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國人的思維是怎樣被搞亂的?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Getty Images)

海外某網站上貼有這樣一篇文章,說是中國一位豐田公司的員工寫的。看這人對汽車工藝的熟悉程度,看來不像是冒牌的。但讀了這個人的文字之後,就覺得需要跟豐田公司的總經理或者豐田中國區的經理說一句話:員工才幹固然重要,但道德標準和個人品性更重要;心術不正的一篇文章對公司的傷害,賣一百輛車能都抵不回來。

這個心懷不滿的豐田中國員工說,他覺得豐田「把最爛的車賣給喜歡名牌的中國」。這人原來在豐田獨資公司的售後服務部工作,公司轉制後轉入一汽與豐田合資的「一汽豐田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售後服務部。

據他說,日本車很好,但品質好的是那些日本國內銷售的和銷往歐美的車,而不是銷往中國的。在中國豐田內部,有個名詞叫「典型的豐田賣給中國的車」。他認為日本人賣到中國的車比賣往歐美的車要差許多,甚至銷往中東的車都比國內產的要好。

這人舉例子說,比方車輛穩定控制(VSC)、牽引力控制(TRC)、輔助制動(BA)等系統,在進口的豐田車上都有,但在國產豐田車上看不到。他還發現,「專門為中國市場量身定造的」豐田威弛,在國內的返修率和索賠率非常之高,和豐田車在北美的品質不可同日而語。

末了,這位仁兄引用了一句「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說他只是想讓每個人瞭解甚麼是日本人對中國市場的態度,他覺得日本人「從骨子裏就看不起你」。最後他暗示人們抵制日貨。這篇義憤填膺的文章歸納起來,就是說日本人把不好的產品賣給中國、或者把本來挺好的產品抽掉某些好的性能、元件,減低科技含量,但仍然高價賣給中國。

從商業角度看,日本人愛賣什麼樣的產品、愛把什麼樣的產品組合、性能組合賣給誰,愛標什麼樣的價錢,其實都是日本企業自己的事,別人犯不上說東道西的。即使豐田真的在把二流的產品用一流的價格在推向中國市場,如果這個性能價格比比其他汽車,如美國車、歐洲車、和中國國產車還都高,那只能說是日本技術的先進、行銷的高超。如果這個性能價值比不如美歐和中國車,那它自然在中國站不住腳,那它必須把最好的產品拿出來,或者退出中國市場。無論如何,這位雇員的指控都是不成立的。

在市場透明發達、媒體公平自由的社會,跨國企業一般都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幹公然歧視、惡意待人的蠢事。日本人是否會把「二流」的產品賣給中國市場,比方說把一些在歐美的標準配置拿掉呢?這是可能的,因為公司需要降低成本。如果降低了成本的汽車在一個市場仍然可以熱銷、有足夠的利潤,那他們為什麼要抬高成本、減少銷售呢?如果這個市場競爭發達到足夠高的程度、所有競爭者都不得不增加標準配置以增強競爭力,日本人如果還賣「二流」產品,那他們豈不是在自毀長城嗎?

這位豐田雇員最後倒是透露了這麼一句,說是日本人說的,「一流產品在國內,二流產品往歐美,三流產品銷亞洲,壓倉的高價賣給中國人」。那就是說,日本人「從骨子裏看不起」的,還不只是中國人,還有歐洲人、美國人。但我們沒有見到歐洲人和美國人對此有什麼怨言。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是拚命提高自己國家產品的競爭力,努力與豐田、本田等日本公司爭地盤、搶市場。

為什麼這個豐田雇員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部份國人的思維被搞亂、不能冷靜的、帶有邏輯性的去思考,這倒是一個值得不僅僅是商業企業管理人員,而是全社會都值得關注的事情。思維混亂,動不動把商業上的決定與感情問題、與狹隘的愛國主義聯繫起來,這非常地有害,不利於國人在管理上趕上世界水準。

這些年來,在網上「曬工資」、「曬內幕」的國人越來越多,類似這位豐田雇員的這種思維習慣和處世方式,也成了某些國人的常態。

仔細追下去,從覺得日本人瞧不起中國人、「從骨子裏看不起你」的言辭中人們不難發現,這背後其實有一種強烈的嫉妒心,有一種「被害者」的自卑和壓抑心態,和一種破獲性的、容易迅速倒戈、伺機報復的變態心理。

中國人應不應該抵制日貨,不是本文的話題。令人觸目驚心的,是這位雇員思維的方式、偏激的態度,和背叛公司利益、損人不利己的做法。國人的思維是怎樣被搞的這麼亂呢?需要我們去思考,看看是什麼東西把我們道德、邏輯的基礎給摧毀了。

如果公眾沒有基本的社會道德水準和正義感,缺乏最起碼的社會和法律知識,豐田的這類事件會蔓延到全社會,最終受害的,也是社會的全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