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布拉格詠歎調:世紀的幽默與淳樸的狡猾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 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漢娜是我們在布拉格的導遊,捷克名字叫漢卡,是查理斯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她說我們可以叫她漢卡,也可以按英文習慣叫她漢娜。大家就都試著叫她漢卡,但叫來叫去好像還是漢娜更順口。漢娜的專業是美術設計,她也兼職做導遊,她顯然非常瞭解自己的城市,導遊做得非常出色。


(Getty Images)

查理斯大學(Charles University)值得著墨,它建於一三四八年,是歐洲乃至世界知名的古老學府,到今天算起來已有六百六十年的歷史了,校園內的長春藤絕對比美國任何大學都要長一些。學校有四萬多學生,佔捷克所有學生的五分之一,其中三萬是碩士生,還有四千多留學生。但據漢娜說,學生不好好上課,翹課的很多。

查理斯大學經濟系的寇瑟達教授表示,一九九零年的財產歸還(Restitution)無疑是捷克社會重大的轉捩點,那些被捷共奪走的資產歸還給了原來的擁有者。而從九二年到九四年的「換購計劃」(Voucher Scheme),則把一千六百多家國有企業成功的進行了有秩序、和平的私有化,每個捷克人都獲得了「換購憑證」(Voucher)。

這兩件事對刺激經濟無疑是有效的強心劑,中國過渡政府的諸公現在就應該著手規劃,到時候實施起來,全世界都會震驚。記得外公家在江浙一帶曾有南貨店,不知現在成了什麼了,如果哪天帶女兒去中國旅遊,去自家的店裡拿些乾果、點心的吃吃,應該也是蠻有趣的。

漢娜帶著我們在布拉格古老的建築間轉悠。在新城廣場(New Town Square),她說這是比較新的。看著我們狐疑的眼光,她停頓一下又補充說,因為建築物都是一三零零年代的。美國客人面面相覷,天哪,這叫新城區,那舊的呢?她又帶我們去舊城廣場(Old Town Square),這回她說,這些要早一些,是西元九零零年的建築。

漢娜說,捷克人的幽默感幾個世紀以來都是比較強的,後來被俄國人壓抑了許多,現在演變成帶諷刺的幽默。人說寬容產生幽默,壓制產生諷刺,果然如此。布拉格之春的時候,漢娜指著國家博物館說,坦克裡出來的蘇聯士兵本來應該進攻旁邊的聯邦大樓,但他們誤認漂亮的博物館是政府駐地,就胡亂放槍,捷克人至今還留著那些彈坑。人們抗爭的手段,就是晚上偷偷把蘇軍坦克和軍人的青銅雕塑塗成粉紅色,蘇聯人塗回綠色,人們就再塗成粉的,末了,當局只好把雕塑拆走。

在布拉格還見識了捷克人的狡猾,不是那種深沉的狡詐,是比較原始的、挺淳樸的狡猾。在新城廣場,需要換些零花錢,看旁邊一家外面的牌子上掛著「19克朗」就走了進去。但那是賣美元的價錢,買美元的價錢是15克朗。我說這差價好像太大了,去別家看看。

剛一出門,一捷克老人衝我招手,問要換多少。我說100美元,他馬上說,我給你1,600克朗,一疊花花綠綠的鈔票就遞了過來。心裡本來對這種交易不太認同,但看老人也不容易,就想算了,就算幫幫他吧,他應不至於騙我吧。拿過錢想著,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假鈔,如果是的話,能認出來嗎?看那錢都是舊錢,不像是假的。就要成交時,他迅速的把錢捲成一個小捲,往我左手塞,他的另一隻手則幾乎是要把我右手的美元搶過去。我說等一等,這又不違法,你急什麼呢?還有你為什麼把錢捲起來,請打開來。他意識到了我的猶豫,馬上說我給你1,700、甚至1,750。我說這就有問題了,你不加錢我們可能就成交了,你這麼加碼來引誘別人,裡面肯定有鬼。

到另一家兌換店,他們的價錢也是1,600左右。我問外面老人的事情,裡面的人說還好你沒上當。我說到底有什麼鬼呢?看起來不像假幣。他說錢是真的,但不是捷克克朗,是匈牙利、斯洛伐克之類的貨幣,外國人認不出來。人可真是的,貪心一起,就容易上當。出得門來,那老人還在,我衝他笑笑,說再見了,他則嘟囔著說,你不要相信他們。

布拉格人玩外匯調包,從中提醒人們的,倒是寇瑟達教授和其他專家提到的,捷克人在自由經濟制度下,缺乏自由企業的精神。創業精神的缺乏,跟前蘇聯時期的政策有關,指令經濟之下,捷克斯洛伐克被分工負責重工業,人們習慣於在大的國營公司工作。在這一點上,全球華人有福氣,我們似乎從來不缺自由企業的精神,不缺自行創業、自己當老闆的願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