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報考公務員的「非黨歧視」

?"
大學畢業了,找不到工作怎麼辦?不是黨員,還考不了公務員。(Getty Images)

眼所見的例子太多了,當我看到同學所經歷的的遭遇後,便徹底放棄了剛畢業時打算報考公務員的願望。」二零零六年畢業於武漢一所大學計算機應用專業的馮宇說:「我既不是黨員,家裡也沒有關係,只能尋求另外的發展空間。」

馮宇表示,很多國有企業、政府單位和事業單位的公務員招聘要求報考者是共產黨員身份,非常不公平。他認為,招聘是面向全社會的,那就應該自由競爭而不應該加入黨派限制。「還有那些拉關係,走後門的。他們靠的也不是筆試和真正面試的能力,考試對他們來說就是走形式,對於像我們這樣只能靠自己實力報考的人來說構成歧視。」

二零零八年中國公務員考試達到空前熱度,報考者數以百萬計,其中多數為應屆大學畢業生。中國大陸各地的書店中,公考指南成了最熱門暢銷書,大學圖書館擠滿備考學生。學生放假都不回家,他們為考公務員投入大量精力、時間和金錢,然而大部份人卻無法通過這座獨木橋擠入公務員行列。

很多公務員職位必須是中共黨員


今年參加公務員考試的小劉是中共黨員。他表示,加入中共可以說是一種無奈和矛盾,雖然不完全贊成共產黨那一套,「但你生活在這個專制的社會裡,它涉及到你的現實生活,又能如何」。

原山東大學歷史學教授孫文廣在他的〈大學生考碗遇非黨歧視〉一文中說,許多大學生坦然承認是為了「高官厚祿」而加入中共。中國的公務員有三高:社會地位高,福利高,工資也高;工作穩定,升遷快,同時也是從政的唯一通道。能否考取公務員不但關係學生前程,而且關係婚姻,很多女孩徵婚首選是公務員。

文章寫到,「金飯碗」中央機關(包括中央行政機關和黨群機關)的公務員報考中,存在非黨歧視,很多職位報考條件必須是「中共黨員」。招考公務員的97個中央機關中,81個機關都有「中共黨員」的職位,其中23個機關要求每個職位都必須是「中共黨員」。

在同樣條件下,中共黨員可以報考中央機關的所有1,400多個職位,而非黨團員卻只能報考其中600多個職位。中央機關共招錄1,400多人,有近800個職位必須是中共黨團員,其中500多職位只要黨員。

招考還有個奇事,「黃埔軍校同學會」招4名公務員竟也要求全部「中共黨員」。該校是國民黨創建於一九二四年,學員多為國民黨員,這樣一個同學會中的公務員為何一定要「中共黨員」?大陸有個民主黨派「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其中有不少老國民黨員,為什麼「民革」成員都不准到「黃埔軍校同學會」當公務員呢?

孫文廣質問,民政部招錄12名公務員,全部要求「中共黨員」,這個部能為全民各階層服務嗎?最高檢察院招20人,每個必須「中共黨員」,這樣的「最高檢」能做到司法獨立、公正、中立嗎?公安部招29人全部要是「黨員」,這怎能保證該部的公正執法?教育部24個名額全部要求是中共黨團員,這個部能「有教無類」嗎?能排除教育的單一意識形態灌輸嗎?

西方文官制度要求公務員中立

孫文廣表示,中國的公務員制度是學習西方的文官制度,西方招考文官(非政務官),要求嚴格公平、中立、公正,不能站在執政黨的立場上選拔公務員,這是為了保證政黨的和平輪替,文官(公務員)的穩定,是國家長治久安的重要前提,也是現代民主憲政能夠健康發展的前提。

他說:「中國古代的科舉制度,強調『選賢任能』、『唯才是舉』,『取士不問家世』、『考試面前人人平等』。中國的招考公務員實行非黨歧視,既違背中國古老優秀傳統,又違背國際民主憲政潮流。」

招考非黨歧視可被起訴

曾被評為中國十佳律師的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介紹,中國在一九七六年簽訂的聯合國國際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第2條第2款有明確的規定,不得有任何在文化、宗教信仰、政治觀點、意見、性別等等有歧視。一九九八年中共簽署了國際民事政治權利公約,其中的第2款的第2條也有類似的規定。

他說,中共的領導人在五十八年的統治下,與其說他們是法盲,不如說就是明知故犯,他們壟斷了所有政府中的正職位。「將這些職位保留給共產黨員,實際上就是徹底的違法,不遵守法律的首先是中共自己。」

郭國汀表示,非黨歧視從法律角度看完全是可以進行起訴:「這會是一例憲法案件,在西方社會絕對會是一場漂亮的官司,肯定贏。」然而,在中國由於司法不獨立,立案幾乎都不可能,「很多人說中共是利益集團,我說其實就是個犯罪集團」他總結說。

力圖使公務員效忠共產黨未果

前總理趙紫陽的智囊成員、美國《當代中國研究》主編程曉農表示,所謂黨員其實是一種特殊的利益集團成員的認證。「共產黨就是用這種手法,從幼兒時代就開始對學生進行一系列的黨化教育和訓練,希望從中選拔出符合它們標準的中共追隨者,大部份政府機關的崗位上都要求是黨員。」他認為,共產黨集團就是想要保存所謂國家機器的工作人員對共產黨的忠實性。

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講,要想成為黨員就必須盲目跟從,無條件的對共產黨表示服從,「其實也就是一個出賣人格的過程,最終充當了共產黨的打手。」程曉農這麼總結道。

