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觀察】中共兩會火藥味濃

共的政協第十一屆一次會議於北京時間三月三日揭幕,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在五日開始。在此前的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的十七屆二中全會上,習近平與李克強被內定為國家副主席與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並將在隨後的人大會議上被確認。一般來說兩會並沒有真正的人事權力,民間戲稱兩會代表的功能是:見面握握手,表決舉舉手,通過拍拍手。


在天安門附近的公車站下,站滿員警,嚴防有人趁停車之機,做出什麼事來,可以說是保安部署空前。圖為在天安門廣場荷槍實彈和手提滅火器的武警。


本屆兩會的最大的功效恐怕就是給今年八月的奧運保衛做預演。會場外,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員警如臨大敵,兩會保安規模創新高。圖為在天安門廣場,員警對過路行人搜包盤查。

給奧運保衛工作做預演

此屆兩會的最大的功效恐怕就是給今年八月的奧運保衛做預演。會場外,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警察如臨大敵,兩會保安規模創新高。

據現場目擊者表示,為了防範訪民靠近現場,凡是路過天安門的公交車,在前一站,就上來二名警察在車內監視,察看是否有訪民在通往天安門的路徑中拋撒傳單。在天安門附近的公車站下,站滿警察,嚴防有人趁停車之機,做出什麼事來,可以說是保安部署空前,沒有任何讓訪民喊冤的機會。由於北京警察到處抓捕訪民,許多訪民如驚弓之鳥,四處躲避。

每年兩會前夕,北京當局都會發出各種「限制令」,比如:限制民眾到北京上訪、清理上訪村、禁止異見人士停留在京城,或者命令他們要「足不出戶」等禁令。

為了今年八月的北京奧運會,中共兩會召開期間,已經將公安部和武警提交的奧運安保方案提交中央委員討論,並在今年的兩會期間試行,這次保安規模將是中共建政以來規模空前的一次。

江澤民、李鵬傳出病情

「兩會」開幕式上,主席臺上端坐的均是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退休領導人無一露面。這一現象,頗耐人尋味。

為向外界展示團結及政治權威,以往中共「兩會」的開、閉幕式或國慶慶典等重大政治場合,中共現任及退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均會同臺亮相。五年一屆的黨代會或「兩會」換屆,甚至連耄耋之年的中共第一、二代領導人也顫顫巍巍地露面。

然而在本屆「兩會」前,外界傳聞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與前人大委員長李鵬患病。有分析認為,在江李缺席政協開幕式後,故此退休領導人集體缺席開幕式,以避免凸顯江、李二人的病情。

但不管怎麼樣,退休領導人一律缺席「兩會」開幕式,還是讓人感受到一種新現象。比較過去已經病入膏肓的政治局常委黃菊也要拚死一露,為江系「粉碎」外界「謠言」的做法,現在顯得文明了一些。

據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對外證實中共這兩位前領導人確實患病且病情不輕。金鐘透露,他收到可靠的消息來源:「李鵬中風,中風後嘴歪了,現在還沒有康復,也不知道能否康復;嘴歪了之後,當然這個形象就不好,所以就不能出來。另外江澤民身體也有問題,它的一邊臉面癱,同時又身患老人癡呆症(又稱為柏金遜症);而且據消息透露,他在中共十七大上看那些女服務員的表情,跟這個老人癡呆症有關,就是說已經不正常了。」

金鐘指出,中共向來的作風是「瞞病不瞞死」,而且公布死訊不會超過一天。「瞞病」主要是因為權力鬥爭的關係,他說:「因為他病了,但不一定死,也不一定醫不好,但也有可能長病,這顯然對病患者是一種打擊,是一種不利的因素,使對方來講,就是有機可趁。」

就在海內外議論江、李兩人病情消息時,江澤民胞妹江澤慧、李鵬的女兒、全國政協新任委員李小琳先後否認兩人患病,讓外界懷疑有「此地無銀三百」的味道。

繼江澤民胞妹江澤慧聲稱江健康良好後,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回應記者問題時,否認李鵬曾中風的說法,也否認其父健康欠佳,還透露李鵬目前正在整理日記,準備繼續出書。

