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布拉格印象——經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傳統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捷克總統克勞斯日前與波蘭總理、斯洛伐克總理等宣佈不出席北京奧運的開幕式,作為對中共在西藏問題上處理方式的回應。在當今普遍為五斗米折腰的世界政壇,這些領袖人物的道德勇氣令人肅然起敬。說起來,捷克總統與世界其它國家的總統還真有些不同的地方。首先,他大概是不多的不能住在總統府裡的國家元首。

布拉格城堡(Prague Castle)和查爾斯大橋,是布拉格兩個著名的旅遊景點。從舊城廣場往西步行,在布拉格馳名的鵝卵石、青色條石鋪的路上走不太遠,就是查爾斯大橋,過了橋繼續走,上得山去,就到了布拉格城堡。

八九年的天鵝絨革命之後,捷克人離開專制、獲得了自由,但往昔的不愉快回憶不減,人們對權力普遍的很有戒心,他們耽心當總統的人一旦心變壞了,捷克會走回專制的道路。所以,捷克的新政治體制中,對權力的約束既有實質內容方面的,也有表面形式上的。這也是為甚麼在布拉格城堡裡,查爾斯大學的漢娜告訴我們,捷克總統克勞斯有自己的辦公室,但全家卻不能住在裡面。捷克人不希望他們的總統像以前的國王一樣。所以,克勞斯在城堡裡辦公,在裡面有個「休息室」,雖然也可以在「休息室」過夜,但不能算是正式的「住」在城堡裡。這總統當得也夠辛苦的了,從中體現出來的,是捷克人有趣、幽默的一面。

布拉格城堡後面有排小房子,矮得出奇,其中有一間,是弗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的故居。卡夫卡本來是保險經紀,還當過一家工廠的經理,但他為人們所知,不是管理上的才幹,而是明淨的文筆、奇詭的想像。漢娜逗趣的說,我們的商業不發達,是因為經理人都變成作家了。

卡夫卡跟中華文化也是有緣,據說他喜歡中國詩詞,在給未婚妻的信中,他居然引用了袁枚的《寒夜》:

        寒夜讀書忘卻眠,
        錦衾香盡爐無煙。
        美人含怒奪燈去,
        問郎知是幾更天。

看來,雖然捷克人吃的多是麵包、香腸、和土豆,東西方人的喜怒哀樂、生活習慣,到也是相通的。
文化之外,布拉格還有個黑色的傳統。

在布拉格城堡,有面很高很高、著名的牆壁,上面有幾個著名的窗戶,下面是著名的、冰冷的石板地面。在十五和十七世紀,在布拉格由於高層的權力鬥爭先後發生了兩起將人扔出窗外的事件。有人被仍出來,當然有人不願善罷甘休,兩次扔人引發了兩場戰爭,包括影響深遠的歐洲三十年戰爭。

想想看,這是滿具有戲劇性和刺激性的,一群人爭論不休,有人惱羞成怒,一個可憐蟲就被別人抓著胳膊和腿,就從窗戶給扔到外面去了。在城堡裡看著那幾扇高高在上的窗戶,從上面掉下來,「估摸」著肯定是要摔死的,想繼續活著那得命很大很大才行。捷克人的黑色幽默,由此可見一斑。如此看來,這民主的方式,如和平的選舉、罷免,對西方人來說也不是天生的,是他們的文明進步之後學來的。

中土到今天,基本上說呢,還是在扔人。到不一定是從城堡內往窗外扔人,可能是從紅牆內往外扔人、或者乾脆往大牆之內、比方秦城之類的地方扔人。捷克人從十七世紀第二次扔人,到今天有能力不讓總統住在城堡之內,花了四百年的時間,中國人難道也需要這樣久不成?但願不是如此。◇

您也許會喜歡