目前中國大陸的大學畢業生一職難求,很多學生面臨畢業就失業的窘境,飯碗成了頭等大事。郭國汀說:「中共控制資源、分配資源、給好處,維繫人心,而利益有是有限的,所以當代的不少中國大學生削尖腦袋也要入黨,通過報考公務員來謀取好的職位。」

程曉農則指出,當前大學生報考公務員,絕大多數都是基於個人升官發財,享受特權集團待遇,而少有對共產主義的信仰者。「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也都是如此,包括溫家寶、胡錦濤,考考他們資本論,相信他們也說不出什麼」,他說:「從中共的高層到普通共產黨員,除了對利益的追逐,很少再有對共產主義的信仰者。」

政治上兩面派 人格分裂

有大學生認為,既然想在共產黨這個體系裡工作,要求黨員身份,保持思想上和中共一致,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有人並不這樣認為。

畢業於武漢大學的李先生曾在中國某省級機構的政治處工作,和其他大學生不同的是,他主動放棄國家公務員的身份,前往中國沿海城市發展。「媽媽總是教導我,金碗銀碗、不如自己的鐵飯碗,自己有本事走哪兒都不怕。人生有很多選擇,你會發現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至少我的心現在是自由的。」

他介紹說,實際上中國的公務員考試弊端很多,「許多人有各種內部關係,通過各種不正當的方式來獲得職位,對於只能靠自己實力報考的人來說就是絕對的不公平。」

程曉農表示,許多人嘴上說和中共保持一致,但實際上是政治上的兩面派,說一套做一套,「加入共產黨員,絲毫不會改變任何個人加入中共的行為動機,只會讓這些人變得更為狡猾,這也是今天不少中國人道德淪喪,行為沒有拘限性的原因。」

他說:「一方面他為了自己利益去討好領導,希望得到認可好評,另一方面卻唱高調,說是為了國家或人民,為共產主義理想,其實就是一種人格上的分裂。」

郭國汀則認為,由於中國人從幼兒園開始就接受黨化教育,而不是文化教育,共產黨篡改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在中共極權社會的政治思想壟斷下,不少年輕人是看不到世界自由民主的大潮流和趨勢,不懂法,對事物的認識很有限。
 


中國大學生近年畢業失業情況非常嚴重,一些專家估計,兩年內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接近百分之五十。圖為在中國大陸某招聘會尋找工作的大學生。(Getty Images)

大學畢業生失業率高

中國大學生近年畢業失業情況非常嚴重,一些專家估計,兩年內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將近一半。程曉農談到這種情況時認為,原因在於中國經濟畸形的發展與增長,社會給予大學生就業的機會越來越少,「表面上經濟增長很快,但是大量的大學生卻找不到工作。」

他認為,中國「經濟增長率很高,但大多數是給外資企業裝配出口產品的勞工密集型企業,主要勞動人口是農民工,而國有企業在改革中又大批的垮掉了,能夠自主開發的企業少,因此對工程師和技術人員等較高級勞動人口的需求反而並不多。」

他介紹說,一個國家每年的經濟增長達到8%或10%的時候,對人才的需求也應該是相應的。然而中國經濟增長主要是靠外資企業和出口貿易,而外國企業在中國所需的大批勞動力是不需要有多高文化的農民工,因為外資企業不需要在中國搞技術開發,不需要技術人員或工程師,這是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主要原因。

大學畢業賣豬肉、擺地攤

在中國沿海城市大學生能找到大約薪水3千元的工作,在合肥、長沙這樣的城市大概是1千多一點,在蘭州、西安這樣的城市大概8百塊,而當地的民工也就是這個水準。換句話講,大學生就業極其困難,能找到工作的人、工資也是很低,和農民工沒有什麼區別,使得受不受高等教育都差不多。

大學生找工作太難,以致出現如北大畢業賣豬肉,清華學生擺地攤等現象。

另一方面,中國政府連續多年連續為黨政機關工作人員提高工資,公務員工資比企業工資高出兩倍左右,再加上稅務和社會福利等方面優惠,公務員收入比一般企業職工超出很多。

中國政府的財政收入連續十四年大幅超越經濟增長速度,而中國財政支出70%左右用於政府本身開支,只有約30%用於社會開支。總體稅率比中國略低的美國,政府稅收25%用於政府開支,大約70%用於社會各種福利支出。

越來越多的人變成機會主義者

程曉農分析說,在這些經濟原因的背後是社會原因,隱藏在最後的是政治原因。

「中國政府所追求的是表面的經濟增長和經濟實際進步根本沒有關係,在這個過程當中,政府又推行一種讓資源和財富流向權貴集團的財務分配,結果就導致了整個社會中的大部份人,成為社會的廉價勞動力,大學生畢業這部份人越來越成為多餘的了。」

他認為,這正好說明中國的社會沒有進步,或者說是非常落後。

社會上除了當官、當公務員,已經沒有出路,大部份人在其他領域裡找不到像樣的工作,所以每次當有很少名額的公務員招考時,都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去競爭。

這個社會向上升遷的門檻非常非常地窄,就會把越來越多的人變成機會主義者,為了能夠達到跨進公務員這個門檻和目標,可以不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 應該準確的講是這個社會文明墮落的標誌。

反對非黨歧視

孫文廣教授呼籲,捍衛大學生的平等權利,反對非黨歧視。因為「這種歧視侵犯公民權利,對千萬學子造成心靈傷害,助長中共黨員和官員的特權思想,也助長青年人的投機思想。」

他建議中國當局儘快廢除公務員招考中的歧視性規定,凡有歧視性條款的公務員招錄職位,應該根據進展,分別停止報名、考試、錄取,並由媒體進行公開的報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