據知,由於今年初病逝的前政治局委員兼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被指向中央隱瞞肺癌病情長達四年,坊間傳聞,將出任常務副總理的李克強將兼管高幹醫療工作,以免高官隱瞞病情,打亂中央工作部署。

新華網刪除溫家寶政府報告
敏感字句


兩會中爆出的最具火藥味的新聞,是新華網刪除溫家寶人大政府報告中的敏感字句。

三月五日中共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會議的重頭戲是總理溫家寶宣讀政府工作報告。溫的報告歷經兩個半小時,面面俱到。不過在隨後的新華網發表的所謂「文字實錄」中,含有「民主」、「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等字眼的內容被刪除。

據悉,新華網上的所謂文字實錄,好幾處都沒有如實錄下當時的講話。其中在加強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部份,新華社對外發稿中就刪去了溫家寶講的這段話:「依法實行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

公開刪除溫政府的報告內容,極其反常。對於所謂的民主選舉,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等,當局其實早有社會主義特色的定義,但新華網還是搞消聲,其藉口無非是防治社會異議人士利用來反擊政府。事實上,權威報告被刪改,對溫的權威是一個公然挑戰。有分析人士認為,此舉也有可能是江派藉機對外宣示實力,以對抗胡溫「和諧」說的內鬥體現。

除上述的公開交手外,發生在兩會前後期間的一些戲碼,也多少散發著火藥味,外界分析說,胡錦濤和江澤民、曾慶紅的新一輪內鬥也打到了兩會。


中共的政協第十一屆一次會議於北京時間三月三日揭幕,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在五日開始。圖為胡錦濤和溫家寶在大會上,神情嚴肅。

有人給廣州政協副主席郭錫齡撐腰

兩會前的二月十九日,新華網在焦點要聞裡以〈鐵道部:穗政協副主席所言既違背事實又違背常識〉高調點了廣州市政協副主席郭錫齡的名。

不僅如此,鐵道部發言人還說:我想告訴網民們的是,廣州市委的主要領導同志已經明確表示,個別同志極不嚴肅、極不負責任的公開言論,絕不代表廣州市委、市政府,也不代表市人大和市政協。

這位「穗政協副主席」就是廣州政協副主席郭錫齡。他被鐵道部發言人高調斥罵,是由於他在此之前對南方大雪災發表了所謂「炮轟鐵道部」的言論,指責鐵道部救援部署不利,應該要有人下臺負責。

言論一出,引起廣泛反響,鐵道部嚴厲回應,之後郭錫齡不接受採訪,沉默了好些天。知情人說,他倍感壓力。一般情況下,在新華網上被點了名,那就等著發配了。

可是,就在全國政協會議在北京召開之時,郭錫齡又上了新華網首頁的焦點新聞。這篇三月四日的焦點新聞來自南方都市報,題目是〈廣州政協副主席郭錫齡:批評鐵道部,沒人給我壓力〉。

文章還沒開篇即引述郭錫齡的話,「民主監督是政協三大職能之一,別人不懂那是別人的事」,「沒有人給我壓力,鐵道部的反應那是鐵道部的事,廣東省和廣州市真的沒有給我壓力。」

由此看來郭錫齡上面有人撐腰,不然廣東省和廣州市不會把壓力撤了,情況也不會如此急轉直下。報導說,三月二日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吳建民在回應「炮轟鐵道部」事件時稱,各級黨委和政府要認真傾聽來自人民政協的批評和建議,自覺接受民主監督。而事件當事人郭錫齡表示,這個回應很正確。

這段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報導表明高層有人把「炮轟鐵道部」事件重新定了性,所以原先火氣很大的鐵道部暫時沒了聲音。

事逢政協亮相兩會,外界對政協的嘲諷令胡溫很被動,遇到首次有個膽大的發炮,又被「鐵道部」一錘子砸扁,這對胡的「和諧社會」的形象設計極為不利。看見有上層撐腰,一些政協委員也乘機幫腔出氣。

