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比較昔日八國聯軍與今日中國地方政府的拆遷

由於常常讀到一些因拆遷而被弄得家破人亡的報導,我們於是不自覺地將災難與拆遷聯繫起來,總覺得城市的發展都是灑著失房者的血淚的。近日在網上偶然翻到《南方週末》一篇〈吃驚啊!八國聯軍是怎樣在天津搞拆遷的?〉,文中講述當年八國聯軍佔領天津期間的一些拆遷的事,讀來很是震驚,居然發現八國聯軍在市政建設拆遷上是那麼的文明,遠沒有今天中國城市建設的野蠻與殘暴。

文中記錄了八國聯軍佔領天津成立的臨時性軍政府──都統衙門,為了建設一條沿河公路,他們嚴格按照法律程序與公平原則,來進行有關拆遷工作,具體執行如下:

首先,在對私人財產的尊重上,都統衙門這個作為戰時軍政府,面對軍事需要,也是嚴格按照法律賠償原則來考慮徵用土地,而不敢強拆強遷,胡作非為。文中說到「出於軍事的需要,英國佔領軍司令坎貝爾(Lorne Campbell)將軍曾要求都統衙門在城內東南軍械所附近設置一個靶場。都統衙門卻答覆說:『如不付給房主賠償費,本委員會無法讓居住在那一帶的居民搬遷。』(1900年12月12日,第81次會議第2項)」

其次,在定價程序上,都統衙門讓有關權威機構對需要拆遷的民房進行評估。文中記載「都統衙門在第73次會議上,專門討論了拆遷的徵用費問題,責成公共工程局局長、丹麥工程師林德(Linde, A. de)就沿河房屋提交估價報告,並由漢文秘書、司庫和司法部長組成的小組委員會先行審核該估價報告,爾後再提交都統衙門委員會。」

再次,在補償告示上,提前一個月出公文告示通知所需拆遷的居民,居民有意見要求時還可以提出來審議。在時間上,在事理上,均一清二楚的告知居民,絕無蠻橫遮掩之態。

第四,在補償標準上,不僅房屋補償,而且還對土地補償,更讓今天中國市民們不敢想像的是在同一城市的另一地方還有相同面積的宅基地補償給居民。文中記載「這次會議還通過了房屋拆遷的補償辦法,規定同時給予每位房主三方面的補償,一、是房屋價格,根據都統衙門綜合專家分析確認後的房價執行;二、是各類宅基地皮均以每畝75兩支付徵用費(相當當時五品官一年的俸祿);三、是在其他地區免費劃撥同等面積的宅基地。」

第五,在房產製圖造冊上,統一由都統衙門召集房主、地保與相關人員到場造冊存底,一式兩份。同時在補償發放上,統一在固定時間,到軍政府下屬部門發放。

從上面這一系列的舉措,我們可以看到那種骨子裏對民權的尊重,當時都統衙門縱使在戰爭狀態,依然不得以軍事需要忽視公民的財產權;可以看到整個拆遷都公開透明,不僅價格議定通過嚴格的專家評估,由幾個部門組成專門的機構審議,在登記造冊與發放補償上都是統一的,不存在一人一個樣的暗箱作業;可以看到在補償標準上也極為優厚,讓人無話可說。

在戰爭狀態,在一個被佔領的土地上,佔領軍從事市政建設與軍事設施時,居然都沒有以戰爭、軍事需要為藉口而忽視依法對財產權的尊重與保護。對照今天中國大地上在建設開發名義下的拆遷,我們簡直難以想像究竟哪個是對這片土地負責的政府。

當我們看到廣東南海徵地屠殺的槍炮,聽到河北繩油村村民被追殺的喊叫,讀到四川萬源移民的哭號,接到上海與北京拆遷戶血淚控訴的材料,我們根本沒法尋找到一絲一毫上面八國聯軍拆遷的影子。

中國近年來持續的上訪高潮,每年上千萬含冤受屈的民眾奔走在中國各級政府信訪視窗,其中很大一部份就是各地以建設發展名義下的拆遷造成的無家可歸者。從公開可以看到的諸多拆遷報導中,發現許多拆遷根本沒有公示,而賠償的標準也是由官僚與開發商單方說了算,不存在專家們議價,專門組織的聯合機構審議,也不存在土地的相應調撥。許多地方所賠的價格遠遠低於當地實際的市值,普遍形成被拆遷者要想回到原地買同樣面積的房屋都必須再自己籌集比補償多幾倍的錢,一個被拆遷走的人家,要回來獲得同等面積房屋的情況都不得,那麼拆遷對他們來說帶來的就是財產的貶值,生活條件的惡化,這樣拆遷下的發展是誰的發展呢?難怪有的開發商甚至公然出來叫囂「如果賠償相等我們還賺什麼?」,一副為錢不計他人生死的流氓樣式。而這些開發商為什麼敢如此流氓,就是因為他們背後有權力的撐腰。還有更甚者,許多拆遷戶在根本不知情的情況下,早上出去上班,晚上回來房屋就沒有了,而那些留守在家的老人孩子卻要麼被打得送入醫院,要麼就被抓入拘留所中關押。面對這種情況,拆遷對中國百姓幾乎都是一個災難。讓人悲哀的是至今我似乎沒有看到過一個地方讓拆遷戶滿意離開的。為什麼一個自詡三個代表的統治集團,居然在繁榮發展的口號下,造成這麼多家破人亡,無家可歸的人們?這不禁讓人想問:這究竟是怎樣一個社會啊?

當讀到這些記述昔日侵略軍拆遷的文字,對照今天中國大地上正在發生的拆遷事實,我們沒法尋找到什麼合適的解釋,除了文明與野蠻,除了法治與人治,我們也從中很難發掘出愛國的情愫,激發出仇敵的憤慨。在這種映照鮮明的是非功過面前,究竟誰對這片土地與這片土地的人民更有責任,或者更有愛心,那是顯而易見的事實。在這些事實面前,愛與恨其實非常的簡單與直白,任何虛構矯飾的高遠目標,與宣導的宏大情懷,在事實前都是蒼白得不值一提的。

轉自「自由聖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