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觸碰言論禁區 廣東敢言媒體先後挨整

?"
廣東省是中國媒體較早開放的城市,言論尺度較內陸城市更加敢言,但廣東省媒體近年來也不斷遭到當局整肅,變成在夾縫中生存。


《南方都市報》因為率先報導SARS而遭整肅,前總編輯程益中、副總編輯喻華峰、兼任總編李民英先後被關押和判刑。

廣東省是中國媒體較早開放的城市。因為比鄰香港,受香港中文媒體活躍和自由的風氣影響,在媒體開放尺度上一直比內陸城市更加敢言,其中直屬廣東省,也是中共黨報的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前身是成立於一九九八年的《南方日報》報業集團),被認為是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報業集團之一。

集團屬下包括有報紙:《南方日報》、《南方都市報》、《南方農村報》、《南方周末》、《新京報》、《21世紀經濟報導》,以及雜誌:《城市畫報》、《名牌》、《南方人物周刊》、《21世紀商業評論》、《南都周刊》,可謂實力雄厚,但這些媒體近年來也不斷遭到當局整肅,變成在夾縫中生存。

率先報導SARS 三總編被關押

今年二月八日,遭判刑八年的前《南方都市報》副總編輯喻華峰,獲減刑出獄,終於獲得自由。俞華峰的律師表示,將繼續努力爭取案件申訴獲得成功,為他昭雪冤案。

二零零三年二月到三月,《南方都市報》多次努力衝擊傳統的資訊和封閉體制,公開報導SARS﹔四月二十五日,《南方都市報》報導〈一大學畢業生因無暫住證被收容並遭毒打致死〉震撼了整個世界,外來工孫志剛之死導致了國務院收容遣送條例的廢止和公民權利運動的浪潮。但此舉給上億中國外來工帶來安全和尊嚴的同時,也意味著某些人非法利益的損失。

隨後,《南方都市報》前總編輯程益中、副總編輯喻華峰、兼任總編李民英先後遭受廣東省領導人的政治和司法迫害,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為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親信、中央政治局委員張德江。

三人均被控所謂的「經濟問題」,其中程益中在被關押五個月之後,在各方的壓力下獲得釋放。而喻華峰、李民英則與零四年分別被判重刑八年和六年。案件引起外界廣泛關注,中國《南方都市報》、《新京報》等兩千多名中國記者聯名上書,要求當局釋放喻華峰和兼任總編李民英,被認為是八九年以來首次最多記者請願的事件。

至今,三人均獲得自由,喻華峰是最後一個獲得自由的。外界認為,南都案是法律問題政治化、經濟問題司法化的典型體現。自此,《南方都市報》在言論尺度上相對變得「溫和」化。

鄢烈山披露 當年南方周末挨整內幕

去年六月,《南方周末報》報社高級編輯鄢烈山在《西湖》文學雜誌上撰文,披露他因病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去武漢手術後,康復之中準備回報社上班,《南方周末》卻已經捎來信說「不必急著回來,在那邊多住些時日吧」。後來他才知道,就在住院等醫生動手術的同時,《南方周末報》社也被中宣部及廣東省委宣傳部動了「手術」。

文中稱:「是某部大員(證實是北京的中共中央宣傳部某未透露姓名的大員)到廣東來發指示,要將新聞部主任沈顥、寫〈縱橫談〉的鄢烈山和〈消費廣場〉專版的責任編輯曹西弘請出《南方周末》。」這是一個突然襲擊,鄢烈山自稱只「做了半年的編委不『要』也罷,『飯碗』不能不要呀!」畢竟是快五十的人了,不能失去大本營,凡事忍耐一時吧。

鄢烈山回憶稱,當時正好成立了《南方日報》出版社,報社總編問他願不願意到出版社去做副總編輯。但鄢烈山表示對出版業一無所知,也沒有興趣入行。最後社長拍板讓他隱名埋姓繼續在《南方周末》工作,編〈時事縱橫〉版,化名劉友德等多個筆名寫〈縱橫談〉,該幹甚麼照幹甚麼,但對外稱他已調到出版社。鄢烈山也看透了,他承認,「若是碰到那種把自己的烏紗帽看得重於一切的領導人,我離開南周是別無選擇的。」

至於另一北京大學畢業、有才氣的編輯曹西弘被壓制和「清走」,曹西弘最後也化名了一個階段,後來又回家休息了一陣子,現在已經「出山」當上了一個知名網站的新聞主編,又算回到老本行。

對此,原《中國海洋報》浙江記者站站長昝愛宗撰文評論道:鄢烈山、曹西弘等《南方周末》培養出來的優秀作者和編輯,現在在主流媒體卻越來越難生存。這就是中國的現實,用中國輿論監督網李新德的話說,就是這一個怪現狀,都是因為中宣部和新聞出版總署控制下的亂相。他稱:「中宣部不倒,新聞出版總署不撤,整媒體整記者的事情還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