全國政協委員、廣東省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指出,郭錫齡是廣州市政協委員,按照憲法和政協章程的規定,有對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進行民主監督,以及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這種權利的存在與批評和建議是否符合常識、是否正確沒有關係。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扶貧開發協會副會長林嘉馬來針對此事表示,「作為委員當然有這個社會責任對政府提出批評和意見。也不可能每個意見都提得百分之百準確,有不對的地方,你政府部門應該解釋,不該是那種態度。這主要是過去某些政府部門不良習慣造成的。」

這一場鑼鼓點,可能算是近年來政協花瓶人士的最佳亮相。


吳儀發言,我在兩會後完全退休,我這個退休叫「裸退」。圖為副總理吳儀(左)與政協副主席劉延東(右)在兩會上。

新華網發文為溫家寶澄清

剛剛結束的中共十七屆二中全會,通過了國務院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政府工作報告將會強調反腐敗的方針政策。據透露,涉及多名正部級官員的貪污腐敗舉報,已經開始立案調查。

但罕見的是兩會前,新華網發表專文為關於溫家寶的不實傳聞予以澄清,文中指出,月前,由中央有關部門組成的調查組已經結束了對總理溫家寶家人的經濟活動調查,在內部宣布溫總太太及其子女都未發現有違法違紀行為。

據悉,溫一直是江系人馬進攻的主要目標。而說到高層配偶子女的不法經濟活動,江澤民的兩個兒子的傳聞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但從未見到胡給予澄清。

可見,胡在兩會前給溫搞特別澄清,表面上有些唐突,但是實際上是在給江系人馬的貪敗行為給予警告。對溫來講,「澄清」也徹底了清江系人馬在這方面的糾纏。

溫家寶在與黨外人士座談時曾說,今年經濟將是「最困難的一年」。據北京消息人士稱,溫所言,主要是指今年經濟形勢的複雜多變,難以捉摸。

實際上,幾年來胡溫的宏觀調控政策遇到了江系及地方諸侯的強烈抵抗,國務院的所謂既定政策成為一紙空文。外界指出,本屆由溫家寶主持的國務院是歷屆中權力運行最疲軟的一屆。就在胡溫的宏觀調控已成鴨子趕上架之勢,而溫本人也已準備殊死一搏之際,一場涉及二十多個經濟大省的冰雪大災為溫解了圍,救災是當務之急,緊縮政策可以解凍,既定的政策終於有了一個體面的調整原因,如此胡溫也不算自搧耳光。

據消息透露,由於今年是換屆之年,溫家寶的政府工作報告循例要對過去五年的國務院工作做一個總結,並對新一屆政府未來五年的工作做原則性部署,而今年的工作報告的起草工作特別艱鉅,由往年的三上三下(即三次不同範圍徵求意見,三次修改)增加了一輪諮詢,特別就經濟形勢的判斷諮詢經濟學界的意見。起草班子在新年假期後,還到北京西郊玉泉山去趕工修改報告稿。

外界分析認為,由外圍經濟形勢轉變而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奧運之後經濟熱潮退卻的隱憂,以及如何壓抑通脹又不惹出大亂子,還要因應奧運前後股市、樓市等資本市場的波動,綜合來說,很難再有一個比較單一明確的既定方案可循。

看到這樣的情形,胡也打消了湊熱鬧的想法,據悉,「科學發展」觀暫不寫入憲法。對於有好事者建議循十七大修改黨章的做法,將「科學發展觀」、「和諧社會」等胡思想寫入憲法中,胡錦濤批示,不打破慣例,今年「兩會」不修憲。

吳儀裸退逼曾全退

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的中國國際商會會員代表大會上,吳儀就高調發言:我在明年兩會後完全退休,我這個退休叫「裸退」,在我給中央的報告中明確表態,無論官方的、半官方的,還是群眾團體,都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希望你們把我完全忘記。我現在每年所有收入十二萬元人民幣,這還包括褓姆費。我相信你們都比我拿得多,你們誰敢說沒有別墅?!我希望在坐的要廉潔,只拿該拿的,一定要拿得正當。

