」

曾得標說林之助對於創作一向認真嚴謹,每每在創作一張作品之前,都要畫上好幾種不同構圖的草圖,直到自己認為滿意了,再選出一張最好的構圖,然後才開始進入作品的創作階段。

由於礦物質顏料本身沒有附著的作用,所以要用到天然的膠、用動物膠去調合每一種要使用的顏料。比如魚膠的製作是用魚骨及魚皮去熬出膠質,這是延續古代顏色的用法。

林之助說膠彩畫要由淺入深的,要不厭其煩的一層、一層的反覆刷上色彩而成;繪畫風格含蓄內歛,營造出的畫面令人百看不厭。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