吳儀的「裸退」發言,對曾慶紅的個人野心是個打擊。從江澤民十六大推遲交權到曾慶紅十七大不情願退出中央,後又突然把習近平作為江、曾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推出,打亂了胡錦濤的部署,並要胡提前交班,對江、曾此舉,中央普遍有不滿情緒,吳儀就是最帶刺的一員,另外其話中還有對江、曾既得利益集團貪污腐化、手腳不乾淨的暗指。

在黨內外有「鐵娘子」之稱的國務院副總理吳儀,一向以辦事高效、廉潔著稱,「薩斯」期間,胡錦濤撤換替江澤民隱瞞役情真相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吳儀臨危授命整改衛生部,替胡錦濤立下汗馬功勞。本來,作為胡的一員大將足可以留任十七大,但是吳儀卻選擇全退,以此逼退曾慶紅交出全部職務。

今年一月初,吳儀在中央政治局黨組生活擴大會議上講到:在即將完成副總理職務任期前夕,我有個心願,有個建議。心願就是大家要心齊,要求真務實,不搞假的、空的,多為國家,為人民分擔重任和憂患。再有個建議,就是立法規定:黨政、國家機關幹部須按時公開自己收入、財產來源,讓周圍同事,讓社會各界人士來監督,這樣工作起來就放得開,講話也能理直氣壯。這個問題討論爭議了二十年,還要討論、爭議十年八年嗎?那共產黨的形象會變成什麼樣?至少共產黨已經名不符實,立黨為公、執政為民,成了過去式……我還是很執著地建議,能不能在兩會,黨政、國家領導幹部來個突破,解決積壓了二十年的深層次問題?

據悉,出席這次擴大會議的有五十人,包括已退和將退的黨政軍高層。由於與會者江氏委員占大多數,所以當吳儀發言後,向參加會議者鞠躬致謝時,大家面面相覷,尷尬至極,一片沉寂,待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鼓掌後,與會者才附和鼓掌。

吳儀的這番發言,無疑是在暗中抨擊以江、曾為代表的既得利益者不配合以胡錦濤為代表的黨中央,盡搞假、大、空,不務實,不敢公開自己的收入、家庭財產,不敢讓人民、社會輿論監督自身。

吳儀高調「裸退」逼曾表態,基本把曾的騰挪轉身的後路封死。


習近平與李克強被內定為國家副主席與國務院第一副總理。圖為習近平與李克強參加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的中共第十七屆中央委員第一次會議。

習近平進軍委副主席未果

這次人大會議中另一個焦點是有關軍費的問題,已宣布二零零八年中共國防費預算為4,177.69億元人民幣,比上年預算執行數增加623.79億元人民幣,增長17.6%。這是中共軍費開支自一九八九年來連續二十年雙位數增長。

這是不尋常的現象,雖然據中共官方解釋,是因為增購高科技武器花費增加,但事實上是大幅提高軍隊待遇,攏絡軍心,以鞏固權位。在這點上,胡是不幹也得幹,軍變是中共最懼怕的事件,軍隊也是中共維持權力的最後一道防線。

與此同時,軍隊要職也成為派系的爭奪制高點。在今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的十七屆二中全會上,代表江、曾的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搞突然襲擊,提名習近平為新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人選。

此前就在海外造輿論,大肆為習近平提前接班造勢。官場皆知,在所有的中央職務中,只有軍委的職務最具接班實權,最具威懾力。

十七大後曾慶紅卸任黨內職務,雖然胡錦濤挽留他續任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至今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但遭曾慶紅拒絕,並向胡明確表示,要相信繼任人習近平,給他更大的空間。此為曾的以退為進之策。

面對江氏委員的逼宮架式,胡錦濤在此原則問題毫不退讓,胡講到,十七大以來,習近平同志不僅是政治局常委、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還是中央黨的建設領導小組組長、港澳工作小組組長,肩上的擔子已經很重,為了讓習近平同志能有更多的時間學習,並熟悉中央的領導工作,不宜過多地加重習近平同志的負擔,所以本屆中央全會不考慮增加新任軍委副主席的倡議。

胡錦濤讓習近平多學習、多鍛練的策略,使江、曾讓習近平提前接班的計謀流產。

顯然胡對習不放心,考察習的最終站位將是未來中共高層的一大變數。◇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